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属于她的味道/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玩请君入瓮,而他成了诱饵,晏苍岚深感无奈。

难带没卖了他还要夸她做的不错,他心中表示出了无奈之外还急需安慰,例如,某人献上自己,让他饱餐一顿。

“月儿,我们换个话题好不好?”

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狡诈,微微抬头,灵动的双眸盯着晏苍岚,静静的神情却极具诱惑。

晏苍岚咽了咽口水,可是却闻到了一股不合时宜的烤肉香味。

“小妖精,看我晚点怎么收拾你。”

“我等着。”兰溶月用口型说道。

每年新春,有七天的沐休时间,只是晏苍岚是否能真正的休息到七天就是另一会儿事了。

两人漫步想揽月殿走去,晏苍岚的步伐极慢,似乎一点也不想走进去面对那些不速之客,不过好在揽月殿是三座宫殿合并为一座宫殿,前面的部分是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后面才是两人休息和生活的地方。

只是闻着烤肉的香味,晏苍岚不得不说这些人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不过晏苍岚心中也甚是意外,他初遇时的兰溶月明明是冷冰冰的,他以为管理鬼门兰溶月用的是权衡之术,如今看来,倒不尽然,这些人都是真心效忠于兰溶月的,反倒兰溶月这个甩手掌柜做的好不清闲。

“月儿这招请君入瓮玩的不错,只是用为夫做诱饵,月儿不担心吗?”

兰溶月脚步骤停,呼吸之间,似乎有一丝冷空气进入肺部,让她心口直疼,“担心什么?担心你移情别恋吗?”

“月儿,怎么了。”察觉到兰溶月的异常,晏苍岚有些后悔开这个玩笑了,他最害怕的就是她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想着刚刚兰溶月的模样,她发誓一定不会再说出同样的话,即便是玩笑也不会。

“没事,其实在救小小,看到龙纹玉佩的时候我真的很不安,但也只是一刹那,夫君,我的感觉很准,从未错过,你说过,你不会负我,若小小真的是你的孩子,我下手绝不会手下留情,我的眼中容不下沙子。”轻轻的语气,认真的话语,对他,她没有隐藏。夫妻两人,一生一世,或许彼此心中都有秘密,但这个秘密绝不可以侵犯两人之间的情意。

她的感觉很准,即便是前世她打算金盆洗手,从此退出时,隐约间也感觉到了那人的异常,只是前世她的选择不同,既然无法逃离,大不了一起死。

重活一世,她学会了珍惜生命,只是她珍惜的生命她以及她在意的人,除此之外,剥夺生命她也不会心慈手软。

“谢谢你,相信我。”晏苍岚轻轻把兰溶月揽入怀中,那一刹那,他最感激的是她相信了他。

“我们是夫妻,我自然信你。”

她感觉到他有些事情,有些秘密,与她有关,他不说,她也不打算追问,夫妻之间,彼此信任就好。

两人慢慢走近揽月殿,院中以及开起了烧烤派对的模式,兰溶月轻轻扶了扶额头,琴无忧大步走过来。

“幸不辱命。”琴无忧将一摞银票递给兰溶月,他真没想到,这贩卖情报的钱还真好赚,“难怪倾颜阁能与食为天利润持平,女人的钱真好赚,身为属下的我,附赠名单一番,请主子笑纳。”

琴无忧现在还无法改口称兰溶月为娘娘,他出生于北齐,长于北齐,成与鬼门,总觉得称呼兰溶月为娘娘,他就入了苍月国的朝堂,而他只想好好赚钱。

“办的不错,这些你拿着,好好休息几天,我有任务交给你。”兰溶月将名单递给九儿后又将银票递回给琴无忧。

“是。”琴无忧的表情比吃了黄连还苦,晏苍岚见状嘴角泛起一抹难得的笑容。

晏苍岚那会理解琴无忧此时的心情,兰溶月认真吩咐琴无忧的事情不多,但每一件事情都足够琴无忧累死累活忙半年的了,尤其是这一次,琴无忧真怀疑自己会被奴役多久。不过内心深处,琴无忧还泛起淡淡的期待。

总结来说,天生被奴役的命。

“娘娘,梅花煮酒,材料已经准备好了,请娘娘亲自动手。”白羽急匆匆的走过来,他第一次见风无邪这副模样,决定大醉一场。

“看来揽月殿的人你驱使的不错。”准备菜肴有灵宓和零露在,自然能吩咐得动揽月殿的人,但灵宓和零露只会吩咐人备酒,煮酒的工具绝不会备下,显然做这种事的人只有白羽。

“多谢娘娘夸奖,这不是娘娘告诉我的吗?是人就有弱点。”白羽厚脸皮道,丝毫不理会晏苍岚那冷森森的目光。

其实,白羽做事,拿捏好尺度,只要不超过尺度,晏苍岚便不会动怒,顶多是不高兴。

“好,明日告诉我一下,弱点在哪里。”揽月殿的人零露都查过,正所谓灯下黑,有些黑暗并非人人可见。

“知无不言。”能让兰溶月这个一国之后,晏苍岚疼到骨子里的人煮酒,他自然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

“陛下,娘娘,这边请,保证不会有人打扰。”白羽领着两人到距离烤肉不远处的凉亭道,凉亭内被一层薄薄的油纸隔去了风雪,散发出阵阵梅花香。

晏苍岚打量了一下凉亭四周,这里属于揽月殿的外院,不过却与内院一般无二,梅花阵阵飘香。

“这白羽倒是挺会办事的。”

凉亭中只有他与兰溶月两人,无疑是二人独处的时光,距离烤肉的地方不远,大约十来米的距离,若不仔细听,刚好听不到彼此说话的声音。

“的确,只是用驱使的手段行不通。”

白羽是曼城的城主,说难听点就是土皇帝,哪有不当土皇帝跑来被人奴役的。兰溶月当然明白,这样的人在晏苍岚心中绝非掌管西北的最佳人选,毕竟变数太多,不够稳健,为帝者,适当的冒险可以,但冒险太大,后果难以收拾,尤其是白羽的背景,着实让人无法放心。

“看来月儿觉得西北非白羽莫属了。”晏苍岚心中赞同兰溶月的看法,只是这局棋的确冒险,尤其是白羽哪方面,让他心中有些难安。

“军务有容靖足以,但平西王在西北这些年的根基很深,杨怀虽拔出了不少,但不够彻底,杨怀是君子,而白羽却是真小人,有些事情君子的眼中看不到,小人却可以。”兰溶月将梅花放入酒中,梅花香中混杂着酒香慢慢传开,淡淡的香味少了一丝寒霜,多了一丝暖意。

“愿闻其详。”晏苍岚给炉子中添加一些炭火,眼神中划过一丝期待道。

“简单来说,杨怀做怀疑的人中多以男子为主,且都是身居官职为第一考量人,而在白羽的眼中则不分类,凡是有疑点的人都只得怀疑,更何况西北靠近楼兰国,楼兰国擅长以女子为细作,西北真正可怕的是女人,男人的弱点是女人,而白羽的弱点从来都不会是女人。”

晏苍岚微微一笑,“这倒还真是。”

他从来不会看不起白羽,但白羽中意的却是不是女子,在这方面,白羽的确毫无弱点。

“其实,未缪也可以,心坚硬,但朝中更需要他,夜魅能力不错,但北齐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梁子说的是,只是白羽未必愿意管辖西北。”白羽为人喜自由,当曼城的土皇帝不亦乐乎,犯不着入朝为官,吃力不讨好。

“长期或许不行,不过在夫君攻下楼兰和北齐之前一定可以,也就三五年的时间,在那期间,夫君一定能培养出更合适的人。”白羽适合做乱世之人,若是太平盛世,只怕白羽就厌倦了,白羽不喜为民不辞辛劳的付出,但却能面对那些隐藏在暗中的豺狼虎豹。

“娘子所言极是。”

晏苍岚明白,在兰溶月的考虑范围之内,一定还有一个白羽不能也不会拒绝的理由,兰溶月不说,他也没有追问。

“尝尝看。”兰溶月装了一杯温酒,酒中梅香四溢,尝了尝后递给晏苍岚。

晏苍岚接过酒杯,将嘴唇放在兰溶月尝过的地方,一口饮尽杯中酒。

“好酒,有月儿的味道。”第一次喝她亲手酿造的是无根之酒,这杯酒虽不及无根之酒珍贵,却有那独一无二的味道,属于她的独特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