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请君入瓮/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花园内,气氛陷入僵局。

古代女子,未婚先孕,照规矩最轻被逐出家族,最重会丢了性命,宣平侯收一个未婚有孕的女子为义女,惹人遐想。此时,众多看向宣平侯的目光中染上了不同的色彩,有的幸灾乐祸,有的看戏,等等不同的目光,惹得宣平侯脸红耳赤。

兰溶月逼问静萱,无疑是在打宣平侯的脸,想到小小,红袖微微低头。

龙纹玉佩加上那段时机,只怕会对兰溶月不利。

“微臣斗胆,敢问皇后娘娘,当初在北齐救小公子的时候是否随身携带一个龙纹玉佩。”宣平侯气急,本想私下解决此事,他知道晏苍岚独宠兰溶月,本想等事情过去后再想办法将静萱送入宫中,只是他没想到兰溶月会逼他至此,既然如此,他便也没有给兰溶月留颜面的必要了。

“不错,小小身上的确有孤的龙纹玉佩。”晏苍岚率先站出来道。

他与静萱相识,当初静萱也算对他有恩,况且此事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小小绝不可能是他的孩子,只是五官又的确与他有几分相似,小小的身世有待细查,但比起没有威胁的小小,静萱的身份倒更值得怀疑。

众人没想到,晏苍岚会亲口承认此事。

一时间关于小小的身世众说纷纭,唯独兰溶月,自始至终,神情未变。

“陛下,一年前的初夏,民女与陛下相识东陵与南曜的交界地带,陛下可还记得。”静萱心中没底,今日的眼里出与她认识的晏苍岚总觉得有太大的差距,表面上多了些柔和,可骨子里却是蚀骨的寒冷。

“自然记得,当初多亏你了。”晏苍岚的话无疑是承认了与静萱相识,众人心中怀疑,莫非那个孩子是晏苍岚的。

夜魑看了一眼静萱,神情未变,当初他们的确在苗疆附近住过一段时间,十多年前,兰嗣灭了苗疆,苗疆有不少幸存者逃了出来,静萱的父母便是其中之一。

“陛下,民女知道,民女身份低位,民女不敢苛求太多,只求陛下能让娘娘救小儿一命,带小儿痊愈后,我便带他离开,自此不在出现在陛下和皇后的眼前。”一袭白衣,柔弱的神情透着为人母的刚毅,让人忍不住心疼,静萱有些看不透晏苍岚和兰溶月,只得以退为进。

静萱的以退为进却将兰溶月推入风口浪尖之上,所有问题直指兰溶月,一句话就让众人觉得兰溶月容不下晏苍岚的皇子,鞍山妒忌之名。

晏苍岚正要开口,兰溶月却轻轻握住了晏苍岚的手。

静萱有备而来,她打发静萱的手段很多,只是小小的身世让人心生疑虑,静萱或许的确为人母,但却不一定是小小的母亲。小小的身世绝对和姓云的有关,至于是否是晏苍岚的孩子,兰溶月心中画下了一个问号。

“敢问静萱姑娘可是出自于苗疆。”

问题急转直下,静萱闻言,心一紧。

莫非她做了什么让兰溶月看出了异常,苗疆在十多年前被灭之后,自此世间再无苗疆的踪迹,她想不到兰溶月会突然提及苗疆。

“回娘娘,民女的确是苗疆的幸存者。”

“原来是苗疆余孽,看来当初东陵先帝御驾亲征攻打苗疆是失败了,如今看来,苗疆中也不乏高人。”

高人二字,兰溶月说的意味深长,琴无忧见兰溶月能应对,不知几时已经悄悄溜走了。

余孽二字敲击着静萱的心,苗疆已经承诺归顺东陵,没想到还是难逃覆灭之灾,只是她没想到兰溶月竟知道此事。

“民女一家能活下来也算是运气。”鬼门的势力静萱有所耳闻,她有些害怕兰溶月会查到苗疆如今的栖身地,尤其是落樱阁,似乎连恩人也十分忌惮,静萱微微低头,露出一副伤心的神情,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

“小小并非中毒,还是被人下了蛊,静萱姑娘我只能说声抱歉,小小体内的蛊毒我解不了,不过世人都知苗疆人善于用蛊,没想到出自苗疆的子母蛊静萱姑娘居然解不了。”兰溶月莞尔一笑,只是那笑容太过于虚幻,让人觉得不真实。

听兰溶月一眼,静萱心中一愣。

兰溶月先说她是来自于苗疆,后才说小小中的是子母蛊,今日在场的都是达官贵人,对于苗疆也有所耳闻,听闻静萱出生于苗疆之后,不少人眼神中流露出的忌惮让静萱有些不适。

她苦心经营的形象只因她出生于苗疆而毁于一旦。

如今小小身中子母蛊,而她有出生于苗疆,惹得一身腥的人反而换成了她。

“娘娘,龙儿的蛊毒当真无解吗?”静萱眼底露出赤裸裸的绝望,似乎天色一瞬间变暗了。

宣平侯不语,心中却怀疑兰溶月的说法,兰溶月能解噬魂蛊,难道不能解区区子母蛊吗?

“侯爷这幅模样,莫不是怀疑我故意不救人。”子母蛊之毒,若她能解,她早就解了,稚子无辜,无论小小身份如何,她既然救了,自然是要彻彻底底的。

“微臣不敢。”盯着赤裸裸的怀疑,说着不敢。

看着宣平侯的神情,兰溶月知道,宣平侯如今是彻底站在静萱这边了,如今看来,她当初决定将西北交给白羽是正确的,杨怀为人聪慧,能力也不错,可惜过于聪慧又不喜管理府中事务,的确还尚待磨炼。

如今宣平侯这一出,短时间内杨怀难以委以重任了。

“当初我能解陛下体内的蛊毒,皆因灵岛相助,子母蛊既源自于苗疆,看来静萱姑娘还需从苗疆中召高手解子母蛊才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抑制小小体内的蛊毒,静萱姑娘觉得可好。”静萱明明已是未婚先育,但是否是真的未婚先育就不知道,兰溶月一口一个姑娘,赤裸裸的打着静萱的脸。

晏苍岚突闻灵岛二字,握住兰溶月的手下意识紧了一分,他也曾寻找过灵岛,可是全然没有线索,最重要的是灵岛的人从不求外人,除非得到灵主的命令,只是灵岛消失多年,晏苍岚想不通兰溶月与灵岛有什么瓜葛,为救他,兰溶月又付出的怎样的代价。

同时,在场有好几个陷入沉思,其中就包括宣平侯。

关于灵岛的传言很多,神秘而且强大,最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灵岛的所在。

静萱没想到兰溶月会突然提及灵岛,想到恩公一直在寻找灵岛的下落,眼底划过一丝欣喜。

满是忧伤的神情中露出一丝欣喜,的确惹人注目,虽只是一眨眼,不过晏苍岚和兰溶月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叮当作为灵岛的小公主,在听到灵岛的时候没有露出丝毫异常的表情,依旧认真的吃着点心,完全当所有人不存在,她丝毫不担心兰溶月的处境,毕竟兰溶月可是他们的灵主,数十年来,唯一通过灵主考验的人。

“娘娘,不知能否请灵岛的人救龙儿一命。”静萱一口一个龙儿,故意提醒众人,兰溶月宫中的那个孩子是晏苍岚的,自古以龙比喻帝王,帝王之子当是龙子。

“灵岛的船每月中旬会在苍暝郡的海峡靠岸一次,若是静萱姑娘有心,可以去看一看。”灵岛的船的确每月会出来彩办,不过靠的海岸却是在东陵与南曜国的交界处,一个三不管的地带,刚刚一系列的试探,静萱的表情变化,兰溶月几乎肯定小小不是静萱的孩子,而静萱的确有过孩子,她已经找到突破口了。

“当真?”

静萱十分意外,兰溶月太好说话了,好到让她都觉得是假的,可偏偏没有证据反驳。

“关于小小的身世还需查明,不过在此之前,小小体内的蛊毒更为重要,宣平侯十分疼爱义女,想必一定会好好照顾静萱姑娘,并为静萱估量请来灵岛的人。”兰溶月的笑容如沐春风,可严寒的冬日,即便是春风,也是冷的。

宣平侯一直护着静萱,如今被兰溶月弄得骑虎难下,只好应道,“若灵岛的人真的在,我一定将他们请来。”

“时间不早了,孤也乏了,今日都散了。”晏苍岚说完,拉着兰溶月的手转身离开。

逼迫的举动没惹恼兰溶月,反而惹恼了晏苍岚。

离开御花园,兰溶月看似身边这个气呼呼的男人,噗的一声笑出来,随后道,“生气了。”

“娘子玩得可还尽兴。”兰溶月是高兴了,他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儿子,最重要的是这个儿子还来历不明,身为他的娘子,兰溶月居然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相信他,他很高兴。

兰溶月不吃醋,他倒有些吃味了。

“请君入瓮,夫君觉得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