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缓兵之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决定震惊了不少人,未缪得知消息后,匆匆赶到御书房,只见晏苍岚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正在翻阅着从各地加急的奏章,未缪突然有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现实是晏苍岚是皇帝,而他不是太监。

“陛下,皇后召见了宣平侯和静萱,打算认下小小,你不阻止吗?还是……”小小的身份传出去后,未缪特意让司清进看一看小小的模样,只是看过后越发觉得不安了。

“还是什么?”朱砂笔停笔,合上奏折,晏苍岚看向未缪,深邃的双眸中泛起一丝凌厉。

未缪一震,顿觉他说错话了。

“陛下,微臣这不是担心吗?”未缪心感无奈,晏苍岚不好惹,兰溶月也不好惹,他是担心万一因为小小的存在离间了兰溶月和晏苍岚之间的感情,他们这些做属下的不就成了被殃及的无辜了吗?

“此事月儿会处理,倒是东陵、燕国、楼兰、三国求和,想必求和的队伍已经出发了,你是不是该处理点正事。”

未缪心中相当无奈,在他看来,没有比帝后和谐更重要的事情了,带着担心上门,结果落得一个不务正业的下场,未缪心中那是相当的悲伤。

“三国合并,春试在即,只是此次求和,只怕对方会将时间定个三五年,若是如此,对我们不利。”乘胜追击势必会士气大振,此番士气若是拖个三五年,士气都耗尽了,到时候三国来犯,苍月国虽大,以一敌三也非上策。

“听说东陵国此次议和是兰梵亲自前来,你去迎接一下。”

未缪思虑一番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陛下,若是要拉拢,燕国太子更好,燕国太子为人狡诈,却贪恋美色,燕国如今皇后把持朝政,这个太子手中的权力迟早会被架空,一旦燕国太子被废,我们便就有了攻打燕国的借口,到时候东陵势必会救援燕国。”

“你还想说,燕国太子宠幸楼星落,到时候可以利用楼星落复仇的愿望攻打楼兰国,一旦两国战火起,三国联盟就会土崩瓦解,对吗?”

未缪心中所想,晏苍岚又岂会不明。

“莫非陛下心中另有顾虑。”未缪心感意外,究竟是什么能让晏苍岚心生疑虑。

晏苍岚起身离开御书房,向御书房的后院走去,经过后院可以直达揽月殿,未缪犹豫了一下,更上晏苍岚的脚步。见晏苍岚心生疑虑,未缪心中也禁不住一阵谨慎。

战场之上,晏苍岚从不畏惧,苍月国一举拿下剩下四国,一统江山也并非不可能,只是年年战乱后必定是民不聊生,绝非仁君所为,一统天下,需徐徐图之。最重要的是一举拿下四国,一统天下,到时候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天下只怕民怨沸腾,民不聊生。

园中走了许久,晏苍岚停下脚步,缓缓开口。

“冥殿,天族。”

“冥殿势力庞大,居心叵测,不过这几年并无异动,莫非陛下与冥殿的人交手了。”未缪并未去王都,所以不知道冥殿的出现,知道冥殿的人不多,加上又刻意隐瞒此事,未缪便不知情。

“还好年前我们拿下北齐,否则北齐只怕会落入冥殿的手中,比起冥殿,我在意的倒是天族。”落花离开前的话犹如在耳,相传前朝一统天下正因天族相助,将近千年的王朝,最后因前朝皇室有意铲除天族,天族选择隐退才导致了前朝的灭亡,真假无从考证,因为关于天族从不许载入史册,关于天族的记载太少了。

最重要的是落花离开前说,得巫族灵女者得天下这句话并非虚言,并且叮嘱晏苍岚,万不可与天族为敌,否则他这段情缘恐会被斩断。当时落花的神情并非玩笑,他不惧怕赌,唯独关于她,她赌不起。

未缪看着晏苍岚凝重的神情,他与晏苍岚相识十多年,从未见过晏苍岚露出如此沉重的表情。

“天族……”未缪神情中闪过一丝迷茫,犹豫片刻后道,“关于天族的传闻我也曾听说过,传闻天族能预知风雨、未来、战局,是真是假倒是无从考证,陛下可否与天族之人接触过。”

落花的身份晏苍岚无从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落花与天族有关,具体情况便不得而知了。

“或许。”

“若天族真如传言般强大,陛下何不将天族收为己用。”

“若天族已认主呢?”

未缪骤停脚步,他的确没想过这个问题,经过百年,天族未必不曾认主,一旦天族认定了辅佐之人,便决然不会反悔,天族势必为敌。未缪此刻心明了,晏苍岚不急于一统天下,其目的便是为了先剪除天族。

“陛下,微臣这就启程去迎接东陵陛下。”东陵吗?若巫族缘起于东陵,那么天族的藏身之处未必与东陵无关,突然出现在京城的静萱貌似是来自于苗疆,而苗疆恰巧是属于东陵国的领土。

“去吧,务必让对方宾至如归。”

“是。”

未缪离开御书房才发现,他是来询问关于小小的事情的,没想到却全无收获,离宫时,刚好与宣平侯擦身而过。自古帝王最忌讳的便是立嗣之事,宣平侯这是自己找死,陛下和娘娘给了宣平侯府机会,只是提携让宣平侯忘了何为人臣。

未缪并未提点宣平侯,直接离宫。

揽月殿内,兰溶月身着一身火红色的凤袍,翻阅中宫中账簿,正等候宣平侯和静萱的到来。

林公公得知兰溶月在揽月殿,急忙前往,毕竟这位皇后不同于以往的皇后,未必会安安心心的住在宫中。

“老奴给娘娘请安。”

“免礼,何事?”

“娘娘,经历两次宫变,宫中太监和宫女有所缺乏,可否酌人在添上些。”此事林公公本是能亲自做决定的,只是如今后宫只有兰溶月这一个正经主子,云宁大多数时间也住在揽月殿,反之甚少居住在自己宫中。

“宫中的太监和宫女可有名册。”

林公公将名册呈上,“请娘娘过目。”

兰溶月翻开名册,宫女将近五百人,太监三百八十六人,在仔细回想了一下皇宫的布局,若是按照云颢在位时的规模,人数的确是少了些,两次宫变,太监将近死了三分之二,能活下来的人实属侥幸。

“宫中目前的宫女和太监可够使用。”

“这……”林公公神色微微犹豫片刻,道,“使用是足够了,只是不合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去年西北受灾,加上与北齐一战,又遭遇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宫女和太监够使唤就好,结余出来的银两先放着,以备后用。”宫中生活极尽奢华,可却都是些登高踩低的主,况且也没有必要多养些废物。

“是。”

“将各宫人数分开统计一下,然后再给我一份。”宫女分级别,其实闲置出来的人很多,既然拿了俸禄,当各司其职。

“老奴告退。”林公公见灵宓进来了,想必是宣平侯到了,立即请辞。

林公公在后宫沉浮几十年,在这件事情上却猜不透兰溶月的想法,若真要形容,就只有莫测了。毕竟他所认识的兰溶月绝不是一个大度之人。

“娘娘,宣平侯和静萱姑娘到了。”灵宓走进殿内禀报道。

“请。”

静萱走进来,只见兰溶月一袭红色凤袍,坐在凤椅之上,微微倚靠着,静静的坐着竟带着几分帝王的霸气,明明看上去慵懒,却让人心中隐约发凉。

“臣见过皇后娘娘,给娘娘请安。”

“民女给皇后娘娘请安。”

兰溶月静静看着两人,并未吩咐两人起身,宣平侯犹豫片刻后直接起身。静萱一直保持着半蹲状态,微微低头,一副委屈的模样,宣平侯看了几次兰溶月,心中不喜,却又不好发怒。

他得知消息,兰溶月有意认下小小,怕一惹怒兰溶月,兰溶月就会反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