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闺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章午后,参见晚宴的人陆陆续续进宫,御花园内,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东陵国和燕国求和,事情刻不容缓,在这之前,晏苍岚必须把握两国动向,纵使想将今天的时间全部留给她,身为帝王,终究是身不由己。

“娘娘,兰悦来了。”兰溶月离开皇宫期间,后宫的事务基本都是让兰悦留心着。

“请她进来。”九儿服侍兰溶月换上红色的凤袍,看着铜镜中一抹妖娆的红影,兰溶月嘴角泛起淡淡笑容。

九儿微微咽了咽口水,以她对兰溶月的了解,每当兰溶月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总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兰溶月走进屋内,见兰溶月站在铜镜前,一袭红色凤袍,长发散落,宛若丝绸,开着的窗户突然一阵风吹进来,兰溶月用手扶住长发,面对风吹过来的方向,兰悦看着兰溶月的背影,长发随风而起,漆黑如丝绸般的长发随风飘逸,那模样宛若黑暗中染满鲜血的杀神。

兰悦心跳加快,微微深吸一口气,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是她的错觉。

“兰悦给娘娘请安。”

“免礼。”

兰溶月不喜这些繁文缛节,但礼节也不可忽视,身在高位,她可以无视一切规矩,却不表示别人可以,除非比她强。

兰溶月坐下,九儿开始为兰溶月束发,摸着如丝绸般的长发,九儿有些爱不释手。

“这是小小吧。”

兰悦走到抱着小小的零露身边,看过后,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嗯。”兰溶月点头应后,不再说话。

九儿专心将兰溶月长发盘起,长发用简单却又失奢华的发冠固定,发冠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黑宝石,在夜间如同星星闪烁,宛若星辰。

兰悦见兰溶月在束发,犹豫了一下,最终未能开口。

“都下去吧,颜卿今夜你保护好小小。”

京城之中,见过颜卿的不少,颜卿得罪的人也不少,倾颜阁本就是一个杀手组织,犯不着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正面碰上。加上她邀请了琴无忧、姬长鸣、风无邪、無戾等人一同在揽月殿度过新年,颜卿留下刚好可以招呼一下。

“是。”

屋内众人离开后,兰悦走到兰溶月身边坐下。

“你不该带小小回来的。”看着小小的五官,兰悦心中直泛虚。

“为何?”兰溶月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皇后,不,溶月,以你的聪慧看不出小小只是一颗棋子吗?即便是一个婴儿,终究只是一颗棋子,你看上去太狠,可实际上你心太软,苍月国如今占据了整个天下的半壁江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家夫君,我可听说今日朝中大臣千金都是盛装出席,其中就有宣平侯新收的义女。”兰悦语气中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她喜欢兰溶月的性子,可是却又忍不住会担忧,兰溶月聪明、睿智可唯独在狠毒还差了一些。

世人都知兰溶月迷惑晏苍岚,甚至有人说兰溶月是一代妖后,可自从她认识兰溶月一来,一直都觉得兰溶月的心其实很软,得罪她的人她从不放过,可却也从不牵连无辜。

“你也觉得她是小小的母亲吗?”

在前一刻,兰溶月也是这么怀疑的,只是费尽心机布局,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兰溶月心中画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你需要的不是假设,不过若是我,我绝不允许这个女人存在,她很有手段,我派人潜入宣平侯府查过,我还看透她,她似乎已经知晓了我的存在。”宣平侯不是一个轻易就能被说动的人,而她却说动了宣平侯,让宣平侯收她为义女,这个人的来历只得推敲。

兰悦心中觉得抱歉,她怀玉后居住宫中,如今已经有不少谣言说晏苍岚毁当初的誓言,甚至说她腹中怀的是晏苍岚的孩子,虽然无厘头了些,但宫中除了兰溶月之外,的确只有她这么一个外人。

“看来还真的有些手段。”

兰悦手中的人并不弱,看来还真有几分手段。

既然是冲着她来的,她也只能接招了。

兰悦心中划过一丝犹疑,定了定神后道,“还有,柳言梦失踪了。”

“我知道,说起来我们都知道柳言梦在京城,可却都不曾正面见过。”

兰溶月派人查过柳言梦,只是虽掌握了柳言梦的行踪,却不曾正面见过柳言梦。想着攻打北齐时,冥殿布下的陷阱,总觉得有几分熟悉,落花的回避,更说明了事情不简单。落花与她有交易,那与晏苍岚呢?

以前,她不在意落花的身份,毕竟只要不违背她的利益就好,但如今已然是不可能。

若是可以选择,她真不想与落花为敌。

“她也是个可怜人,兰慎渂去世了,兰梵已然容不下柳言梦的存在,再说巫族灵女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她也牵扯其中,她这个巫族灵女只怕有不少人想要得到,人逢乱世,即便只是一种传言,也会让人为之疯狂。”越说下去,兰悦越是担心兰溶月的处境。

“乱世人心浮躁,确实如此,我也没有她的行踪,不过我相信我与她很快再见。”

冰瞳中倒影这铜镜中的红影,漆黑的双目中闪过一抹妖红,华贵中透着霸气,已然有几分君临天下的气度。

“你们或许是对手,现在回想起柳言梦当初甘愿以侧妃嫁给我兰慎渂,她心意兰钰捷最终却嫁给了兰慎渂,对于柳言梦来说,爱情已经死了,溶月,失去爱情的女人会很可怕。”她曾失去过,知道失去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柳言梦比她还坚韧,或许手段会更加激烈。

兰悦握住兰溶月的手,冰冷的双手让兰悦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

“她或许爱慕过兰钰捷,但她最钟爱的或许并非兰钰捷。”

在柳言梦失去兰钰捷的时候,她所追求的就是权力,柳言梦的离开兰溶月总觉得他们会再见,再见时,柳言梦的身份一定是光明正大的。

“凡是小心,溶月,今天的宫宴我就不参加了,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兰悦见兰溶月心存警惕,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个世界她所在乎的人只有夏侯文仁,腹中的孩子以及帮助过她的兰溶月,除此之外,其他人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打算去哪里吗?”

“文哥的身份暂且无法入朝为官,京城风雨太大,文哥打算带我四处走走,可能会先去一趟东陵吧,顺便拜祭一下母亲和外公,之后去一趟南曜国,我与文哥虽已成婚,总的去禀报一下他母妃。”

兰悦语气中带着淡淡凄凉,她和夏侯文仁都有亲人在世,只是聊胜于无。

“也好,不过过两日再走,我之前在食为天留了一个包间,今夜你和夏侯文仁已经腹中的小家伙一起过一个新年吧。”她明白兰溶月的苦心,若兰悦今日怀孕参加宫宴势必会造成话柄,为了她兰悦才选择离宫的。

“好,不过这顿你请,我现在要养宝宝,穷。”兰悦感觉到府中宝宝跳动了一下,拉着兰溶月的手放在她腹部后笑道。

兰悦不知道该怎么催兰溶月赶紧要一个孩子,只能用实际行动应道兰溶月了。

兰溶月浅浅一笑,打开梳妆台上的锦盒,拿出一张金色的卡片递给兰悦。

“新年礼物。”

“食为天的金卡,谢谢你溶月,这一路上我都不愁吃喝了。”兰悦接过金卡,直接给了兰溶月一个大大的拥抱,持食为天的金卡在食为天消费一律可以免单,兰悦虽不差钱,可食为天的包间可不是那么好定的。

“别和零露一眼尽想着吃,持金卡的人可享有鬼门的保护,你打算尽快启程,到时候我不一定有时间送你,你此去前路为知,若是遇到困难,凡是天涯海阁旗下的店铺你都可以上门求助。”她大婚,兰悦能以暗卫相赠,兰悦大婚的时候她被困灵岛,过后也忘记补了,如今算是补上了。

“溶月,能认识你真好。”兰悦眼底泛起一层层泪花。

兰溶月拿起手帕,擦干了兰悦眼角的泪,“别哭了,小心到时候你腹中的宝宝笑话你。”

告别后,兰悦直接离宫,宫门外,夏侯文仁已经在等候了。

兰溶月站在揽月殿高台上,一路目送兰悦离开,兰悦算是她唯一的闺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