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画眉/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7章兰悦的告诫绝非空穴来风,天下乱局初现,夏侯文仁选择这个时候离开出乎兰溶月的意料之外,夏侯文仁的离开喜欢蕴藏着某一些她不知道的秘密,兰溶月心中泛起隐约的怀疑。

隐约间觉得此事似乎和晏苍岚有关,具体的她却又无法把握。

“娘娘,长公主求见。”

她怎么来了。

兰溶月双目中划过一丝晦暗。

“请。”

云瑶携容钰来访,两人刚刚走进内殿,两只小雪狼就戒备的盯着云瑶和容钰,目露凶光,感觉到杀意后,云瑶吓一跳。赞叹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她虽听说过雪狼,白净如雪,要说见到却还是第一次。

不愧是雪狼王的幼崽,看上去才出生不久,其警惕性却让人不敢忽视。

“臣妇拜见皇后娘娘。”

容钰看到兰溶月后,眼底闪过一抹惊艳,脸颊微红,低头行礼。

“容钰拜见皇后娘娘。”

“免礼,都是一家人,何须客气,大伯母今日怎么来了。”云瑶的拜访,兰溶月心中略感意外,她大婚之后,云瑶就已经和容太夫人商议,年后云瑶准备前往边关。只是宫宴差不多快开始了,云瑶这个时候拜访,总觉得不简单。

云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是夕阳西下,微微叹气后,眼底露出一抹担忧。

“钟灵秀和钟璃都失踪了。”

“失踪?钟璃也失踪了?”

兰溶月心中划过一抹异样,男尊女贱,世人看不起女子,可她却十分清楚,女子的价值有时候远胜于男子,尤其是心怀恨意的女子,为心中的执念可以牺牲一切。

“娘娘如今虽贵为皇后,可是你太仁慈了。”

云瑶虽不喜洛盈在世时斩草除根的做法,可却不得不承认身为后宫之主,如此可以给自己减少很多麻烦。

在云瑶心中,兰溶月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奇女子,有手段,有心计,有势力,也有能力,唯一的遗憾就是兰溶月从不愿殃及无辜,或许是盘观者清,只是身处高位,又有谁能做到绝对不殃及无辜的。

“大伯母是想说,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吗?”

云瑶虽没说的太明显,但在兰溶月看来,这件事说到底便是如此。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亲情、人心、民意等等,可她却不想成为一个那样的人,她可以狠,可以为铲除敌人不择手段,但她不想连心中的美好都全部染上利用的色彩,那样即便是身居高位,即便是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皇后,亦不是她。

“此事你自己掂量吧,我查到钟灵秀和钟璃消失都与怡红楼有关,你自己小心。”

云瑶不远说再多,怕与兰溶月之间心生嫌隙。

“多谢大伯母,我明白大伯母的一番好意,只是即便是要利用,我也绝不会利用亲人。”

兰溶月在心中补充了一句,当然是还是亲人的情况下。

云瑶微微一笑,心中涩涩的,身居高位后不迷失,她倒是有些羡慕兰溶月的心智了。

想起今日的宫宴,心底深处又泛出一抹担忧。

“娘娘,太奶奶近日有些疲乏便没有进宫参加宫宴,娘娘给太奶奶准备了礼物吗?”容钰见空气沉重,悄悄深吸了一口气后出言道。

“太奶奶近日身子如何了?”兰溶月担忧道。

云瑶见兰溶月的态度,心中划过一丝暖暖意。

不识兰溶月的人都说兰溶月心冷情更冷,可她却佩服兰溶月的星星。

“娘娘不用担心,奶奶身子没事,只是辈分太高,出席宫宴难免会觉得有些拘束。”云瑶瞪了容钰一眼,连忙解释道。

“府中只剩下镇国将军夫人和太奶奶,大伯母,今日宫宴后你和小弟早些离宫,待会儿我让人备上一桌宫宴送到府中。”自钟灵秀的事情之后,林巧曦基本被禁足了,兰溶月不知她是真的有心礼佛,还是因为容潋的态度赌气,总之她与林巧曦的情分已经不再。

一声镇国将军夫人让云瑶心中一颤,她以为兰溶月不在意,没想到却与林巧曦划清了关系。

“多谢娘娘厚爱。”

云瑶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和震惊。

她一直觉得兰溶月性子清冷,但有时候却过于仁慈,可看着眼前这张平静如水的绝色容颜,一双漆黑的冰瞳,眉入弯月,肌肤胜雪,梅花花瓣般的红唇,一袭妖异红色的凤袍,袖口处还绣着一朵红色的彼岸花,若非细看,根本看不清。

自古帝后都以凤凰、牡丹秀在凤袍上,而兰溶月的凤袍除了一抹妖红之外,就是几朵隐约可见的红色彼岸花。

云瑶顿时心明,看来今日宫宴她还是早些请辞为上。

“都是一家人,大伯母无须如此客气,回宫匆忙,过几日差人将新年礼物送到府上,小弟,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兰溶月说话间,九儿已经将一个将近一米长的锦盒抱了出来,走到容钰跟前,打开锦盒道。

“龙吟剑。”容钰一眼就认了出来,咽了咽口水,拿起龙吟剑,准备拔出,云瑶立即出手阻止,示意容钰不要拔剑。

容钰歉意的笑了笑。

一时高兴他都忘了在帝王和帝后面前不仅不能携带兵器,更别说拔剑了。

“小弟好眼光,能认出龙吟剑,小弟也算是龙吟剑的有缘人。”

“我听说龙吟剑一直藏在苍暝国,不,如今应该叫苍暝郡了…真的送给我吗?”容钰爱不释手,此去边关,他身上正好缺一件趁手的兵器。

容钰说话间,晏苍岚身着一身墨色的龙袍走了进来,腰间和袖口处同样绣着彼岸花,只是彼岸花是用墨色丝线绣的。

“嗯。”兰溶月点了点头道。

“不过,孤又一个要求,除非你成为先锋,否则战场上不许用龙吟剑。”

容钰不明,迷茫的看向兰溶月。

“多谢陛下,时间不早了,臣妇和钰儿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晏苍岚对云瑶的识相十分满意,宫宴快开始了,他们大婚后的一个新年,今天也是他们大婚后的第一个年头,哪怕是只有半刻功夫,他也想独自陪在兰溶月身边。

云瑶离开后,九儿识相离开,离开前还不忘带上两只小雪狼。

被九儿抱着的小雪狼对兰溶月投过来哀求的目光,似乎在想说它们不想离开。

“月儿,真想将你藏起来。”晏苍岚说话间,拿起梳妆台上的螺子黛,轻轻为兰溶月画眉尾。

兰溶月的眉很美,宛若一轮新月,将眉尾稍微延长,原本的绝世容颜上多了一抹妖娆的美,美得让人迷失,却又不敢靠近。

“真美。”画好后,晏苍岚夸赞道。

“比九儿画的好,莫非夫君经常给人画眉。”双手轻轻勾住晏苍岚的脖子,嘴角含笑,双目盯着晏苍岚的喉结出,兰溶月似乎感觉到某人此刻欲火焚身。

晏苍岚放下螺子黛,轻轻将兰溶月拥入怀中,在耳边小声道,“我比九儿更了解月儿的每一个地方。”

暧昧的话语,惹得兰溶月直接戳了戳晏苍岚的心口,这人说话当真是毫无顾忌,若非宫宴快要开始了,她毫不怀疑某人直接将她办了。

兰溶月抬头,嘴唇靠在晏苍岚耳边,轻声道,“夫君这是打算将我藏起来吗?”

和晏苍岚成亲以来,兰溶月学到了一个最好的时机用来撩晏苍岚,那就是某人无法一展自己狼性的时候。

“不,我的娘子会和我一起君临天下。”

她很美,美得让他想将她藏起来。

可是他不会这么做,再美的凤凰一旦被囚禁也只是一直金丝雀而已,而她注定要陪他翱翔九天。

“夫君,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很爱你。”

晏苍岚微微一颤,直接惊呆了,呆呆的看着兰溶月,脸色露出傻笑,呆呆的盯着兰溶月。

爱,她很少说。

彼此时间都是唯一,可是没想到听到兰溶月亲口说出来,他的心似乎瞬间被填满了。

“傻。”

“娘子,我爱你。”

晏苍岚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很爱她,很爱很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