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染毒的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从不厌倦阴谋,人性百态,心思万千,有人的地方就有阴谋。

看着怀中睡的正香的小小,伸出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那粉嫩的脸颊,许是因为手太冰,小小向怀里靠了靠,看着熟睡的小家伙,兰溶月神情中露出了一丝无奈。

“小家伙,明明知道你是麻烦,结果还是救了,留着你是麻烦,却偏偏不得不留着。”给小小整理了一下小衣服,双眸含笑,“小小,你到底是谁?”

自古皇家美人多,说到底是基因好。

要说小小与云氏一组无关,可眉宇之间的确有一两分晏苍岚的影子,对方布下这个陷阱,就笃定了一定会有说服力。

“娘娘怀疑小小的身世与……”九儿看着熟睡的小小,眉宇之间那几份熟悉,让她心中不安。

在兰溶月怀中,小小安心的睡容,九儿心感无奈,明明她照顾的时候居多,可小小似乎对兰溶月甚是依赖,一个奶娃娃没有恶意,可奶娃娃的背后有怀揣着多少双有恶意的眼睛。

“小小的身世必然不凡,只怕真的要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此事做罢,被人可以利用小家伙借题发挥,我们也可以。”她可以一心狠将小小送回宣平侯府交给静萱,根据零露的查证,静萱体内的确有母蛊,但静萱功夫不错,又是苗疆人,想要找到破绽绝非易事,小小送过去或许会让静萱流出破绽,可一旦送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小小的存在或许可以找出小小真正的身世,只是生逢乱世,找到了是运气,找不到只能是命运了。

“娘娘打算怎么做。”

摸着小小粉嫩的小脸颊,兰溶月沉默了许久。

“九儿,你说我认下小小可好。”

九儿一惊,没想到兰溶月会说出这番话,一旦兰溶月认下了小小,小小就成了兰溶月的嫡长子,同样也等于认可了小小的身世,只怕朝中大臣会奏请让静萱入后宫,这种事情,有一就有再。

“我不同意,娘娘,小小的确可怜,我曾失去过,也怜惜这个孩子,但他不能占了娘娘嫡长子之名,即便…即便…他真的是云家血脉,我也绝不同意。”九儿怜悯小小,可却无法同意兰溶月真的认下小小。

“嫡长子?九儿,你想的太远了。”

其实,在兰溶月心中,天下江山,能者居之,她是来自于那样一个世界。

在九儿看来,自古帝位,多半传给嫡长子,即便是小小现在依赖兰溶月,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呢?这天下从不缺有心人。

“娘娘,不该这么想吗?”

“红袖,你觉得呢?”自冥殿有动作后,红袖一直暗中保护兰溶月的安全,兰溶月知道红袖在外间,于是问道。

红袖身体微微停顿了一下,走了出来。

“奴婢相信娘娘的决断,若有异心,随时可杀之。”红袖冷静的回答道,这份冷静,接近薄凉。

“你不怀疑小小的身世吗?”

她信晏苍岚,出了单纯的信任之外,还有她多疑的性子,还有那些看似不经意的证据让她否认了一切,那些证据随不经意,却能证明小小的身份,正因为如此,她确定晏苍岚与小小无关。

红袖的话,兰溶月倒是觉得意外。

自小小出现后,红袖从未怀疑过小小与晏苍岚有关,除了她,她身边的人都怀疑过晏苍岚,唯独红袖没有。

“娘娘,太后的说一生是陛下最大的遗憾。”

晏紫曦为了苍暝国,心甘情愿隐去自己公主的身份,以一个民女的身份入宫,后宫争斗,晏苍岚从小看得一清二楚,让他下定决心,此生只爱一人,娶一人。

“红袖,你很冷静,这很好,你去一趟宣平侯府,让宣平侯和静萱进宫一趟。”

兰溶月将小小递给九儿,起身走到窗边,一阵微风吹过,院内的梅花花瓣飘落,雪地上覆盖了一层红梅花瓣,妖艳的红色十分养眼,冷风中夹杂着花香,让人头脑清醒。

“需要奴婢秘密将人带进来吗?”

“不用,你是夫君培养出来的,这点不是秘密,你去反倒会透漏出我的妥协。”抓起一把雪花,握在手中,竟不觉得有半分严寒,微微抬头,看向天空,心中默默道:春天了,一切是该焕然一新了。

红袖看着兰溶月的背影,微风吹起长衫,几缕发丝随风飘舞,整个人看上去虚幻,明明很近,却感觉十分遥远,红袖不由得想起未缪曾经说起过的一句话。

兰溶月妖异似火,看似是火,实则是花,那种染毒火一般的花朵,没有温度的火,难有热度。这是未缪曾经劝说晏苍岚,让晏苍岚放弃兰溶月的话,可最终的结果是晏苍岚捂热了这朵花。

她曾一度以为,在温暖下,这朵染毒的花上的毒会渐渐褪去,从对镇国将军夫人的手染,对云瑶的大度,她一直以为兰溶月性子变了,如今看来,是变了。

但不是便得仁慈,只是藏得更深了。

想到这里,红袖心中竟有几分后怕。暗自庆幸还好小小不是晏苍岚的孩子,否则后果如何,她不敢想象。

“红袖,多思无益。”她喜欢冬天,冬天让气息的变化更为明显。

“是,娘娘。”红袖猛一抬头,她失态了,竟在此刻陷入沉思,想了想后见兰溶月未曾开口,继续问道,“奴婢不明白,娘娘为何要奴婢去。”

论宠幸,她不及九儿。

论人脉,她不及零露。

论背景,她是晏苍岚一手培养出来的。

苍月国初立,朝中官员缺乏,此事不宜大刀阔斧。要震慑宣平侯,九儿、零露更合适,为何兰溶月偏偏选中她。

窗外风大,兰溶月轻轻合上窗,转过头,见九儿怀中的小小拧了拧眉,小声道,“若你去,宣平侯会以为是陛下的意思,在他看来,我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同样,我妥协了,宣平侯和静萱也不得不妥协,你可懂。”

红袖不明,却不打算继续追问,“奴婢不懂,不过奴婢不需要懂,奴婢这就去请宣平侯。”

兰溶月微微点头,红袖行礼离开。

“零露呢?”

九儿看了看小小,将小小递给身后的嬷嬷,示意嬷嬷带小小下去休息。

“零露一早上起来说要保护娘娘,去找林公公了。”九儿想起零露一早的话,轻轻的摸了摸额头。

她才刚醒,零露就说:‘我要去找林公公学习宫中的阴谋诡计保护主子。’

“随她去吧,是该长大了。”

以前她不是皇后,当时的立场虽在明,实则为暗,如今却反过来了。

偌大的苍月国,整个后宫却自有皇后一人,肖想这个位置的人数不胜数,有爱慕晏苍岚,有为升官发财的,有冥殿的人,还有他国细作等等数不胜数都盯着后宫,处理完东陵国的事情后,她似乎闲得有些太久了,脑子果然是越活动越好用。

“娘娘,零露性子太直,不如再从倾颜阁调些人过来。”本性难改,零露生长于淤泥深处,了解人性本恶,可偏偏性子单纯了些。

“暂且不用了,对了,琴无忧呢?”年宴之后,琴无忧就逃了,今天都大年初三了,琴无忧居然没派人给她送新年礼物,看来日子过得不错。

“娘娘,琴无忧说他在养伤。”

琴无忧的确有伤,不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这个理由却让她不好反驳。

“养伤,明日让零露送些补品给他,让他好好养着。”

“娘娘,这样岂不是成全了琴无忧。”琴无忧爱财如命,这一次明明有个大计划,居然怂了,九儿心感无奈。

“放心,他那爱财的性子过不了初七,让他好好休息几日吧。”

琴无忧爱财,这点是她亲自调教出来的。

她了解琴无忧

,不过是想任性一下,让零露送东西给他,他一定会被零露鄙视一番,以琴无忧的性子,一定会沉不住气,为了不会让零露看不起,一定会决定大展身手。

琴无忧的弱点就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碰上零露,刚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