201 脑子不好(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围在四周的有王都胆子大一些的百姓,更多的则是北齐大臣府中的奴仆前来打听消息,只是这漏洞百出的算计,兰溶月都有些怀疑是否是冥殿的人所为,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小楼之上,一个如花公子和一个身着特色服装的绝色女子正看着驿馆的方向,男子眼底带着一丝趣味,神情中透着几分恶趣。

“少府主似乎很看好她。”女子看向对面的男子,眼神中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她虽与眼前的人无太多交集,可却第一次见他会对一个感兴趣。

“小三三,你这是在试探我吗?你家主子有没有告诉你,试探本公子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可是亲自尝试过的。”男子笑颜如花,只是这如花的笑颜上淬了毒,一旦沾染上了就必死无疑,只是有些然偏偏要求死。

冥三听到对方称呼自己为小三三,眉头微微蹙,神情不喜,“少府主居然会如此维护一个人,难怪愿意化名落花,留在鬼门之中,常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来少府主当真是有自知之明。”

冥三图一时口快,说完后,心中懊悔,她不知道落花和殿主谈了什么,殿主居然答应一年之内不在北齐境内生事,如今北齐正是不稳之际,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到时候晏苍岚已经稳定了领土,将北齐领土纳入苍月国的范围之内,只怕再要夺回主动权就难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吗?这个还真不错,不过,小三三不知道吗?本公子看上的人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夺走,比起小三三这种蛇蝎妇人,兰溶月的心虽然狠毒了些,倒是比你更有趣,最起码有血有肉。”

落花脑海中闪过灵宓的影子,再看了看冥三,一阵失落感由心而生。

看来他身边真的差一个贴身侍奉,又不会讨好他的丫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落花呼吸声重了些。

冥三见落花呼吸声重了,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安排一出拙劣的戏码看似是为了试探兰溶月,其实冥三不过是奉命试探落花的态度,如今看来,如同殿主所想的一样,落花果然很危险。

“少府主说的是,即便是从女子的角度而言,我都不得不承认兰溶月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可惜人冷,心更冷。”

“难得,小三三倒是比你们殿主那个藏头藏尾的老东西更有眼光。”当初留在鬼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兰溶月性子冷清,没有那么多花痴骚扰,更不会觊觎他的身份,留在鬼门这些年来,他都快怀疑自己的男性魅力丧失了。

落花提及冥殿殿主,冥三神情一冷,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何殿主会允许落花肆意妄为,难道就是因为落花族中的势力吗?

“少府主也打算去京城。”冥三强忍心中的怒意,微微一笑道,笑容虽不及兰溶月令万千失色,但却也如百花争艳,娇羞美艳。

“本公子去哪里莫非小三三想知道。”落花微微挑眉,他讨厌冥殿的行事作风,顺带讨厌冥殿所有人,同样的算计,同样的不择手段,他倒是欣赏兰溶月,培养一股势力,赏罚分明,虽不说从不为恶,但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冥三一时间有些为难了,她的确像知道落花的行踪,可落花未必会告诉她。

“马上过年了,本公子该回家了,本公子还以为小三三打算和本公子一同回家了,顺便拜访一下本公子的父母。”落花一双桃花眼死死的盯着冥三,深邃的双目中不掺杂任何情绪让冥三心微微一颤。

“少府主饶命。”落花的族中是何等地方,落花自出生之日起,族中就放出消息,府主夫人之位,自有天定,若落花真的将她带回族中,只怕还未等落花族人处置她,殿主就会亲自杀了她。

“小三三果然还是跪着比较可爱,那就一直跪着吧。”落花丢给冥三一个嫌弃的眼神,心想,看来冥殿哪位殿主还真是怕死。

不过,怕死就好,怕死的人才会乖。

落花看着驿馆门外,此时灵宓已经被兰溶月唤了回来,落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笑容中带着几丝幸灾乐祸,心中不免可惜,如今不便相见,缺少了落井下石的机会,这落井下石的机会可不多得。

冥三留意着落花,心想,莫非少府主真的对兰溶月动心了,此事她的境况告诉主人才行。

落花留意到了冥三的神情,嘴角微微上扬,缓缓道,“身着男装,依旧难掩风韵,难怪…难怪…”

两声难怪,意味深长。

冥三不知道,落花不过是唯恐天下不乱,心中想着,下次见面,晏苍岚你可的感激我才行,此举应该可以将冥殿的势力引一部分到京城,京城或许难应付些,可对新攻下的疆域领土治理来说可是天赐良机,本公子牺牲这么大,这段时间的好好想想报酬才行,亏本的生意做多了,岂不就成了甘愿被奴役了。

“不想你殿主惩罚你,就给本公子跪满一个时辰,否则本公子就让你们殿主废了你这张脸,到时候你们少主可就不喜欢你了。”落花拿起折扇,轻轻挑起冥三的下巴,笑颜如花,且丝毫不掩饰。

冥三身体微微一颤,心想,莫非落花在冥殿中安排了势力,否则怎会知道冥殿秘事,心中警惕有多了一份。

“冥三热少府主生气,该罚。”

“本公子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好好跪着。”

落花说完,起身离去,不在王都停留,一路直接离开王都,向南而去。

冥三跪着,透过窗户,看向兰溶月所在的驿馆门口,将这份屈辱转化成淬毒的恨意,全部加到兰溶月身上。若是落花见冥三真的还跪着,绝对会直接骂一个字——蠢。

兰溶月静静的看着越来愈多的人,既然要杀鸡儆猴,自然是越多越好,许是感觉到一抹充满杀意的目光,兰溶月眉头微微一蹙,随即对天绝吩咐道,“天绝,去四周查看一下。”

吩咐完后,兰溶月迈步上前。

“你说这人是吃了灵宓开的药后死的,你如何证明。”兰溶月语气平静如水,对于她来说,这倒是个天赐良机。

兰溶月最大的才能就是即便是深陷绝境依然能够运筹帷幄,不仅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更能让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分析局势,化解后得利,她之所以强大,除了聪慧之外,还有学习和苦心思虑。

“我能证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出来,兰溶月问道男子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药味,一眼就能看得出是一个医者。

“你说呢?”兰溶月将问题丢给告状的五十来岁的老头。

“月皇后,你的侍女开药,害死老头子唯一的儿子,俗话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要灵宓为我儿子偿命。”老者义正言辞,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其中还有不好好事之辈发声。

“偿命。”

“偿命。”

……

众人高呼,保护兰溶月安全的将士立即吩咐人加强守卫,以免让人有机可乘。

“住口。”现场吵闹声四起,九儿立即出言呵斥,声音中蕴含了内力,众人闻其声,声音渐渐变小,随后鸦雀无声。

“杀人者的确该偿命,老头,你说呢?”兰溶月轻轻摆弄着手中的折扇,这把扇子是姬长鸣为她做的,扇骨中暗藏毒针,关键时刻可以自保,大婚之后,她将扇子给了我晏苍岚,今日起床时候,扇子放在她身边,看来晏苍岚早就知道今日会出事,将扇子留下,告诉她关键时刻,杀戮也是一种方法。

“月皇后所言极是。”

“老头,你知道杀人偿命,那你可否知道,藐视本宫,挑衅本宫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兰溶月开口,直接用了本宫,不少人眼神中闪过诧异,同时目光有看向九儿。

九儿虽容颜秀美,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在兰溶月身边显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我死不足惜,只求小儿大仇得报。”老头义正言辞的说道。

“老头,你胆子不小,脑子却不好,本宫身着男装,你却一眼就看出了本宫的身份,眼力劲不错,可是我从未见过你,更不曾在大庭广众知晓露过面,你是何时见过我的,还是说你毒死了自己的儿子后冲着本宫来的。”兰溶月说话间,九儿护在兰溶月身侧,以防有人偷袭,冥殿贼心不死,九儿不敢有半分大意。

“儿啊,你死得冤啊,月皇后在城中下毒,想毒死全城百姓,没想到如今还要发落一个丧子的老父亲,冤枉啊……”老头突然嚎嚎大哭,口中还振振有词,不少人想着自己喝过药,心中十分害怕,却又不敢开口。

之前作证的男子隐约觉得有些不对,毕竟灵宓开的药的确是控制了病情。

“还有人能作证吗?”

杀鸡儆猴,杀一个怎么够。轻易夺取王都,看来倒是成全了不少好事之徒,看来,人果然要将一个贪字控制的极好,不然就剩下为贪字付出代价这一条路了。

“我们能作证。”又有几个人站出来道。

说话的是几个看上去是死去男子差不多的年纪的男子,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只是其中差距,兰溶月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既然能作证,那就说。”

“我们几个兄弟今晨去要点喝药,他喝药后突然口吐白沫而死,熬药的是医馆的大夫,绝无做手脚的可能。”其中一个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口中说着挚友之死,神情中却无丝毫伤心之意。

“你能证明是灵宓开的药有问题。”兰溶月看向医馆大夫问道。

“是,他的病比较严重,药是灵宓姑娘亲自抓的。”到了资格适合,中年大夫只好硬着头皮作证。

“药是你亲自煎的。”都说医者父母心,她虽不要求什么医者父母心,可是作为一个大夫对自己信任的病人下药,兰溶月是无法接受的,要么不医,既然选择医治,最起码不能下毒。

“是。”中年男子心中泛虚,却尽量维持自己的理直气壮道。

“灵宓,药可是你亲自开的。”

兰溶月突然对灵宓询问,中年男子原本担着的心瞬间松了一口气。

“他的病情较为严重,药是我亲自开,亲自抓的,其中还放了少许的人参片和灵芝片。”灵宓看着死去的男子,心中觉得可惜,难得一个善良的人,最终却成了牺牲品,这就是所谓的人善被人欺,白白丧命,可这其中也有她的缘故吧,若非她亲自抓药,只怕也不会给这些别有居心的人可乘之机。

“说说缘由。”药物清单中并无人参和灵芝,她虽选择救治,却不盲目,灵宓如此开药,显然有些动了恻隐之心,想着灵宓的改变,兰溶月心中略感庆幸。

灵宓曾经的目的是复仇,如今大仇得报,她怕灵宓失去了目标,更不想灵宓将保护她当做生活的目标,一辈子还长,若以花喻人,灵宓还在含苞待放的时刻。

------题外话------

连载以来,无论多少,叶子很少断更,昨天身体不舒服,本来想撑着码字来着,一直绷着的线还是断了,为了弥补亲们,今天更新两章,二更时间为:10:20。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