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晏苍岚的儿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羽看似是在说兰溶月下毒,实则为兰溶月洗清嫌疑。

若是此事放在白羽心情好的时候,依照白羽的性子,估计是一壶酒,一碟下酒菜,坐等看戏,偏偏白羽今天心情不好。

“白城主误会了,我早已中毒,无碍的。”静萱虽预料到各种意外的情况,却没想到白羽会直接站在兰溶月这边,她本以为白羽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从白羽今日的表现来看,只怕兰溶月已经将其收为己用了。

静萱想不到兰溶月以什么条件笼络了白羽,当初她曾派人接触过白羽,只是曼城是是非之地,她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曼城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哦,原来如此,看来是看中皇后娘娘的医术,想让皇后娘娘替你解毒。”白羽在静萱身边擦肩而过,眼底闪过一丝厌弃。走到兰溶月身边,小声道,“讨厌的味道,我先撤了。”

白羽突然离开,兰溶月心中划过一丝不明,讨厌的味道?她不明白羽究竟讨厌什么。

白羽的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众人以为白羽会站在兰溶月身边为难静萱,没想到白羽突然撤了。

“姐姐,她是谁,居然敢直视姐姐,不懂规矩。”云宁扑倒兰溶月跟前,眼底划过一丝不悦道。云宁看了看兰溶月,小心翼翼的握住兰溶月的另一只手,见兰溶月没有甩开,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第一眼看到静萱的时候就觉得讨厌,说不清缘由,是一种本能。

云宁虽然只有十岁,但自幼生活在宫中,看尽了人情的冷暖,比一般十岁的孩子要成熟许多,且善于察言观色。兰溶月封后之后,对云宁甚是疼爱,相较于以前的唯唯诺诺,如今多了一份贵气。

“皇后娘娘,一个十岁小儿竟如此不懂礼貌,看来娘娘的教导也不过如此。”宣平侯见静萱自始至终都是静静的站着,不卑躬屈膝,不巧言讨好,有些看不惯兰溶月的举动,站出来道。

“宣平侯这是在呵斥本宫教人无方吗?还是觉得本宫不配为后,只是宣平侯明知道宁儿的身份,却对先帝唯一亲自赐封号的宁公主无理,不知宣平侯是不是也不将先帝放在眼里了。”兰溶月妖异的双眸瞬间化成层层寒冰,冷冷的语气丝毫不给宣平侯留颜面。

朝中大臣,数宣平侯的地位最高,容潋虽是镇国将军,一品将军,可并无爵位,手中实权高于宣平侯,但官阶侯爵地位却低于宣平侯,自晏苍岚登基,一直重用宣平侯,众人没想到兰溶月竟在此时丝毫不给宣平侯留情面。

杨怀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微微摇头后,悄悄离开。

“宁公主?臣不曾听先帝封过以为宁公主。”宫中的确还有几位公主,云宁的十分也算是查有实据,只是云颢在位时,并未册封,云宁即便是公主,与他这个一品侯爵相比,不过是多了一点帝王的血脉而已。

“宣平侯,这个你可认得。”云宁上前,取下腰间的凤纹玉佩让宣平侯看清楚。

宣平侯看着云宁手中的凤纹玉佩,神情十分惊讶,宣平侯为官多年,岂会不知与龙纹玉佩相配唯一一块凤纹玉佩,云颢有四位公主,出嫁的有两位,剩下的有云宁以及一位生时体虚留在南方将养的公主,只是没想到云颢会将唯一一块凤纹的玉佩给一个美人生的女儿,看着云宁眉宇之间和云颢的相似,宣平侯心中一紧。

“臣见过公主。”宣平侯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将这一切都责怪到兰溶月身上,他肯定,今日兰溶月是故意给他难堪。

“免了,本公主受不起宣平侯的大礼。”云宁从宣平侯眼中看到了他对兰溶月的不满,对宣平侯愈发不喜了。

宣平侯没想到云宁竟丝毫不给他面子,老脸一红。

“宁儿,姐姐将小弟弟留在揽月殿了,你去替姐姐看看小弟弟好不好。”云宁的一举一动虽表现出了大气,可终究太过于张扬了些,若是有人对付她,她尚且能反击,云宁却不行,看来性子还有待磨炼。

“好。”云宁不舍的松开了兰溶月的手,想着兰溶月让她去揽月殿,心中的不舍也渐渐释怀了。

云宁离开后,御花园内气氛一片僵硬,谁也不敢开口,“宣平侯,宁儿年纪还小,想必你不会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吧。”

云颢和晏紫曦离开之前,她曾承诺照顾好云宁,若宣平侯对她不满,犯不着将云宁牵扯其中。

“娘娘严重了,不过小孩子还是需要好好教导一番才是。”

兰溶月给了宣平侯一个台阶,宣平侯直接顺着杆子往上爬,借机说兰溶月不会教人。兰溶月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却让晏苍岚都觉得一阵恶寒,眼底却泛着淡淡期待。

“侯爷说的是,我看静萱小姐脸色发白,身体虚弱,想必是产后没有调理好,看来侯爷也是一个怜惜女子的君子。”

众人听闻,目光都看向了宣平侯。宣平侯收静萱为义女,京城的人都知道静萱身体虚弱,请了不少大夫,却没想到静萱是产后调理不好,众人同时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静萱孩子的父亲是何人。

感受着和众人怀疑的目光,宣平侯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看向晏苍岚。

与此同时,御花园朱红色的宫墙外。

“杨兄,你应该劝一劝你父亲,今日他的举动失格了。”容昀本来是想去寻找颜卿,却又不能闯入兰溶月,无奈只好在路上徘徊,没想到遇到正逃离御花园的杨怀,上前直接道。

当初兰溶月经过清河县,斩杀县令,并迅速任命祝承业为新一任县令,行事果断却又不乏深思熟虑,这一举动让容昀明白了很多,人有时候不应该顾虑太多,理应及时行乐,而不是畏首畏尾。

容昀想明白了很多,若是让他在容家和颜卿之间做一个选择,他选颜卿,容家不却他一个人,第四代还有容昀,可是他只想做颜卿的唯一,却没想到颜卿是回来了,他却连面都见不着。

他想过求助兰溶月,但立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若此生只打算娶颜卿一人,他和颜卿之间就不应该隔着另外一个人,与忠诚无关,只关乎情爱。

“我劝过,只是我低估了静萱。”杨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从西北回来后,他何尝没劝过,甚至派人去查了静萱的身份,想着那个孩子,杨怀便有些无所适从了。

“的确是个厉害的女人,若非如此,她也不敢杆上皇后娘娘。”兰溶月的能力但凡脑子不是豆腐渣的人都知道,手中有鬼门这等江湖势力,天涯海阁的财力天下首屈一指,那股势力若是真要对上兰溶月,势必不会选个等闲之辈,证据也不会有丝毫的错漏。

杨怀想着兰溶月当日在曼城的一起诶,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静萱身份可疑,可是却找不到丝毫可疑的证据,尤其是那特殊的身份。

“容兄可知道皇后娘娘带回来一个孩子。”

“知道。”当初颜卿也去了北齐,容昀一直在关注颜卿的消息,自然也知道小小的消息。

“那是静萱的孩子。”杨怀眼底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深呼吸缓解心口的疼痛后继续道,“那也是陛下的孩子。”

容昀听闻,整个人瞬间僵了。

晏苍岚还有一个孩子,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只听闻晏苍岚不近女色,嗜血成性,行踪更是神秘,他一直以为是噬魂蛊的缘故,神秘时候有个孩子了。

容昀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很惊讶吧,我当初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父亲就了静萱母子后,为了尽快核实那孩子的身份,也为了尽快缓解那孩子体内的蛊毒,于是派人将孩子送往北齐,只是一路上都受到倾颜阁的追杀。”

杨怀微微闭上眼睛,靠在宫墙之上,他也不信,可是多方查证,那些杀手的确是倾颜阁的。

“太巧了。”容昀只觉得身体发虚,也靠在宫墙上,沉默许久,缓缓道。

“是啊,太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