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漏网之鱼/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兰溶月的离开,御花园内愈发热闹,不少世家千金对晏苍岚的谄媚越来越明显,只是随着兰溶月的离开,晏苍岚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提起笔,却迟迟不曾落笔。

琴无忧身着一身太监服靠近,手中握着兰溶月的玉佩,夜魑见到后并未阻拦,只是心中泛着不明,猜不透此人的身份和目的。

“陛下,新年之际,与百官同庆,福泽万民。”琴无忧将玉佩放在书案上,押着快要被风吹起来的宣纸,低着头不敢看向琴无忧的眼神,心中那是相当的无奈,一个多时辰,十万年白银,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觉得他有利用价值。

从好的方面来说,一个玉佩,兰溶月给他创造了机会;说难听点,这是一个考验,若他通不过,等候他的便是回炉重造,鬼门的考验,琴无忧可不想再尝试一次,尤其是在经过兰溶月一次又一次改造之后。

他在鬼门学得一身本领,可他却不想再踏进鬼门一步。

天涯海阁的考验当真是人间地狱,武功、秉性、心情、才智、胆量缺一不可。

“既是福泽万民,今年冬雪甚大,来年春天想必有不少地方会发水患,此言在理。”晏苍岚提笔写下‘兼善天下’四个字,笔力沉稳,气势如虹,字隐约间透着霸气,琴无忧忍不住赞赏,他家门主挑夫君的本事果然是一等一的,尤其是看到玉佩后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柔和,从这点上琴无忧就十分欣赏晏苍岚。

“陛下说的是,奴才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陛下可否听奴才一言。”声音中透着微微的颤抖,言语中尽是敬意。

宣平侯看了一眼眼前不起眼的公公后将目光移动到玉佩上,圆形的玉佩,打磨光滑却未经任何雕琢,玉佩的吊坠十分简单,根本无法判断玉佩出自于何人之手,宣平侯心中不明,一个不起眼的公公竟能改变晏苍岚的情绪,以前可只有兰溶月能做到。

“说。”晏苍岚接过夜魑递过来的手帕,拿起玉佩,轻轻擦拭后放入怀中。

琴无忧满面黑线,晏苍岚这是他脏吗?琴无忧真怀疑若非这玉佩是兰溶月随身带着的,晏苍岚说不定会直接丢了。

在这点上,琴无忧还真猜对了。

“陛下赐字‘兼善天下’,既是为万民,不如将这幅字卖出去,所得银两作为来年青黄不接之际,接济百姓之用。”宦者不得妄议国事,琴无忧虽不怕在场的人,却也不想因此惹下麻烦,尤其是不能暴漏身份。

冥殿知道他是北齐的无忧公主,而在场之人难免不会有冥殿的奸细。自落花离开后,兰溶月启动了天涯海阁的紧急预案,其目的就是不想让人动天涯海阁,由明转暗,即便如此,天涯海阁明面上的生意依旧不少,况且冥殿在打他的注意,他可不想在被抓一次。

“嗯,此事既是你提议,那就交给你了。”晏苍岚点头,表示赞同,身为帝王,自没有自己叫卖的道理。

晏苍岚心中已经猜到了琴无忧的身份,其实从琴无忧靠近的时候,晏苍岚就确定了一个大概,只是有些意外琴无忧会扮成太监,他还以为琴无忧会扮成一个世家公子,毕竟三国一统后,京城中的确多了许多陌生面孔。

“是,陛下一心为百姓,这是陛下亲写的第一幅墨宝,想必诸位大人都不会吝啬,既是为万民,不如就以一万两起价,陛下认为可好。”琴无忧心中羡慕,一张纸,四个字,一万两,简直是一本万利,只是可一不可再。

帝王御笔,若是存世太多,反而会被有心人利用。

“一万两?”晏苍岚神色不明,看不清是因为惊讶太多还是太少。

一万两或许对天涯海阁来说是一笔极小的数目,可对于官宦世家来说,只要不贪污,经营的产业不多,拿出一万两也几乎要倾家荡产。

“是!”琴无忧心中打鼓,猜不透晏苍岚心中所想,后悔没拉着無戾。

俗话说,十官九狐,现在他面对的可是百官,拉上無戾,很多小心思就不用去猜了。

“那就一万两。”晏苍岚首肯,心想,难怪天涯海阁在短短十来年间遍布七国,真不愧是他夫人培养出来的人。

“臣出两万两,陛下心系万民,臣也为百姓出一份力。”站在最远处祝承业开口道,两万两相当于他名下产业半年的纯利润,不过祝承业说出来毫不含糊,若非怕得罪人,祝承业想出五万两。

祝承业手中的请帖是兰溶月亲手所写,收到请帖后祝承业才知道原来当初在清河县为百姓做主的竟是当今皇后,本想趁今日宴会感激一下兰溶月,没想到兰溶月突然离席。

祝承业虽是一方商贾,却带着一股书生气息,在达官贵人中并不显眼。

“久闻祝大人一心为民,果然心善,不知在座的诸位大人可有出更高价。”琴无忧公开叫卖,目光开不完瞟了一眼宣平侯。宣平侯带着义女进宫,现在台上表演正是宣平侯的义女,宣平侯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晏苍岚,只是晏苍岚双眸深邃,似乎早已游离远方,一身霸气,让人不敢一探究竟。

“我出三万两。”容昀本在宫中寻找颜卿的踪迹,听说御花园正在卖晏苍岚的字帖,于是急匆匆走过来,出价毫不吝啬。

“四万两。”未等众人开口,祝承业立即道。

琴无忧看了一眼祝承业,心中闪过一丝隐忧,这幅以祝承业的家业得到轻而易举,只是只怕会得罪不少人,兰溶月此举的目的是试探朝中官员的财力,若被祝承业买走,计划就失算了。

“五万两,看来诸位大人家中着实贫穷,陛下亲手所写的字,没想到诸位大人都不捧场。”容昀说话间,走到祝承业身边,还不忘将在场所有人一并牵扯其中。

“六万两。”杨怀咬紧牙道。

杨怀不傻,岂会猜不出这一举动的用意,早出价总比晚好。

“六万五千两。”

……

随着杨怀出价,很多大人都参与其中,价格很快飙升到十万两。

琴无忧心中纠结,不知道这笔钱会不会算在兰溶月规定的十万两内,只是即便是开价十万两,在场的人只怕也没有随身携带这么多银票。

祝承业正要继续出价时,容昀立即小声阻止,“祝大人,所谓枪打出头鸟,祝大人若是有心为民,大可不必在此争一时之快。”

祝承业是兰溶月捧出来的人,容昀可不想他在此处陨落,今日祝承业此举得罪了不少人,他站在祝承业身边的目的就是想将那些不怀好意的心思引他身上。

“多谢公子提点。”祝承业心明,感激道。

“溶月曾说过,商场如战场,而朝中的争斗则是朝堂如屠宰场,大人既已入朝为官,为国为民的同时当学会自保,不然会给一心提携你的人惹麻烦,今日宫宴,大人应该结交些能助大人仕途的人才是。”容昀查过祝承业,他商海浮沉多年,也算得上是老奸巨猾,只是官场与商场终究不同,兰溶月身边的麻烦够多了,容昀可不希望一个小小的县令再给兰溶月惹麻烦。

“多谢公子提点。”祝承业瞬间明白过来,正所谓枪打出头鸟,想必在场的人已经有不少人将他记恨上了,容昀为他解围,祝承业心中感激不已。

“十二万两,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琴无忧心中明白,价格已经快到极限了。

“看来是没有更高的价格了,既如此,三响之后,若没有更高的价格,这幅字可就归张大人。”琴无忧心中盘算着张大人的来历,身价,心中将张大人的资料之分一番后,得出一个结论。

春风阁的情报网中还有漏网之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