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一掷十万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的一幅字最终被关君候以十二万两拍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揽月殿内,刚刚得知这个一消息的兰溶月也觉得惊讶无比,若非熟读百官名录,她还真不记得有关君候这个人。关君候是世袭爵位,祖辈打下了云天国的江山,晏苍岚合并两国之后,并未改变世袭爵位,朝廷各处的官员也不能大肆替换。

唯一只得注意的便是关君候所居住的郡恰巧与厉将军镇守边关所在的地方很近,而今年厉将军可是难得的回京过年。

这一切是巧合吗?

不,她从不相信有绝对的巧合。

“主子,不如我去查查这个关君候。”风无邪立即站起来,只要能远离白羽,他还真想有多远逃多远,尤其是白羽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心里发毛。为此,风无邪暗中痛骂了兰溶月数百次,为了达到目的,居然出卖他这个属下。

其实,风无邪心中清楚,若兰溶月真的干涉了,事情绝对比想象中的更加麻烦。

“关君候,此人姓关,关家是世袭侯爵,掌管五县一郡,云天国将你之初,帝王觉得关家一门君子,又被世人成为关君,册封也就在关君两个字后面加了一个称谓,封为关君候,至于关家是真君子还是伪小人,只怕还很难查出,只是这个实际出现在京城,又为了一幅字一掷千金,别有所图的心思明显,只要不傻,一眼就能看出来。”白羽饮下杯中酒,换来的却是风无邪冰冷的目光。

白羽的存在让风无邪觉得危机四伏,要知道他才是春风阁阁主,若是他都没掌握的消息白羽却知道了,岂不是说他无能。

“就这些?”风无邪轻蔑了看了一眼白羽。

白羽心中一紧,有些后悔将这些话说出来了,最遗憾的是收不回去。

兰溶月看向白羽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若说天灾人祸不可避免,但自作自受的确让人兴奋不已,尤其是看到白羽自作自受。

白羽的心思兰溶月十分清楚,要说赞成,她是否定的。要说不赞成,她又是尊重他自己的选择。她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未来如何,他不干涉。

“关君候长女年方二八,听说长得那是美艳不可方物,封爵之后,世袭将近百年,关君候府的势力在朝中那是大不如前,关君候今年三十有七,听说心怀抱负,陛下以飞快的速度一同三国,三国合并,有不少人可是想大展身手,关君候当然也不例外,对了,关君候长子今年也有十八了,听说那是风度翩翩,俊美无双,关君候向来与厉将军交好……”白羽的话点到即止,期间还不忘观察姬长鸣的目光,自始至终,姬长鸣神情都是淡淡的,不言不语,看不清喜怒哀乐。

厉雪追求姬长鸣一事在场的人都知道,只是作为当事人的姬长鸣早已心如寒冰,只怕厉雪难以融化这块冰。

风无邪冷冷的看了一眼白羽,随即避开目光。他心中清楚,身为帝王,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易,可身为兰溶月的属下,他理当却维护兰溶月的幸福,哪怕刺杀关君候之女,他也在所不惜。

“主子,我去园中走走。”风无邪深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行礼道。

“去吧。”

风无邪对兰溶月的在乎,白羽心中有些吃味,却也知道,情之一字千万不能勉强,否则情意不存,换来的却是仇恨。

风无邪离开后,众人陷入了沉默。

“溶月,别多想,哥哥会帮你。”众人沉默许久后,姬长鸣缓缓开口,若是能选,他也不想让兰溶月置身于这个漩涡中,只是作为旁观者,他却愈发看不懂今日的晏苍岚了,总觉得晏苍岚有秘密。

“长鸣哥哥放心,我能应付。”兰溶月微微一笑,对晏苍岚,她有信心。

“那便好。”看着兰溶月自信的模样,姬长鸣松了一口气。

“小花园的冰雕也不逊色于御花园,既然有人不想让我这么早出现在御花园,不如大家一起在院中欣赏一番如何?”兰溶月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姬长鸣的身后,亲自为姬长鸣推轮椅。

有了兰溶月发话,颜卿、無戾等人起身向院中走去,屋内唯独剩下姬长鸣、白羽以及兰溶月。

“为何叫住我。”白羽不明,他正要起身去找风无邪的时候,兰溶月干嘛突然叫住他。

“我曾与风无邪一样,都很讨厌雪天,却也同样期盼雪天,让他静静吧。”风无邪的事情兰溶月不想干涉太多,作为主,她唯一能给风无邪的便是安宁。

白羽深深的看了兰溶月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他很清楚,他这份爱慕于世人难容。

以前他也曾想过占有,如今他却更想守护。

“多谢,我去御花园走走。”白羽怕克制不住自己去找风无邪,所以选择离开,风无邪心情不好,琴无忧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替风无邪去收集情报,这是他守护和付出的方式。

“去吧。”兰溶月可不认为白羽是想单纯的收集情报,可以看得出来,白羽心情也不太好。

以白羽的角度来看,他本该与风无邪最紧密的人,而现实却是风无邪与兰溶月的关系让他觉得有些窒息,想要进入那一片空间,可却无法涉足。

“溶月,无邪心中很苦。”姬长鸣声音沉重,想着当初兰溶月将风无邪带回来的模样,那双丹凤眼之内充满了狂暴和冷漠,就像是一个野人,要说所有人中兰溶月对谁手段最为残忍,那边是风无邪。

治疗的方式让他如今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勉强,无邪忠于我,而且是死忠,可他永远不会对我敞开心扉。”当初她看中的便是风无邪的不择手段和野性,可是她却用尽办法磨掉了风无邪的野性和触角,如今风无邪心中降价狂暴,只是他能收发自如,但这一切是在风无邪还有理智的情况下。

姬长鸣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若换做他是风无邪,只怕也难以对兰溶月敞开心扉,即便是现在的他也做不到。

“如此也好,免得承担太多。”一个人对你敞开心扉,相对的你也要付出同样的东西。

“长鸣哥哥,你和厉雪真的没有可能吗?你隐藏的很好,瞒过了白羽,可你我自幼相识,而且我比你更加敏锐,你瞒不过我。”白羽说话的事情,姬长鸣神情淡漠,一副与己无关的态度,可兰溶月却看到了姬长鸣灵魂深处那一抹害怕和担忧。

“她幸福便好。”姬长鸣心中苦笑,他一直将兰溶月当做妹妹,可是兰溶月嫁人的时候,他心里空落落的,他以为他动心了,可是厉雪与关君候长子的婚事他早就知道了,听白羽说出来,他的心脏瞬间停了几秒,若非他习惯性在于無戾相处的时候掩藏自己的心,只怕也会被白羽看出破绽。

“是吗?一个女人若嫁不了自己喜欢的人,真的会幸福吗?侯府后院,厉雪虽聪慧,可性子却有些单纯,长鸣哥哥,我不会干涉你,但我希望你遵从自己的心,别忘了你是我唯一的哥哥。”兰溶月心中清楚,姬长鸣从未打算过入朝为官,这是姬家的规矩,可偏偏厉雪的父亲厉将军官居一品,更何况姬长鸣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那味药,她一直在找,可是全无线索。

“我会好好考虑的。”唯一的哥哥这句话让姬长鸣心中一暖,瞬间明白过来,他对兰溶月的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慕,而是兰溶月作为他唯一在这个世界上在乎的人,当兰溶月嫁人的时候,他总觉得心中唯一在乎的人或许已经不属于他了,原来他依旧是他唯一的妹妹。

只是他和厉雪之间,真的有可能吗?姬长鸣无法确定。

“好了,别说这个了,长鸣哥哥,揽月殿的雪梅如何?”

“冬日雪梅,景致无双,院中香气四溢,雪梅香味最是安神,丫头,你幸福就好。”姬长鸣不得不承认,晏苍岚对兰溶月真的很用心,只怕处理国事都不及对兰溶月用心。

两人不知,这一幕刚刚被不远处的一个人影看到,那一双满是伤痛的眼睛似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