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小小的出现开始,兰溶月就察觉到隐约间的反常,总觉得有一张大网慢慢收拢,靠在晏苍岚怀中,听着他的心跳,兰溶月渐渐冷静下来。从前她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纵观全局,如今自己深入局中,她便无法做一个旁观者。

那些晏苍岚脑海中不存在的记忆让她很在意,“岚,此事你身边有谁知道。”

以晏苍岚的作风,知道此事的人应该都是身边可信任的人,只是消息是如何走漏出去的。

“溶月是怀疑身边的人有问题吗?”纵使晏苍岚不想怀疑,但分析后现实去告诉他,这张网是针对他二来的。

“你从神秘不现身的国师到几乎不上朝的嗜血帝君,两者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行踪成谜,可是这本不该外人知道的事情却有人对此大肆利用,总觉得一切都是巧合。”兰溶月说完,神情微微震了一下,她差点上当了,“或许是我错了,不管策划这一切的人是谁,而他想让我们如此怀疑。”

“或许两种都有。”帝王本性多疑,不是不想相信,而是盲目相信的后果很有可能是血流成河,王者之心,看来幕后的人真的很了解。

“嗯,或许。”

“月儿,你怎么看。”晏苍岚从袖中拿出两本奏章递给兰溶月,国之大事,这样好吗?

她怎么觉得他是想让她也单点责任呢?盯着晏苍岚,眨了眨眼睛。

晏苍岚微微一笑,收回手中的奏折,“不如月儿猜猜看,所为何事。”

“求和。”兰溶月微微一笑,给出了两个字。

“不愧是月儿,一猜即中。”晏苍岚俊美的脸上泛起迷人的笑容,一个公主抱将兰溶月抱起,随即走出了密室。

即便是晏苍岚不说,兰溶月也明白,他带她到此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过往,而是因为风雨即将袭来,虽不是大厦将倾,但却不得不以防万一,虽说皇宫守卫森严,但终究抵不过人心难测。

“不惜毁联盟协议也要求和,看来对方也打算储蓄力量了。”

“月儿觉得,此事当如何。”

“比起和朝中大臣商议,你想听听我的意见吗?”兰溶月双手勾住晏苍岚的脖子,微笑着道。

“娘子可胜朝中大臣千百倍。”言语中透着一抹骄傲,丝毫不觉得他家娘子强大有什么不妥,反而十分高兴。晏苍岚紧紧抱着怀中人儿,放慢了脚步,若是可以,他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时间可以停止。

“两份求和书,一份是东陵,另一份是燕国,南曜国与苍月国之间隔着东陵国,所以没有求和的必要,若无意外,这求和中有楼兰国的影子,两国求和,西北暂且不稳,虽说拔出了平西王的党羽,可是西北这些年在平西王的治理下不少地方都是民不聊生的景象,楼兰国笃定了你不会贸然发兵,不过就苍月国的目前而言,的确需要休养生息,只是朝中应该有不少人主张乘胜追击,想要说服这些人,夫君幸苦了。”为君者,也有很多不得已,牵制朝臣和被朝臣牵制,很多时候让人分不清。

胜利会让人迷失,如今朝中能用之人本来就极少,若是一味的攻城略地,还未一统天下就会让国家陷入疲惫,况且粮草方面也不能一味的指望鬼门提供,纵使她有这个能力,可既然要得天下,就不能只依赖某一个人,某一股势力。

“娘子所言在理。”走出密室,晏苍岚将兰溶月轻轻放在小书房的软塌上,一抹别具深意的笑容让兰溶月想逃。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兰溶月咬咬牙,开口道。

“厉雪的下落月儿知道吧。”

“你不是也知道吗?”大婚时,厉雪曾为她添妆,晏苍岚为防止大婚有意外,可没少派暗卫暗中保护,从镇国将军府到皇宫的这一路,几乎都有暗卫隐藏者,否则又怎么会如此顺利。

“主战派中以厉将军为首。”

“他?据我所知,厉将军可不是一个好战之人。”

兰溶月眼中划过一抹意外,莫非她的情报出错了,照理说不应该啊。

自晏紫曦出事后,云颢将大部分的经历都用在了晏紫曦身上,而他所做的就是稳定云天国目前的领土,照理说不会派一个好战之人镇守边关,否则轻微的摩擦都会导致两国战事不断。

自她外公过世后,东陵和云天国的边境虽偶尔有摩擦,也发生过几场战役,可却从未违背过协议,交战后无论胜负都未曾有乘胜追击的情况。

兰溶月心中不解。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厉将军与夫人相识,原本就是因他夫人男扮女装上战场,当时厉将军镇守的西北边境,厉雪出生后不久,厉将军中计深陷绝境,厉夫人前去营救,厉将军回来了,而厉夫人却死在战场,他也曾想将厉将军调回京城,只是这些年来,厉将军一直都是自己请命镇守边关,为的就是复仇的机会。”晏苍岚的目光晦暗不明。

“你是想说这些往事原本与军国大事无关,而处理军国大事的终究是人,是人就有爱恨情仇。”

兰溶月能个立即厉将军一直在等待复仇的机会,而当初调厉将军镇守燕国,东陵,苍月国三国汇集之地是她提议的,她看中的是厉将军的才能,只是却忽略了这一段过往。

“厉将军在军中威望很高,而我娘子说服人的本事是一等一的。”

兰溶月回过头,轻轻的戳了戳某人的额头,眼神仿佛在说,这男人就是一直狐狸。

“好啊,你算计我。”

“有吗?”晏苍岚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说,他不知道。

厉将军重情,自夫人过世后,从未纳妾,一直生活在军中,并且亲自将厉雪带大,厉雪对自由的向往和坚持自己选择这点,都是厉将军支持的,厉将军是一个好父亲,可心底终究压抑着一份仇恨。

而如今这份仇恨别人利用了,幕后之人既想要给几国联盟储蓄财力、物力,又想要削弱苍月国,到时候难得的费心。

“年后我会亲自拜访,夫君可满意。”

晏苍岚是一国之君,的确不适合和臣子谈论爱恨情仇。

“听说厉将军素爱棋,为夫这几日会好好陪娘子的。”

兰溶月闻言,一脸哀怨的看着晏苍岚,嘟了嘟嘴,眨了眨眼睛道,“能不对弈吗?”

轻轻摸了摸兰溶月的脸颊,晏苍岚咽了咽口水,兰溶月可爱的模样让晏苍岚想要将其直接扑到,只可惜今日宫宴,他不能将他家娘子累到在榻上。

“投其所好。”晏苍岚不忍,最终咬咬牙道。

“世事如棋,夫君请赐教。”

每一局棋,每一次对弈都能磨练一个人的心性。

棋一直以来都是智慧的象征,为求胜,兰溶月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可是兰溶月耗费的是心力和推演的能力,而晏苍岚希望兰溶月能将棋局下的轻松些,故此决定亲自教导。

“为夫一定不吝赐教。”忽略掉兰溶月眼底小小的哀怨,他想一直宠着她,而她最终是要陪他一统天下,共享江山的。

低头吻上兰溶月红唇,侵略性的攻击兰溶月有些意外。

晏苍岚心中诉说着,她一定要强大,强大到可以君临天下。

与此同时,东陵国内。

兰梵没想到苍月国会在短短一月不到的时间攻下了北齐国的江山,如今是冬季,大雪的季节,在这个最恶劣的时节一举夺下北齐,让兰梵心生畏惧。

“陛下已经给苍帝写了求和的书信,大可不必担心,苍帝一定会同意短时间的休战。”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道,男子带着面具,双手比纸白,皮肤光滑,可声音却与皮肤有着很大的差异,听上去十分苍老。

“即便是同意了,也只是短暂的宁静,先生可别忘了兰溶月出生于东陵。”

兰梵心中忧心,当年兰溶月能扶他上位,如今想要拉他下马,轻而易举,想着兰溶月那那双冰冷妖异的黑瞳,兰梵心中就直直泛虚。

“所以必须要趁机会,拔出兰溶月在东陵国内的势力。”

“这……”兰梵心中赞同,可要拔出鬼门势力,谈何容易。

“陛下放心,臣会处理好一切的。”苍老冰冷的声音中透着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有劳先生了。”

兰梵知道眼前的人不怀好意,可他却不得不依靠,否则等待他的或许不是苍月国的攻打,而是燕国的侵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