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离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0章御花园内,冰雕晶莹透亮,宛若一个冰雪世界,装饰、长廊、桌椅等等模样新奇,枚不胜数,冰雕的桌上摆着精致的瓜果点心,寒冷冬日依旧让人想品尝一番。

湖面上搭着一个冰雕的五台,点点烛光,却在冰的反光下灯火通明,看着冰雕玉砌的舞台,不少千金想要一展所长,只是谁也不愿做这出头鸟。

“臣妇见过皇后娘娘。”云瑶上前,她以为兰溶月会反对举办今日宫宴,她也是女人,也有私心,不想与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以前她或许不能体会,自从嫁给容靖后,她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兰溶月上前一步,扶起了云瑶,她何尝不明白,今日在做的诸家千金虎视眈眈,云瑶这么做一方面是给她颜面,另一方面是告诉所有人,兰溶月的身后有镇国将军府撑腰。

“免礼。”

“冰雕好美,臣妇倒是从未见过。”云瑶夸赞道,心中想到了容靖,这一个新年,容潋和容泽在王都,容靖在西北,京城只有容昀,容家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看着美妙绝伦的冰雕,浑然天成,云瑶看向了兰溶月,为了这些冰雕,她想必是没少费心思吧。

“战事吃紧,相较于红绸,红灯笼,冰雕倒是更为实在些。”兰溶月翻阅了历来宫宴的账目,少说也得几万两银子,既然战事吃紧,就要戒了奢靡之风,一个朝代的堕落往往都是从享乐开始的。

云瑶莞尔一笑,看向晏苍岚所在的方向。

宣平侯敬酒,顺利的分开了兰溶月和晏苍岚,云瑶心中禁不住有些担忧。

“娘娘,宫中不比家中。”云瑶明白,以兰溶月的心思,又岂会毫无防备,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叮嘱一下。

大婚时,晏苍岚对天下承诺,此生只娶兰溶月一人,可承诺之中还有有心人的算计,想到兰溶月带回来的那个孩子,云瑶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大伯母,谢谢你。”

此时此刻,云瑶还能有这份心,兰溶月心中开怀不少。

云瑶微微点头道,“时间不早了,奶奶一个人在家,我带钰儿先回去了。”

宫中是非之地,她本不想多呆,尤其是今日御花园这种场合。只是她想不通兰溶月为何要将下半场宴会移至御花园,宫宴摆明了就是一场选妃宴,意在平息各方势力,稳定皇权,兰溶月此举反而是给那些世家千金提供了机会,此举他着实有些想不通。

只是凭她对兰溶月的了解,总觉得今日的宫宴十分危险。

“也好,我让人准备了一桌宴席,大伯母一并带上。”

“多谢娘娘。”

“母亲,我能再玩一会儿吗?”容钰听见云瑶请辞,急忙走过来,这些冰雕着实漂亮,他还来不及全部欣赏一边,此时离开,容钰觉得可惜了。

云瑶闻言,神情中闪过一丝为难。

容钰是容家三代嫡长孙,如今也快成年了,留下难免会让人生出算计的心思,容钰虽熟读兵法,可却并不善谋算之道,想要拒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小弟若是喜欢这御花园的冰雕,明日进宫陪我几日可好,今日太奶奶在家,我吩咐人准备了宫宴,小弟能否替我陪陪太奶奶。”云瑶感激的看了兰溶月一眼,此言她不能说,否则会被有心人小题大做。

自从宫墙后院之争,最不缺的就是多事之人。

“好,姐姐。”容钰一生姐姐,云瑶一眼看去,容钰缩了缩脖子,他又叫错了。

“以后就叫姐姐吧。”

“是,姐姐,我和母亲先回去了。”

云瑶和容钰走后,在场不少人议论云瑶太过于保护容钰了。

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哪有不保护自己孩子的。

送别云瑶后,兰溶月直接向晏苍岚的方向走去,刚走到凉亭内,湖面的舞台上就想起了一段妖娆的舞蹈,而晏苍岚提笔写下‘兼善天下’四个字,目光自始至终都不曾看向舞台。

宣平侯见兰溶月到来,眉头微皱,就在此时,零露急急忙忙走了出来。

“娘娘,不好了,小小病了。”

“病了?”

“嗯。”

零露不能直接说小小蛊毒发作了,若非灵宓都无法抑制,零露也不会贸然来找兰溶月。

“陛下,小小生病,臣妾告退。”兰溶月清楚,小小生病,她不得不离席,而对方要的就是她离席,小小蛊毒发作,灵宓都无法抑制,对方此举就是逼她离开。

想到小小被利用,兰溶月嘴角的笑意愈发浓了。了解兰溶月的人都知道,她越反常的时候就是越怒的时候,九儿微微低头,兰溶月的笑容美得让人入魔。

“去吧。”今日宫宴,那些世家公子的目光可没少在兰溶月身上停留,晏苍岚巴不得将兰溶月藏起来,虽然担心小小的情况,不过晏苍岚心中清楚,兰溶月一旦离开,小小的蛊毒发作便不足为据。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兰溶月离开后,不少人心中松了一口气,舞台上的歌舞愈发尽兴了。

兰溶月刚走出御花园的大门,看到一副太监模样打扮,低着头行色匆匆熟悉的人影。

“站住。”

“娘娘有何吩咐。”男子低着头,心中打鼓,他对自己的装扮还挺自信的,难道暴露了?

“琴无忧,你伤好了些,胆就肥了。”兰溶月心感无奈,可去十分明白琴无忧,想必是听说了御花园的冰雕,想找机会一探究竟,同时去四周转转,寻求赚钱的机会,比较今日宫中,太监是最好赚外快的。

零露盯着眼前的小太监看了看,看过后,眼底闪过一抹迷茫看向兰溶月,心想,莫非娘娘认错了,怎么看都不想是那个吝啬鬼。

“奴才不敢。”琴无忧见零露都没有认出来,决定搏一把,他的这身妆容可是求了颜卿许久才装扮上的,想到赚钱的机会有可能胎死腹中,心就如百虫撕咬,心痛难忍。

“奴才?琴无忧,不如我派人将你送去净身房可好。”

“主子,目光如炬,属下佩服。”琴无忧虽不信兰溶月会真的将他净身,可单是在净身房走一遭也足够让人嘲笑他一辈子,尤其是想到被零露威胁,琴无忧像死的心都有了。

“陛下写了四个字,你去一趟,卖出一个好价钱。”兰溶月取下腰间的玉佩作为信物递给琴无忧。

“主子放心,属下一定幸不辱命。”琴无忧脑子传的飞快,心中想着,赚钱的机会来了。而心中直接忽略了他赚的钱会被兰溶月剥削这点。

“去吧。”

“敢问主子,您是如何认出我的。”颜卿的易容术虽不及灵宓和兰溶月,却也是难以让人轻易察觉到异常的,他明明都避开了,兰溶月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若是你少用点玉肌膏,或许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记住,你是个太监。”琴无忧被鞭子打伤,全身上下,伤口无数,唯有用玉肌膏才不会留下疤痕,还是兰溶月为他配的,又岂会问不出来。

“主子指点的极是。”琴无忧心中暗想,主子的鼻子真灵,只怕比狗鼻子还要好。

“琴无忧,今日若你赚不到十万两白银,你的新年礼物就免了。”琴无忧的气息多变,不用说,也知道琴无忧在心中骂她。

“主子放心,属下幸不辱命。”琴无忧心中哀嚎,十万两白银,今日宫宴,带银子的人定然不少,可是带大笔银子的人却不多,带银子的人无非是想从宫女太监手中买点消息,莫非兰溶月只是要他压榨所有人的人吗?

“别想用你自己的银票铺贴,否则我会让你回去重塑一番。”

“主子放心,属下誓死完成任务。”琴无忧心中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大方承认。

“去吧,看好了,别错过了今夜的年宴。”

听到年宴,琴无忧心中一暖,想到十万两银子,脸立即变成了苦瓜色。想到年宴,琴无忧行礼后匆匆走进来御花园。

“娘娘,即便是琴无忧只怕也有些困难。”九儿心想琴无忧的能力,可却并不看好。

“九儿姐姐,你可别小瞧了吝啬鬼,他真的很会赚钱。”零露立即反驳道,想到天涯海阁的账册,零露眼前似乎浮现着金山银山。

兰溶月闪过一抹沉思,随即道,“他必须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