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杀鸡儆猴,以后常用(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宓诉说着其中的缘由,人心险恶她很清楚,善恶两面,无论怎么想,承担后果的都是自己。

“进城之后,将士见病情严重的人分开,选择优先救治,而他的病情最为严重,只是凭借一口气拖在最后医治,当时我好奇还问过他为何要如此,他说:他还年轻,挺得住。其实在多有染病的人中,他的病情算是最为严重的人之一。”

“这位姑娘说的极是,昨日他的确是让我们先行医治,没想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站出来道,神情间,略显可惜。

“同样的药材,不过是多了人参和灵芝,城中无数人吃了没事,他吃了却死了,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我要毒死城中的人,那么你倒是给本宫解释一下,为何同样吃了药,其他人却没事。”兰溶月看向老头,缓缓开口。

听着兰溶月的话,九儿知道,兰溶月的耐心快用尽了。

人心险恶谁都懂,只是这算计触到了兰溶月的逆鳞。

鬼门中规矩言明,甚至可以说兰溶月拥有绝对的权威,看似不存在任何情分,只是每个人都知道,主子与下属也是一种情分,门主和门中的人何尝不是一种情分呢?有的情分不一定是亲情,但却又可以胜过亲情。

“月皇后是说我们这些人都该死吗?”老头一边抱着自己的儿子,一边抢先开口。

“的确该死,不过在死之前,本宫会先给众人一个交代,红袖,将人带上来。”

凡是走过,必留下脚印,凡是下毒,必留下证据。

红袖带着几个人上来,医馆的中年男子脸色微变。

“说吧,昨日他拿回去的药中可有毒。”红袖对一个老乞婆问道。

“药中没有毒,昨日这位公子将自己的药匀给老乞婆一副,这是剩下的药渣。”老乞婆看了一眼死去的男子,神情中难掩伤心之意。

红袖将两副药渣分别取了一些递给兰溶月,兰溶月看过后,目光看向医馆的中年男子。

“这是我从医馆取的药渣,两副药是一样的,只是这幅药中多了狼毒花,又名断肠草,这批药物是从东陵国运过来的,而毒狼花却生长在北齐荒漠,你既是大夫,不会连药的产地都弄不清楚吧。”

中年男子心一阵发凉,兰溶月善医术天下皆知,他想不到兰溶月居然知道断肠草,更清楚断肠草在北齐叫毒狼花。

“月皇后这是打算拿草民顶罪吗?”一股压迫感让中年男子觉得心慌,中年男子尽力稳定自己情绪之后缓缓开口,无论如何,下毒一事他决不能承认。

“去取一碗水来。”既然对方求死,她就大发慈悲让对方死得心服口服。

随后红袖找来的人一一佐证,让死者在医馆煎药的居然是死者的父亲,只是看着老者伤心,不少人为之动容。

很快,一个侍卫取来水递给红袖。

“你既然说不是你下的毒,不如你将手放入水中,然后自己喝了这碗水,我就信你。”为了不留下药渣,居然采用新鲜的狼毒草,狼毒草只要不服下就不会中毒,只是如今是大雪天,想要采到新鲜的狼毒草手不可能接触不到,兰溶月一看就知道中年男子不少毒,只怕连医术也不怎么样,碰到后,即便是清洗过也一定不敢拿自己的性命赌。

红袖将水递给中年男子,男子战战兢兢的接过水,想着自己已经洗过手,可看着兰溶月的神情,心中又有些怕了,不敢赌。

“狼毒草既然又名是断肠草,服下之后会肠穿肚烂而死,怎么,你不敢。”

中年男子的手本来打算放入碗中,听到兰溶月的话又急忙缩了回来,立即出言狡辩道,“若是要种有断肠草,我亲自煎药,手难免会碰到。”

“干药渣是不会染上毒性的,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是灵宓亲自抓药,既然你害怕,灵宓,你先喝。”灵宓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水,手指侵泡后立即喝了下去。

灵宓的举动打消了不少人的疑虑,众人的目光看向中年男子。

“怎么,还不喝,要本宫让人喂你喝吗?”兰溶月语气中略带冷意,这份淡淡泛起的冷意让中年男子心中微微发寒,想博一次,却又没有胆量,以性命相搏,输了丢的是他自己的性命。

“月皇后饶命,草民虽会一些医理,可草民不是大夫,只是为了混一口反吃,是他将药给草民的。”中年男子跪下,立即指正抱着死者的老头道。

“是吗?你觉得我会信吗?”

兰溶月不相信,老头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给了我一百两,让我将一株草放在药中,这是银票。”中年男子立即将银票拿出来,红袖上前接过银票,递到兰溶月跟前。

“老头,你是自己招,还是让本宫拿出证据来。”

“月皇后,我冤枉啊…我怎会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是他,想要我儿子的性命。”老头立即将所有的罪名推给中年男子,他没想到中年男子看上去是块硬骨头,到关键时刻居然一点都扛不住,这么轻易就招了。

天绝空手而归,必然无所获,如今不好大肆搜捕,对方居然布了局,想必也是打算试探一下她有几分本事。既然对方暂且还不打算交手,她也只好等着了,毕竟眼下要稳的大局,若为一个人而大肆搜捕,只怕会惹来民心不稳。

“冤枉,本宫身着男装,你居然一样就看出了本宫的身份,灵宓施药,用的是医者的身份,敢问在场的人知道灵宓是本宫侍女的又有几人,毒死自己的儿子,嫁祸于本宫,前者,故意杀人,且是自己亲子,当时死刑,后者嫁祸本宫,论罪当诛。”

老头额头上冒出淡淡汗珠,在场的众人虽然是随大流,可兰溶月话已至此,众人不得不重新考量。

老头此刻不敢多说,只能直呼,“冤枉…冤枉…”

“将人带上来。”

侍卫很快带了一个妇人和一儿一女上来,三人一上来就扑到老者身边,妇人看着老者抱着死去的儿子,一脸嫌弃道,“都死了,你还抱着干啥,也不怕染上晦气。”

不怕遇到强大的敌人,就怕遇上猪一样的队友。

“夫人,莫非这不是你的儿子。”兰溶月莞尔一笑,笑容中魅惑天成,随后缓缓开口。

妇人看着兰溶月的笑容,心想,好俊俏的公子,目光中闪过一丝羞涩,“回禀公子,这个小野种怎么会是我的儿子呢,这是我的女儿和儿子,你们还不快给公子请安。”

灵宓、红袖、九儿、天绝等人心中暗叹:娘娘穿女装的时候倾国倾城,穿男装的时候风华绝代,一抹笑容就能让人失神,难怪连娘娘自己都说自己长得祸国殃民,也只有陛下才能降得住了。

几人似乎忘了,晏苍岚和兰溶月之间究竟是谁降服了谁。

“见过公子。”一男一女齐声道。

众人看着眼前的乌龙,本来悲伤的场合却忍不住想笑。

“听说你们家最近发了一笔小财。”

“公子怎么知道。”老头还来不及堵住自己妇人的嘴,就被九儿踢出去的小石子封住了哑穴。

“听说还不少。”兰溶月第一次觉得自己容貌居然这么好用,长得好果然是一个很好用的武器。

“的确不少,整整五千两。”妇人说出来后,看着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心中顿觉一阵不好。

“杀害亲子,就为了五千两,毒害亲子,欺瞒本宫,妄想挑战天家权威,就地处决,你们几个伙同他们一同欺骗本宫,当以同罪,也一同就地处决吧。”

劳累了这么久,本想引出幕后之人,没想到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兰溶月不知道,落花让冥三跪一个时辰,其目的就是救冥三一命,同时也为了自己的承诺,保冥殿一年之内不在北齐境内惹事,若是杀了冥三,只怕冥殿就不会遵守承诺了。

兰溶月下令,侍卫们没有心慈手软,直接处以极刑。

事情两面,有好有坏,兰溶月一口气杀了十多个人,眼睛都没眨一下,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不少胆小的人早已经逃了,胆大的人虽然留了下来,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如同看向一个魔鬼。

赠医施药,心善。

什么心善,这才是真正的恶魔,一代妖后。

看着众人畏惧的目光,兰溶月道觉得这杀鸡儆猴不错,以后可以常用。

------题外话------

二更奉上…美妞们久等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