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独一无二/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4章

晏苍岚看着手中的龙纹玉佩,双眸凝神,深沉似海。

“这玉佩的确是我的。”心跳加快,晏苍岚的心在微微颤抖。

当初他以为晏紫曦过世,大闹一场,摔倒的时候玉佩落在地上,在玉佩的边角处留下一道很浅的裂痕,这点除了他之外无人知道,即便是要仿造,也无法方造出一模一样的痕迹。

晏苍岚心中害怕,害怕兰溶月会怀疑他与小小的关系,想到此处,晏苍岚心口传阵阵疼痛。

“我还以为你早就丢掉了呢?”看他的模样,她就知道玉佩不是他丢的,遗失应该也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窃取,只是晏苍岚身上的东西有那么好窃取吗?只怕全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曾丢过。”

“嗯?”兰溶月微微抬头,目光中露出一丝不解。

“皇子的身份从来不是一种幸运,当初我以为母亲去世,曾经玉佩丢了,后来他将玉佩还给了我,并说,若我还想再见母亲,就别弄丢这块玉佩,那是我大闹一场,玉佩上留下了这道裂痕。”

想着曾经的过往,他从不觉得出生皇族高人一等,反而很排斥,后来他明白了,逃是逃不掉的,要想自由,唯有站在高处。

“原来你还有气急败坏的时候,我还以为生下来就这么老成呢?”她好歹是两世为人,可在他面前总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明明不习惯依赖任何人,可却还是想要依赖他。

“月儿这是说为夫老吗?”晏苍岚深邃的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兰溶月,他信他,真好。

“我可没说。”兰溶月不敢看向那双深邃的黑瞳,仿佛能将她吸进去一般,心跳加速,羞涩的撇开。

兰溶月充分了解一头饿狼的可怕,尤其是一头开荤了从没吃饱,又饿狼许久的色狼。

“不如月儿亲自验证一下如何?”

呼吸声急促的稍许,屋内泛出淡淡暖意,看着一副饿狼模样的晏苍岚,兰溶月忍不住想逃,可某人一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腰间,根本没有逃的机会。

“别闹,这里是御书房。”

晏苍岚眼睛一亮,俊美的脸上扬起暖暖的笑意,“月儿,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什么了?”兰溶月懵懂的看着某人,她的脑子转的怎么越来越慢了呢?这色狼果然能打断她思绪的节奏。

“揽月殿可以。”

晏苍岚抱起兰溶月,直接通过御书房后门向揽月殿的方向走去,一路睡还不忘用轻功。

九儿见晏苍岚抱着兰溶月回来,立即识相的吩咐众人退下。

“别闹,现在是白天。”兰溶月看着一抹夕阳,说着这话她怎么觉得那么没底气呢?

“年底沐休,孤身为一国之君,自然应该陪皇后。”

晏苍岚将兰溶月放在床上,随即起身放下幔帐。

看着晏苍岚走过来的身影,兰溶月心跳加速,似乎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政务呢?”兰溶月低着头,她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可这大白天的,彼此又看得十分清楚,她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孤为下一任储君而努力,也是政务。”

晏苍岚一语,兰溶月彻底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自古朝臣,忙时为国家大事,当然帝王子嗣也是国家大事的一环。

世人只知后宫不得干政,可是前朝干涉皇族子嗣,又何尝不是在干涉后宫呢?

次日,兰溶月问着淡淡的香味,慢慢睁开眼睛,魂散酸痛让饥肠辘辘的兰溶月根本不想动,心中暗骂某个色狼,纵欲无度、妖孽、昏君。

“月儿,醒了,为夫替你更衣。”听到屋内的想动,晏苍岚立即走了进来,见兰溶月艰难的撑起身子,本想过去一把抱住兰溶月,却被兰溶月躲开了,一双伤神的眼睛盯着兰溶月,受尽委屈的模样让兰溶月既想安慰又想笑。

噗…忍了稍许,兰溶月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若是被人看到世人眼中的嗜血帝君是这幅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惧怕你。”说话间,兰溶月主动朝晏苍岚怀中凑凑。

看着某个防备他的小女人,晏苍岚心中一阵无奈,对她,他总是想要更多更多,想着昨晚兰溶月并未用晚膳,晏苍岚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开始为兰溶月更衣。

对一个色狼来说,脱衣服比较容易,穿衣服太折磨人了,看着兰溶月颈部的吻痕,晏苍岚嘴角泛起满意的笑容。

“世人如何看与我无关,月儿喜欢就好。”

“夫君,你在害怕吗?”从晏苍岚看到龙纹玉佩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些许的不正常,看来,龙纹玉佩应该不是被盗走这么简单,小小体内的噬魂蛊让兰溶月想到了小小体内的子蛊。

既然小小体内是之蛊,那母蛊会在宣平侯的那个义女身上吗?

“月儿,你信我吗?”

他和她很想,都曾深入黑暗,黑暗中,他们都曾不相信任何人,一旦信任没有了,一切就都崩溃了。

“小小的父亲会是你吗?”晏苍岚对男女之事虽是轻车熟路,娴熟无比,但她不认为小小回事晏苍岚的孩子,虽然有几分相似,但本能的感觉告诉她不是。

“不会。”

晏苍岚为兰溶月束发,铜镜中,刚好看不到晏苍岚晦暗不明的眼神,似乎是在压抑着些什么。

“岚,我相信你,没有理由,无论何时,你要你心不变我就信你。”兰溶月起身,双手抱住晏苍岚腰间,他们从未追问过彼此的过去,她只知道,在遇见她之前,他不曾爱过任何人,这点足以。

“月儿……”晏苍岚声音微微颤抖,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她信他,那变好。

他所求,不过是与她携手白头,无论是谁想要破坏,他都绝不会手下留情。

无论是谁都不行。

“我饿了。”

兰溶月本想询问晏苍岚玉佩是如何丢失的,还是他送出去的,可兰溶月清楚,若从很早开始就有一个陷阱针对晏苍岚,那么如今天下的局势就变得复杂了。

冥殿的出现,落花的身份,宣平侯府的义女,南宫玉所在的南宫家,神秘的鬼街以及前朝旧部,总觉得这张网很大很大,似乎是针对晏苍岚,却又不仅仅是因为晏苍岚。

“先吃饭。”

饭后,晏苍岚并未去御书房,而是牵着兰溶月的手走进来揽月殿的小书房,打开暗门,走进了一处地下室。

“这里是?”兰溶月看着四通八达的地下秘道和房间,她住进揽月殿也有了一些时日,却不是对揽月殿之下还有一处地下宫殿,从建造的年限来看,似乎存在了许久。

“我出生便带噬魂蛊,五岁后的十年时间,每次蛊毒发作,我都是在这个地下迷宫中度过的,这算是他的仁慈,每年蛊毒发作后我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可每隔几年蛊毒发作后我都会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月儿…月儿…”晏苍岚一遍一遍呼唤着兰溶月,微微沙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苦楚。

“怎么会?”噬魂蛊让掩藏演变出两个人格,从而延长了蛊发作的时间,莫非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会回过头,她从晏苍岚眼神中看到了苦楚。

“两年前我曾丢失过一段记忆,醒来时我在粼城城郊的竹屋中,那一次我丢了龙纹玉佩。”晏苍岚紧紧搂住兰溶月,身体微微颤抖。

感受着来自晏苍岚激动的情绪,兰溶月双手抱住晏苍岚腰间,听着他的呼吸,迟迟不语。

两年前,小小现在半岁,时间,时机一切都是刚刚好。

“月儿,昨日你那会龙纹玉佩的时候我很害怕。”

害怕说出来,害怕一不小心会弄丢了他,甚至有那么一刻他想要将她囚禁在身边,这样的自己,晏苍岚都觉得害怕。

“岚,若是未遇上我,你会爱上别人吗?”

“不会。”晏苍岚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若是不曾遇上他,所有人的人对他而言都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身为执棋人,是不会对自己的棋子动情的。身中噬魂蛊,他从不求长命百岁。遇上她的那一刻开始,他突然想要活下去,活得更久一些。

以前,寻找噬魂蛊的解药只是为了复仇,自与她的那一刻开始,他才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久一些。

“既然不会,又何必在意那丢失的几个月呢?我是独一无二的,我相信你不会看上别人。”

兰溶月自恋的语气,晏苍岚原本紧绷的心突然放轻松了许多。

“嗯,月儿是独一无二的。”

他们是彼此的独一无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