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骤变/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宣平侯和静萱已经到了揽月殿了。”夜魑见晏苍岚毫无反应,有些担心的出言提醒道。

夜魑猜不透兰溶月的做法,最初相识,兰溶月宛若冷火,明明在燃烧,却寒冷刺骨,性格棱角分明,如今磨掉了昔日的棱角,可是从揽月殿传出的消息,兰溶月打算认下小小一事,夜魑心中并不赞同。

后宫嫔妃,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如此的恶循环他并不乐见。

“大雪还未融化,这天气的确冷了些。”晏苍岚说完,直接飞身想揽月殿的方向走去,夜魑心中松了一口气。

揽月殿内

静萱保持行礼的姿势足足一刻钟,身体竟没有半分颤抖,看来功夫不低。

“起来吧。”

“谢娘娘恩典。”静萱立即主动服软,装出柔弱的姿态。

殿主亲自下令,让她离间兰溶月和晏苍岚之间的关系,这个任务她必须完成。

“宣平侯脸色不好,莫不是感染风寒了,不如本宫准你在家中休养半年如何?”以前她觉得宣平侯还算有脑子,只是为人固执了些,如今看来,固执有余,至于脑子吗?早就丢到九霄云外了。

宣平侯神色无恙,心中不喜,他得到的消息是兰溶月有意认下小小,没想到居然借机想要剥夺他手中的兵权,莫非宫中传出的消息有误。

看着宣平侯神色中那一丝疑惑,兰溶月肯定,果然在揽月殿安排了奸细吗?看来她还未大婚,宣平侯的手就已经伸到了揽月殿了,她一直没时间除掉揽月殿的奸细,毕竟奸细这种东西不急着除掉,消息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让敌人知道他想知道的,至于不该知道的,一丝都不会透漏出去。

“臣身体甚佳,多谢皇后体恤。”

宣平侯知道兰溶月因小小的事情心情不好,于是主动服软。

“我看宣平侯眼神游离,灵宓,宣太医给宣平侯看看眼睛。”兰溶月这话不可谓不毒,直接说宣平侯眼瞎。宣平侯心中气急,自他承袭宣平侯的爵位以来,无人敢对他如此不敬。

静萱见宣平侯正要发火,心知兰溶月是故意激怒宣平侯,若是宣平侯此时闹起来,岂不是要坏了大事。

“义父,是女儿不好。”静萱微微低头,满心歉意,眼泪强行留在眼眶中,似乎随时有可能落下。

“多谢皇后一番好意,臣眼神很好。”宣平侯看着静萱委屈的模样,强行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气。

看着一副父慈女孝的模样,兰溶月的手轻轻敲打着书案,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宣平侯心中着急,害怕兰溶月是在拖延时间,可关于小小的身世,静萱沉默不语,宣平侯又不好主动提及,毕竟一个月前的大婚历历在目,晏苍岚当众许下承诺,此生只娶兰溶月一人,如今若认下小小,势必就会让静萱入宫,硬生生的让一个帝王违背了承诺,而这个责任宣平侯自认为担当不起,所以他只能用计让兰溶月主动,为了皇室血脉,他不得不动用本不打算启用的棋子。

殿内的空气,沉重的让人窒息,零露站在兰溶月身后,抚摸这手上的小金,似乎只要兰溶月一声令下,她就直接放小金。

凝重的空气,众人沉默了许久。

许久后,兰溶月放下手中的名单册子,抬头,缓缓开口,“是吗?宣平侯觉得小小是陛下的孩子吗?”

“是,证据确凿。”

后宫争斗也好,朝野争斗也罢,所有的争斗,斗的都是人心,从来都是心智坚定者为胜。

“哦,本宫倒是想看看宣平侯手中那确凿的证据。”

宣平侯不明,心想,莫非兰溶月想隐瞒龙纹玉佩的事实,那日明明已经承认,莫非今日还要当众否认吗?

“静萱手握龙纹玉佩,还不足以为为证吗?”

“是吗?来人,去请陛下。”兰溶月可不会忘记躲在御书房的某人,揽月殿的内奸,自以为是的宣平侯,还有静萱这个烂桃花,可这一切晏苍岚才是罪魁祸首,而她处理起来的确是膈应的慌,既然她心情不太好,他就的陪着。

“月儿这是想我了吗?”晏苍岚本想在后殿多听一会儿,看兰溶月如何处置,却没想到兰溶月会直接找上他。

晏苍岚走出来,沐休还未结束,晏苍岚一身黑色长衫,长衫上未经任何雕琢,配上晏苍岚淡漠的气质,尽显绝代风华。

静萱的视线不由得停了下来,脸颊泛起一丝丝红晕。

“不想。”看着静萱的神情,再看看身边的男人,兰溶月用口型骂道:妖孽。

“可我想月儿。”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想直接坐下来,一张椅子原本可以坐下两个人,可兰溶月见晏苍岚来了,直接坐在正中间,还不忘笑嘻嘻的盯着晏苍岚,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背后发凉。

晏苍岚心微微一紧,迅速的抱起兰溶月,直接让兰溶月坐在他腿上,还不忘好心道,“天冷。”

“有暖炉。”兰溶月拿出袖中的水袋,模样仿佛在说:我更钟情于水袋。

“月儿,别闹。”英俊的容颜上露出一丝丝无奈。

“今晚睡书房。”兰溶月拿出手帕,顺势挡住嘴唇,小声道。

晏苍岚身体一僵,这惩罚是不是太严重了些,美色当前,让他去睡书房,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宣平侯和静萱看着兰溶月和晏苍岚你侬我侬,似乎根本容不下其他人。

“静萱和宣平侯都说小小是陛下的皇子,不知陛下如何看。”未等晏苍岚反驳,兰溶月直接打断了晏苍岚的思绪。

晏苍岚心中倍感无奈,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他坚决不睡书房,看来他的赶快配合他家娘子,然后留下足够的时间哄娘子打消之前的决定才是。

“龙纹玉佩孤当初在苗疆弄丢了,静萱,当初你的确救了我一次,孤也给了你一次机会,你还坚持吗?”御花园时,兰溶月没有戳破,而他也不曾追究,为的就是还静萱当初相救的那一份情意,机会只有一次,显然,静萱错过了。

“陛下,小小的确是民女和陛下的孩子。”静萱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得到的消息明明说兰溶月打算认下小小,可如今怎么看都像是兴师问罪,静萱看了一眼宣平侯,心想,莫非宣平侯的消息有误。

“为夫是娘子的,此事交给娘子处置。”若是静萱就此离开,并澄清小小的身份,看在昔日静萱相救的份上,他或许会给静萱留一条活路,如今这条活路彻底被堵死了。

“这才乖。”

两人的对话,宣平侯心生疑问,莫非两人心中并无半分质疑对方吗?尤其是小小与晏苍岚眉宇之间还有一两分相似,莫非是他弄错了,再看看静萱的模样,眼神中除了委屈之外就是坚定,宣平侯笃定,他一定不会错。

此时此刻,宣平侯不愿承担后果,唯有自欺欺人。

“是吗?静萱,你内体可有母蛊。”

“是。”

“把小小抱上来。”

听到兰溶月的吩咐,很快小小就被灵宓抱了闪出来。

“娘娘,龙儿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请娘娘饶龙儿一命。”静萱见灵宓抱着小小出来,心中顿时产生一股不好的预感,心中立即做出决定,先声夺人。

“陛下,皇子是无辜的。”

自古朝臣,最忌讳的就是自视过高,他登基得皇权后,先是让容靖去了西北,后虽给了我容昀监察的权力,却并无官职,其目的便是保全容家,他采用的方式与云颢一样,而此时,宣平侯借机上位,表面上成为朝中第一宠臣。

晏苍岚气质骤变,帝王霸气中夹杂着凌厉的冷色。

“皇子?孤何时说过这孩子是孤的子嗣”

冰冷的声音震动着宣平侯的耳膜,宣平侯见灵宓抱着孩子一步一步向前,心中顿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