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计划敛财/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9章

一年之内,一次血洗皇宫,一次血洗祭天台,京城之内,数万人因此丧命,而如今歌舞升平,似乎那般残忍血腥的景象早已经消失在众人心中,看着是不是投递过来那暧昧的目光,兰溶月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看着兰溶月的笑容,晏苍岚的心微微一颤,笑容很美,可从侧面看过去怎么看都觉得这笑容不怀好意。

“尝尝看这酒可否合你胃口。”兰溶月拿起酒壶,亲自为晏苍岚斟酒。

“味道我甚是怀念。”无根之酒,当初兰溶月用来缓解她的病情,天机阁老阁主的心头爱,世人皆知天机阁阁主就是老国师,却不知老国师掌握的天机阁不过是其二分之一,此人也正是晏苍岚的师父。

天机阁老阁主不涉江湖,不涉朝野,为的就是不卷入纷争中去。

在北齐与冥殿交锋后,晏苍岚曾写信给老阁主,只是一直不曾收到回信。

以前他很痛恨自己体内的噬魂蛊,自与他相遇后,他反而心怀感激,若是如此,他们岂会相遇。

“月儿,我们认识有两个年头了,我觉得一切就像是在昨日。”她的一瞥一笑,初相的一切,他都记忆犹新,今后他们也会相伴到老,若是可以,他真希望时间从此停留。

“嗯,我们还有无数个明日,不过今年雪大,春季估计会很辛苦。”歌舞升平,勾心斗角,一双双眼睛充满羞涩、爱慕、嫉妒,只怕无人想到天下万民,朝中大臣真心为百姓的少,自危者多。

“征战北齐之后,如今国库空虚,却是有些麻烦。”

“不如我为陛下献计如何?”

兰溶月嘴角划过一抹狡诈的笑容,晏苍岚心中一紧。

此刻她真像一只小狐狸,他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娘子请说。”

“夫君觉得今日在场诸位千金衣着如何?”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人但凡有破绽,皆可利用。

晏苍岚微微蹙眉,众多千金一直注意着晏苍岚的一举一动,见晏苍岚蹙眉,心中幸灾乐祸,都在猜测,莫非皇后惹恼了陛下,心中不由得泛起几分期待。

“不知道。”晏苍岚非常实诚的回答道。

从一开始他压根就没看过一眼,又怎么会知道呢?

“夫君最好现在看看,你会明白什么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她是会吃醋,可却不是胡乱吃醋之人,晏苍岚是一国之君,却容易忽略掉小女人的心里,政务繁忙,他来不及看的,她替他看。

晏苍岚看了兰溶月一眼,看向在场的世家千金,晏苍岚的举动不少人欣喜若狂,云瑶却微微低头,今日宫宴,她只愿不出什么事情就好。

“娘子想说什么。”那些目光晏苍岚本能的觉得厌弃,不过这一眼他的确看到了很多,装作不懂的故意看着兰溶月道。

晏苍岚心中无奈,刚刚他的小女人还娇羞无比,此刻已然是端着皇后的价值,一身贵气中隐约间透着几分霸气,倒是能与他平分秋色,不愧是他的女人。

“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你心爱的人去注视他人,而她也不例外。

没错,她心中却是有些泛酸,不过,只要他一日是君,就不能置天下百姓于不顾。宫中宴席,主要是联络朝臣与君王之间的感情,说到底只是一种手段和策略,又岂能真正的享乐。

“妆容美艳,各有千秋。”

“夫君看得真仔细。”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心中暗斥道:小气的男人。

“夫人真大方。”晏苍岚有些吃味,兰溶月的目光可没少往那些世家子弟身上看,他恨不得将兰溶月藏起来,尤其是有些草包的目光中透着赤裸裸的爱慕,都是他的皇后了,那些草包居然还敢觊觎。

兰溶月开着一抹疑问看戏晏苍岚,莫非他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貌似读心术只有無戾会吧,许是因为她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無戾也读不到她本分心思。

“夫君,歌舞之后,是不是该去御花园赏灯了,切莫浪费了我精心准备的冰灯。”

京城冬日,北国风雪,却是多了一些赚钱的路子,兰溶月想到前世的冰雕展览,今日试过之后,不妨也效仿一下,正所谓金钱决定国力。

“娘子绝对是一个……”

奸商二字晏苍岚并未说出口,虽说兰溶月是奸商,心底却是慢慢的骄傲。

“想说我是奸商就直说。”兰溶月笑眯眯的侧头道,手还不忘狠狠的掐了晏苍岚一下,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子什么时候这么多变了,好像是故意想要惹恼她一样。

晏苍岚不得不承认,天涯海阁能成为天下最大的商贾,除了琴无忧会经营之道之外,最重要的是兰溶月的决策,虽说与兰溶月相识以来,很少见兰溶月查账,更不曾亲自处理天涯海阁的事务,可天涯海阁名下商铺的发展一切都是按照兰溶月的轨迹走下去。

在这点上,青暝十三司的确是逊色于天涯海阁,就凭兰溶月大婚,琴无忧直接送了一百万两银票,这还算是琴无忧的私有财产,论财力,的确少有商贾能与鬼门相其并论,除了经营的方式新颖之外,推出的东西也是独一无二的。

“娘子有何提议,为夫洗耳恭听。”

“不知夫君的墨宝可以买上多少银子。”

兰溶月一句话,站在兰溶月身后的九儿心微微颤了一下,心中担心晏苍岚因此生气,他终究是一国之君。

“一张纸,几个字,零成本的买卖,娘子的提议不错,不知娘子觉得为夫写什么字好。”帝王墨宝难得,说到底终究只是几个字而已。

况且晏苍岚明白,兰溶月不过是想借此一试朝中大臣的财力,毕竟今日来的都是世家嫡女,家中精心培养,就为了有朝一日能成为人上人,家族也能借此飞黄腾达。

“兼善天下,夫君觉得如何?”

“这样好吗?”他怎么觉得这个小女人是在讽刺他呢?

“夫君觉得不好吗?”

众家千金的目光越来越火热,兰溶月微微低头,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九儿和红袖伺候在侧,两人低着头,直接当做没看见。

感受到越来越火热的目光以及兰溶月偶尔露出委屈的表情,虽然知道兰溶月是在演戏,可他却还是忍不住心疼。

“不得不说我家娘子是个谋者。”自始至终,除了敬几次酒之外,一直都在欣赏歌舞,二人交谈,并未传入众人耳中,只是兰溶月偶尔无意有意露出的表情的确是惹人遐想。

明明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却让所有人都进入陷阱中。

兼善天下四个字,说好听点,意义宏大,说难听点,只是喊口号,没什么用。但对于朝臣来说,等得陛下御笔所赐,兼善天下四个字,那可是一辈子的殊荣,只是若真要卖,却也的有个合适的名义才是。

现场之中,清醒的很少,自始至终,唯独云瑶最为清醒,因为她了解兰溶月,以兰溶月的脾气,宁愿流血也绝不受委屈,总觉得这是挖了一个坑,等人一群傻子跳下去。

兰溶月和晏苍岚的举动,厉雪偶尔投过来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羡慕。

“多谢夫君夸奖。”

她善谋,这点她从不否认。

只是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善谋的女人不会为太多人所喜。

“既然娘子是个谋者,希望娘子卖出个好价钱。”晏苍岚一副‘娘子就靠你了。’的表情,兰溶月当真是心悦诚服,这个男人演戏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在座之下,众人见两人交谈,气氛变化很快,从恩爱到芥蒂,从芥蒂到开心,众多千金脸上的表情可比歌舞还精彩。

众人不知,身为高高在上的帝王和帝后,此刻心中盘算的居然是算计臣子的家财。

九儿心中诽谤着,若是琴无忧在此,一定会参上一脚。

九儿不知,今夜的御花园中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凑热闹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