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回京/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齐局势暂定,晏苍岚下旨,容潋亲自领兵镇守北齐,收编北齐降兵,夜魅接管北齐政务,稳北齐名声。

年前最后一天,晏苍岚和兰溶月一行人经过七日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在午后抵达京城,刚进城门,京城的空气中似乎飘着一股怪异的味道,兰溶月侧头看向身侧的男人。

抵达宫门外,两人从马车下来,兰溶月一袭红衣在雪天格外刺眼,晏苍岚一袭黑色长袍,黑白相配,妖娆与霸气的结合,相辅相成,迷了多少人的眼。

“看来这个新年似乎不会太平了。”惹上了冥殿,落花的承诺是办到了,可冥殿的势力似乎都引到了京城。

“溶月不是说怕寂寞吗?刚刚好。”他虽以铁血手段稳定了京城局势,但京城可利用之人太多了,冥殿殿主的野心不小,只是落花的身份更加令人好奇。

“知我者,夫君也。”兰溶月回头看了一眼镇国将军府的方向,征战北齐,今年容潋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容靖镇守西北,容家今年的新年似乎有些冷清。

晏苍岚读懂了兰溶月心底的声音,“月儿,明日在宫中设宴。”

“这样好吗?”想着设宴,兰溶月心中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有何不好。”

“历来宫中设年宴,若皇室血亲多者,则邀众亲参加,若皇室血脉少者,二品以上官员均可参加,且能携带家眷,这也可都不会太平。”兰溶月看着身侧紧握她手的男人,他很温柔,同时也唯恐天下不乱者,而他好做乱中取胜之人。

“娘子可知,皇后继后宫之主的头一年,年宴必须颜卿四品以上官员,且诸家夫人都必须参加,此举以彰显皇后仁德,母仪天下。”晏苍岚看着身侧的小女人,虽然说她就是规矩,他这个夫君似乎不称职,将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四品以上官员,不算外地,光是京城就有好几十人,不是要大摆筵席?”兰溶月眼神中明明白白的写着麻烦二字。

“历来宫宴都很热闹,不过月儿若是想和我过二人世界,为夫很乐意取消宫宴。”

“这个规矩不错。”历来宫宴又被誉为选亲宴,帝王若是遇到看得上眼的世家女子,则可立为妃子,她想知道有多少人肖想这个妖孽。

“娘子是真的的吗?”晏苍岚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道。

“宫宴是陛下与重臣联络感情之用,身为皇后,本宫当以身作则。”兰溶月给了晏苍岚一个大笑脸,她在北齐一口气杀了十多个冒犯她的人,想必消息早已经传遍京城了,想来已经有不少人传她不贤,为了这些传言,她还是贤惠点好了。

“娘子真贤惠。”

兰溶月捏了捏晏苍岚的手指,心想,若非知道他不会读心术,她还真以为他会。

“身为皇后,自当母仪天下。”

“娘子,会是一个好母亲。”晏苍岚说话间将目光移向兰溶月腹部,想着兰溶月照顾小小时候的模样,晏苍岚突然觉得有个孩子也不错。

不行,还是再等等,兰溶月体质偏寒,再晚两年会好些。

其实,某人的私心不过是不想多出一个人和他抢人而已,兰溶月抱着小小的时候,晏苍岚恨不得直接丢了。

“夫君想当父亲吗?”年后她就快十七了,似乎还有点早,不过身体发育还不错,应该没问题,只是她体质偏寒,怀孕有些难。

晏苍岚还未开口,宫门口众臣已经开始叩拜。

“臣等参见陛下,皇后。”

“都免礼吧。”

“谢陛下,皇后。”

前来迎接的人中还有林公公和零露,两人站在众臣的后面,零露的模样格外开心,差点就忘了行礼了,若非林公公拉了零露一些,零露一高兴估计都忘了。

“我先回揽月殿。”晏苍岚御驾亲征,夺了北齐江山,朝中积攒了不少政务,此刻要先去御书房,只怕今夜又要熬夜了。

“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别累着了。”

一路上为了不让兰溶月忧心,晏苍岚并未将冥殿的事情告诉兰溶月,想起小小,晏苍岚眼神沉了几分。

“你也是。”

分别后,晏苍岚率众朝臣直接去了御书房,兰溶月一行人则回了揽月殿,一路上九儿怀中的小小最为惹眼,其次就是迈着小腿追着兰溶月的两只小雪狼。

“娘娘,这两只狗狗好漂亮。”跨入后宫朱红色的大门后,零露凑到兰溶月身边,盯着兰溶月脚边的两只小雪狼道。

零露一言,众人惊讶的停下脚步,脸林公公都惊呆了。这怎么看都不是两只小狗狗吧。

“零露,这是雪狼。”众人沉默,兰溶月只好亲自解释。

“这呢?是娘娘捡回来的奶娃娃吗?”零露看了看九儿怀中的小小的,白白嫩嫩的挺可爱的,若是娘娘和陛下的孩子一定更好看。

“嗯。”

小小虽然是有人故意设计将人交给她的,对她来说,的确算是捡回来的。

“林公公,你回去将账册送到揽月殿来。”

“是。”林公公暗叹,今年年宴定会让不少人印象深刻。

回揽月殿后,兰溶月吩咐灵宓去鬼阁取药,随即听零露汇报宫中的情况。

“你是说宣平侯收了一个义女?”

其他消息兰溶月不觉得惊讶,只是听闻宣平侯收了一个义女,这个消息的确让兰溶月惊讶到了。宣平侯为人谨慎,府中嫡庶子女加起来可不少,如今突然收了一个义女,还如此张扬。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还偷偷去看了一眼……”零露说道此处,突然看向九儿怀中的小小,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娘娘,她眉宇之间与小小有几分相似,莫非……”

这一个月零露留在宫中,林公公教她不少,此刻看到小小,眼神中多了一抹厌恶。

“看来你这一个月跟林公公学了不少,可是你多了一个胡乱揣测的毛病。”

与晏苍岚相识,她是豆蔻年华,而晏苍岚比她大十岁,早已经过了青春期的冲动,况且晏苍岚并非一个冲动的人,她与他相识相恋,以信为先,若没了这份信,他们也走不到一起,既然当初信了,那就一直信下去。

“奴婢知错,娘娘赎罪。”

“我知道今日京城流言蜚语甚多,我们补课相信那些流言蜚语而自乱阵脚,否则就会给敌人可乘之机,零露,有些话听上去很真,你细细思虑一下会知道答案的,红袖,我有些饿了,你和零露去给我准备点吃的。”零露说出这番话,想必是有人让她信了那些流言中的说辞,这个世界一夫多妻,二十四五的年纪,的确很少有人相信洁身自好这个词,而她却恰好是相信的那个人。

有的人一生洁身自好,都是为了等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出现,她等到了,所以她不会怀疑。

“是。”红袖立即明白兰溶月如此安排的用意,随即应道。

零露相信这番说辞,幕后之人定是费了不少功夫。

“九儿,你先去给小小洗漱一下,换上一身干净点的衣服。”

吩咐后,兰溶月带着颜卿走进了浴室,浴室是引入的一个天然温泉,兰溶月褪去衣服后,直接走了进去。

“娘娘,这似乎是冥殿的手段。”这些流言蜚语十分蹊跷,最重要的是对方居然让零露信了。

“或许吧,不过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似乎是个女人。”兰溶月一边清洗自己的长发,一边回答道。

颜卿眼底闪过一抹不明,不解的问道,“为何是个女人。”

“吃醋,让我和夫君之间的感情和信任分崩离析,这样的手段似乎是一个女人才做得出的,只是小小的身世蹊跷,加上那块龙纹玉佩,的确让人生疑。”兰溶月轻轻揉了揉太阳穴,颜卿见状,立即上前替兰溶月轻轻按捏太阳穴。

“娘娘若是累了,今日便好好休息,对方既然是冲着娘娘来的,想必不会逃。”颜卿小声道。兰溶月没有内力护身,从王都到边城一路被大雪覆盖,只能骑马前行,抵达边城后为了赶路也不好乘坐马车,快抵达京城的时候兰溶月才坐上马车,一路上十分辛苦,她习惯奔波都觉得累,更何况是兰溶月。

“是啊,摆明了告诉我们身份,又岂会真的逃,既然对方费心设计,若我不中计似乎也说不过去。”兰溶月静静的享受颜卿的服侍,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题外话------

新情节,卡文中…明天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