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有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8章龙纹玉佩是身份的象征。

帝王最是无情家,都说帝王家无情,云颢为帝多年,又何尝爱护过自己的子嗣,当初云颢登基为帝,何尝没有将自己的兄弟赶尽杀绝,历史加上现实,杨怀此刻的心动摇了。

“父亲,即便是帝王无情,您有何须卷入其中,为臣者,当忠君爱国。”

帝王无情,可杨怀看得很清楚,即便是帝王无情,可与宣平侯府有什么关系,自古皇室子弟易夭折,能活下来是命,活不下来也是命,犯不着为了一个孩子,搭上整个宣平侯府。

“也好,怀儿,待新春过后,你便想陛下请旨去南方,如今厉将军镇守边关,南边不仅缺少为百姓的父母官,也缺少征战沙场的战将。”宣平侯杨煜看着杨怀,他清楚杨怀不想卷入其中,让杨怀离开,也好保存宣平侯的势力,毕竟要斗倒兰溶月不易。

杨怀无奈,却也明白无法改变杨煜的决定,他不想卷入其中,便也只剩下离开这条路了。

寂静的夜晚,多少人难以安眠,守岁到天明。

皇宫中,兰溶月被某只色狼折腾的大半夜,倒是一夜好眠,将近午时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九儿听到想动后,立即示意零露服侍兰溶月梳洗,随后抱着小小离开。昨夜关于小小的身份已经传开,只怕如今京城中是人尽皆知。

九儿本来很喜欢小肉团子——小小,如今心中却也不得不多一分戒备。灵宓原本想用自己体内的金蚕蛊解小小体内的子母蛊,如今也彻底打消了念头。对于她们来说,凡是威胁到兰溶月的都是敌人,哪怕一丝一毫也不行。

“小小呢?”零露伺候兰溶月梳洗后,兰溶月没有听到小小的哭声,于是问道。

小小很乖,却也很敏锐,对兰溶月十分依赖,却又不哭不闹,难得的乖巧。

“娘娘,小小的身份还未查明,留在宫中似乎不太好。”零露昨夜连夜去找了林公公,逼问了林公公许久皇室往事,得出了结论,即便是小小说是晏苍岚的孩子,也决不能留在宫中。

“依你的意思,难不成我要将人送回宣平侯府?”兰溶月语气中带着淡淡无奈,小小的身份的确可以,要求布局,全无纰漏,自她离开京城起,这一局就展开了,她一直以为是从北齐王都开始的,如今开来,一切开始的更早,早到什么时候,她也无从定论。

以天下为局,这局棋太大,江山太美,即便如此,有人不屑一顾,有人不惜一切。围绕这江山的争斗从未停歇,即便是天下太平,想要帝位的人依旧多不胜数。

“不行,送回宣平侯府就成了静萱手中的砝码,不如买一处庄子,在找几个人照顾小小,娘娘觉得如何?”

零露的回答,兰溶月心中十分意外,零露性子单纯,她才去北齐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没想到零露的思考方式学会转弯了,还是有高人指点。

“这个提议不错,你想的。”

零露大大的眼睛盯着兰溶月,迅速的摇了摇头,“我问了林公公,历代帝王这种事并不少见,所以……”

零露越说越没底气,从夫妻恩爱的角度来说,兰溶月和晏苍岚贵为帝王、帝后,但却是她所见过最恩爱的夫妻,可是一想到小小,她心上就蒙上了一层尘埃。

“小小的身份有待查明,既然静萱说小小是夫君的儿子,不如我干脆认下小小为儿子。”

“我不同意。”九儿、灵宓、叮当三人几乎同时反对道。

灵宓和叮当本来是来偷听的,没想到听到兰溶月犯傻,急急忙忙出声阻止,见自己暴漏了,不得已只好大大方方走出来。

兰溶月微微摇头,“傻……”

“灵…娘娘,我们才不傻呢?就怕你犯傻。”叮当一着急,差点直接叫成灵主,兰溶月这个灵岛之主的身份暂且还不能暴露,否则又会给眼下的局面增添重重麻烦了。

“小小的身份暂且不论,但我的确挺喜欢他的,既然静萱说小小是夫君的孩子,不如我暂且养在身边照拂,不是正好彰显我的宽宏大量吗?夫君觉得可好。”兰溶月看着走进来的晏苍岚,发梢还带着丝丝水汽,向来是下过厨房后清洗过的。

“你高兴就好。”能为兰溶月洗手过羹汤,晏苍岚心中美滋滋的。

至于一个小肉团子,留着就留着,偌大的皇宫,还不至于留不下一个奶娃娃。

灵宓、叮当、零露三人痛心疾首,看着兰溶月犯傻却没能力组织,心中哪一个难受,零露心底深处甚至还泛起一丝丝杀意。三人想着兰溶月还未用早膳,只得带着几分埋怨离开。

“等等。”三人走出屋子,红袖叫住了三人。

“有事儿?”想着小小,叮当连带红袖也有了意见,红袖如今的主人虽是兰溶月,但毕竟是晏苍岚培养的人。

“小小不可能是陛下的孩子,你们应该相信娘娘才是,依我对娘娘的了解,娘娘眼中容不下沙子,最讨厌的是背叛和欺骗,小小的身份的确可疑,正因为可以,才要留下。”这番话红袖本来不想说,可是怕三人做出出格的事情,本来一片好心,反而让兰溶月陷入被动的局面,故此出来劝导。

三人听过这番话,灵宓微微点头,她跟在兰溶月身边多年,依兰溶月的性子,她眼中的确是容不下一点沙子。

“真的吗?娘娘真的不会被欺负?”

叮当表示怀疑,但心中想的却是灵岛的灵主一定不能让人欺负,否则就是倾尽灵岛之力,她也会为灵主讨回一个公道。

“不会。”不知几时,兰溶月已经站在几人不远处,想着叮当的模样,兰溶月心中倍感无奈,出言道。

叮当回头,只见微风吹起那漆黑如丝绸般的长发,精致的五官,一双深邃的冰瞳,少了一丝往日的妖异,多了一丝认真,一身白衣,宛若神女。她身后晏苍岚正拿着披风披在兰溶月身上,随即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明明是在满是陷阱的宫中,却依旧像是一对生活在世外桃源的神仙眷侣。

“不会就好,娘娘,要不要我去查查小小的身份。”叮当看了看晏苍岚,有些没底气的回道。

“用不着这么麻烦,这局棋,小小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况且,即便是不查,时候到了,自然也就知道了,我让你查的事情如何?”年前兰溶月吩咐叮当去查是谁泄露了兰悦的行踪,导致兰悦差点失去孩子。

叮当低着头,恨不得立即遁走,后悔刚刚没逃掉。

“娘娘,今天是大年初一。”

“所以呢?”

“所以…所以…娘娘…。能不能别赶我回去。”叮当小心翼翼的盯着兰溶月,若是她留在兰溶月身边,她爷爷也不会来催,若不是留在兰溶月身边,只怕她会被人直接带回去,岛上虽美,可是再美的风景看久了也就厌了,“娘娘,我能不能留下来,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办事。”

“两人都消失了吗?”

叮当一年苦笑盯着兰溶月,两个小梨涡此刻装着的全是苦水,“是我自视过高,主子,要不你罚我吧。”

比起离开,她甘愿接受惩罚。

“说说线索。”

“没有。”叮当说完,见兰溶月沉默,随后小声补充道,“一点都线索都没有。”

兰溶月藏身的地方隐秘,院落是张懿置办的,兰溶月为了兰悦的安全,甚至都没牵扯上鬼门,没想到兰悦和夏侯文仁的消息还是泄露了,夏侯长胜找上门,差点让兰悦失去了孩子。

“行了,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也就不敢走了,再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去查查素心的下落。”

“素心是谁?”叮当不解,怎么又冒出一个素心了。

“东陵国兰慎渂的王妃。”

“好,我这就去。”

看着叮当急匆匆的模样,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急,过几日再去查吧。”

“谢娘娘。”叮当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

“午膳备好了,先用膳。”

“嗯。”

兰悦的消息被泄露一事,兰溶月迟迟放心不下,叮当查不到让她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娘子,还有我。”

“嗯,夫君说的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办不成还有夫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