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白莲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3章揽月殿内,众人赏梅,兴致正浓。

御花园内,众人也没闲着,各种谄媚,五花八门。

晏苍岚都有些后悔告诉兰溶月还有宫宴这回事了,早知道取消宫宴便没有这么多烦心事了。

“丫头,你是不是该去御花园了。”姬长鸣有些无奈,不知是该说兰溶月心大,还是太过于自信,自古后宫之争,阴谋诡计,手段狠辣,层出不穷,兰溶月倒好,借机躲在揽月殿内图一时清闲。

“算算时辰是该去了。”

兰溶月推着姬长鸣走进殿内,屋内灵宓正抱着小小,子母蛊发作后,小小已经累的睡了过去,小脸通红,脸颊上泪痕可见。

“灵宓,小小的情况如何?”她善解毒,不善解蛊,蛊毒方面还不如灵宓,只是手段比灵宓多了些而已,她倒是有有办法解子母蛊,前提是小小最少也要十岁,否则没有前世那么多先进的设备,小小只怕很难承受。

“子母蛊一次大型发作后,可以稳定两日,这两日娘娘可以放心,倒是奴婢心中有一个疑问。”灵宓本不善收集情报,得到消息后,考虑再三,灵宓才决定开口。

“你说?”

“我刚刚差人问过琴无忧,今日宫宴之上,并无人蛊毒发作,那么小小体内的母蛊究竟在谁的体内就不得而知了。”灵宓对子母蛊感兴趣,曾经也想过要研究,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了,灵宓不想错过,最重要的是她真的很想救小小。

“是吗?监视宣平侯义女的人可有来报。”兰溶月心怀疑问,看向红袖询问道。

“不曾,娘娘,是不是我们弄错了。”红袖心存怀疑道。

“灵宓,你留下来照顾小小,一有事情随时来报,红袖,九儿,我们去御花园。”

兰溶月了解晏苍岚,对晏苍岚来说,应对今日的场合算得上是一种折磨。三人走进御花园内,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晏苍岚深深的看了兰溶月一眼,眼底带着淡淡的埋怨和不满。

走到晏苍岚身边,兰溶月行礼道:“陛下。”

“免礼。”晏苍岚上前扶兰溶月,握住兰溶月的手后便不再放手,眼神中似乎在说:小妖精,只知道躲麻烦,将麻烦留给他一个人。

兰溶月佯装一个仓步,直接跌入晏苍岚怀中,模样娇羞中含一抹妖异,明明是故作样子,不知为何,众人心中都深处一股不好的预感。

“陛下,臣妾想你了。”微微抬头,一双冰瞳直勾勾的盯着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情意暖暖,一张绝世容颜上,似乎看到了冰与火的交锋,却又融为一体。

晏苍岚搂着某个故意勾引他的小女人,心中那是相当的无奈,恨不得在场的人都变成大雪球,她就好吩咐人一个个都丢出去。

“站好。”晏苍岚不舍的松开兰溶月,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让众人看不出晏苍岚此时的情绪究竟是在压制欲望还是怒火。

“是。”

身若扶柳,眉目含笑,让人都想扶兰溶月一把。

“以后这种话四下无人的时候多说些。”

晏苍岚一句话直接让兰溶月一愣,她不过是宣誓一个主导权,比起台上那些大家闺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她更胜一筹而已,没想到晏苍岚会直接这么说,这样一来,她还真成了祸国殃民,众矢之的了。

“皇后娘娘和陛下恩爱长情,着实让人羡慕。”闻其声而观其人,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缓缓走近,长发仅用一支玉簪盘起,一举一动间带着几分仙气,脸颊略微苍白,额头上隐约可见一层细汗,穿过众人,直接走到晏苍岚和兰溶月跟前,规矩行礼。

看清其容颜后,晏苍岚眼底划过一丝诧异。

那双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紧,兰溶月不曾看向晏苍岚,却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子与晏苍岚相识。

“民女静萱见过陛下,一别将近两年,陛下的蛊毒可解了。”静萱抬头,直接忽略了兰溶月,随后和晏苍岚打招呼道。

刚刚在不远处,静萱看到兰溶月的举动,便知道兰溶月不好对付,只是她并不畏惧。

“你离开族中了。”晏苍岚的声音淡淡的,不喜不悲,不怒不气,只是握住兰溶月的手紧了几分。

“嗯。”静萱点头,不再多言。

兰溶月看着静萱,一举一动识大体,气度非凡,从刚刚的举动来看,静萱与晏苍岚早就相识,具体早到什么时候,从小小的出现到静萱的话,足够说明一切。

“当日多谢你替孤过毒。”

晏苍岚看了一眼宣平侯,他十分清楚,静萱便是宣平侯的义女,想着小小的出现,当日带着小小的是一名男子,最重要的是一副袖口的花纹是宣平侯府的暗卫独有的花纹,各府暗卫皆在宫中有备档,他心中担心,宣平侯是否涉及其中。

“陛下严重了,民女终究医术有限,无法解陛下体内的蛊毒,如今见陛下身体康健,民女也就放心了。”静萱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风范,不急不躁的性子引来一片赞赏。

“多谢静萱姑娘挂念陛下。”兰溶月狠狠捏了一下晏苍岚的手臂,心中略带愤恨,他不是说他有一段时间是处于失忆的状态吗?现在倒还记得听清楚的,眉角上扬,一双冰瞳中似乎染上了一层消息,不远处的夜魑恨不得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

“是静萱唐突了,请娘娘恕罪。”

静萱不卑不吭,一袭白衣,一个人屹立于兰溶月跟前,此刻显得那么单薄,配上略微苍白的脸颊,十分惹人怜爱。与之相比,兰溶月一袭红色凤袍,张扬中虐待霸气。看在众人眼中,就像是一直火凤凰在欺负一直小白兔,恨不得将小白兔吞入腹中。

“娘娘,静萱是微臣义女。”宣平侯见状,不顾杨怀阻止,立即站了出来。

“本宫和陛下在征战北齐时也听说了宣平侯新收了一名义女,还听闻此人与本宫不同,柔情似水,看来美人果然还是温柔点好。”兰溶月一口一个本宫,静静的站立着便能震慑所有人。

兰溶月这句话信息量十分大,她和晏苍岚征战北齐,在战场上厮杀时,宣平侯在京城闲的蛋疼,没事收了一个义女。静萱柔情似水,亦可说为,矫情做作。说她温柔,便是说她以温柔博取同情。

杨怀闻言,好几次想站出来,却不知道站出来该说什么。

静萱的身份,证据确凿,还有那个孩子,他若牵扯其中,这潭水只会越搅越浑。

杨怀回京后,也曾劝过宣平侯杨煜,只是看着实实在在的证据,他便无话可说,除了接受现实之外,再无其他选择。

“哎呦,没想到本公子才离开不足片刻,这里竟然就唱上大戏了。”白羽摇着手中的折扇,俊俏的五官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见众人不语,“你们这是怎么了,莫非美味的宫宴菜色上都掺杂了哑药了。”

不是哑药,是火药才对。

“白城主。”琴无忧十分配合的站出来,对于静萱的来历,琴无忧也十分怀疑,一切太过于完美,完美到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如同兰溶月所说的,太过于完美本身就是破绽。

“这位美人脸色苍白,额头隐约间还冒着细汗,莫非是中毒了。”白羽是典型的看热闹不怕事大,更换可曼城的地位十分特殊,加上白羽这个城主本来就没将众人放在眼中,白羽到京城后,不是没有人前去巴结,只是白羽的行踪实在难以掌控,加上此人心思难测,后来渐渐被人放弃了。

“白公子严重了。”静萱不明,为何白羽会突然出来搅局,莫非白羽真的甘愿为人臣吗?静萱心中隐约间泛起失望。

“这不是承认了吗?看来还真是中毒了,这毒不会是皇后下的吧。”

白羽一言,实数胆大包天,身份特殊,又不按常理出牌。众人想着兰溶月大婚,白羽献上的贺礼,还指名是给兰溶月的,加上眼下的场景,事情愈发扑所迷离了。

------题外话------

传说今天是儿童节,话说叶子想请假去过儿童节来着……

可是…叶子突然发现自己是不是连青年节都过不上了……

请问,有老人节吗?

(偷笑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