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问罪/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揽月殿上,人不多,却也不少,刚好够将所有的消息传出去。

宣平侯没想到晏苍岚会直接否认小小的身份,证据确凿,晏苍岚又与静萱相识,在宣平侯看来,一切并无不对。

“微臣斗胆,敢问陛下是否与静萱相识。”

宣平侯心中很清楚,一旦静萱和小小的身份被否定,宣平侯府势必会万劫不复。宣平侯一心想要借助静萱稳固自己的地位,可如今眼看就要事与愿违,他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相识又如何?相识就能证明孤与一个心思不纯的女人有关系吗?还是你觉得孤跟你一样,饥不择食。”

平静的语气,说出去的话却丝毫没给宣平侯留颜面,兰溶月心中都觉得十分惊讶,她甚少见到他生气,如今却微怒了。

“……。”

“宣平侯,在此事上,无须辩驳。”能将小小送到她身边,加上小小与晏苍岚的那一两分相似,足以掀起一番风波了,她本来想此事可以慢慢利用,利用静萱,诱出冥殿,只可惜宣平侯急功近利,急于稳定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趁着她还未有孕的消息,让小小成为晏苍岚的长子,即便小小是庶出,可皇室向来对第一个孩子十分爱重,只是宣平侯似乎没有考虑到,若是有人敢乱皇室血脉,论罪当诛。兰溶月双目微沉,吩咐道,“灵宓,动手。”

灵宓得令,静萱体内一阵钻心的疼痛传开,瞬间脸颊苍白,汗如雨下,双唇发紫,连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小乖乖的被灵宓抱着,神情未曾有丝毫变化,脸颊红唇,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宣平侯。

此时此刻,小小的健康对于宣平侯来说是莫大的讽刺,宣平侯定了定神看向兰溶月。

“宣平侯,你还有何话说。”

事实胜于雄辩,宣平侯无法辩驳。

“你设计我。”想着这几日发生的种种,宣平侯知道,他中计了。

“设计?不,我是在给你机会,宫宴之上,本宫揭穿小小所中的是子母蛊,而这点静萱也是承认的,子母蛊入其名,中母蛊者毒发,中子蛊者在劫难逃,可你一味的固执己见,莫非宣平侯你还觉得你是在给本宫机会,给本宫机会承认小小的身份?”微微上挑的嘴唇,轻蔑的冰瞳,高高在上,丝毫没有给宣平侯留面子。

静萱蛊毒发作,想要开口辩驳,却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

宣平侯看向高位的两人,证据确凿,宣平侯很清楚,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办法反驳,无法证明小小的身份。

“陛下,小公子却是与陛下相似。”宣平侯没有办法,只能一口咬定小小是晏苍岚的子嗣,若赢了,他方得一线生机。

“相似?天下相似之人何其多,不过,本宫意外的是宣平侯此刻居然打算舍下自己的义女来自保,看着这份父女情当真是淡薄。”

说话间,静萱体内的蛊毒渐渐缓解,灵宓抱着小小离开,看着怀中笑嘻嘻的小人儿,灵宓心中无奈。

这小家伙似乎没有意识到,他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争论的中心。

宣平侯看向晏苍岚,之间晏苍岚翻阅着案上的书籍,全然没有打算掺和其中,再看看灵宓离开的方向,那个小孩的身份,他却是无从证实,若龙纹玉佩是静萱的,那么就与小小无关,小小的身份依旧和晏苍岚扯不上关系。

“看来侯爷开始动脑子了。”

“皇后娘娘,若小公子不是陛下的孩子,娘娘可否会收下他为义子。”

宣平侯在赌,赌兰溶月会兑现自己说的话,若兰溶月真的认下小小,他也可以借机博得一线生机。

喝了一口晏苍岚放在嘴边的茶,咽下后,兰溶月毫不客气的道,“看来陛下朝中高官厚禄,的确养了一群废物。”

“皇后说的极是,不如皇后回答宣平侯的提问。”在不执着于权势之前,宣平侯的确算是一个不错的大臣,最少不昏庸,如今却是打算一条路走到黑,明知错了,却并不打算悔改,反而打算将错就错,当真令人失望之极。

这个问题,晏苍岚也想知道。

或者说他一直都知道,只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小小不是陛下的孩子,又岂能担得起本宫长子之名。”她怜惜小小,只因为她觉得这盘棋不会这么简单,此事上,宣平侯却显得急功近利,静萱看似聪慧冷静,只怕碰上宣平侯以后,心中难免不会急着立功。

晏苍岚闻言,顿觉心安。

他的孩子,母亲必然是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选,否则他宁愿不要。

其实在晏苍岚心中,还真不希望这么快有一个孩子,他可不想养一个祖宗,然后抢他的娘子。

宣平侯一惊,知道此事以成定局,但他依旧打算搏一搏,最少将此事压后。

“皇后娘娘,小小的身份一日为查明,便无法证明小小不是陛下的皇子,请陛下明察。”宣平侯知道晏苍岚偏爱兰溶月,涉及皇嗣,宣平侯希望晏苍岚能以子嗣为重。

宣平侯不知道,他这一搏,完全没有胜算。

“启禀娘娘,宣平侯世子求见。”

姗姗来迟吗?看来关于小小的身世,杨怀虽心存疑虑,却打算冷眼旁观,如今宣平侯进宫将近一个时辰,还未传出消息,只怕杨怀依旧预料到了。杨怀的名字是他母亲娶的,当初宣平侯陪云颢征战北齐。

怀之一字,寓意为胸怀天下。

只可惜杨怀聪明有余,魄力不足。

“宣。”

杨怀走进殿内,立即下跪行礼,看着一侧的宣平侯和脸色苍白的静萱,杨怀心中后悔没阻止他父亲,如今只怕是晚了。

“臣参见陛下,娘娘。”

“免礼。”

杨怀不敢抬头,进殿内时,大致看了一眼兰溶月,静静的模样,像极了当初在曼城拍卖会场时候的模样,这份冷寂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谢陛下,娘娘。”

兰溶月并未理会杨怀,而是看向静萱。

“静萱,你可之罪。”

“民女不知所犯何罪。”静萱轻轻摇了摇嘴唇,让自己清醒,眼下她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好让兰溶月背上残害皇子,容不下后宫嫔妃的骂名,即便是她不能入皇宫,也绝不让兰溶月好过,静萱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否认。

兰溶月轻轻拍了拍某人放在腰间的爪子,示意其放开。

晏苍岚不舍的松开,兰溶月起身,慢慢的向静萱走过去。

“你们殿主没有吩咐你吗?不要和我正面交锋,在王都时,逃走的可是你们殿主。”兰溶月无法知道冥殿殿主的身份,不过有意回避她还是看得出来的,加上南宫玉的话,若她再不在意,就是傻了。

冥殿殿主将主意打到她身上,而她对冥殿殿主却无半分了解。

敌暗我明,这种局面,兰溶月十分讨厌。

既然讨厌,她不好过,总得有人陪她一起难过才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静萱从惊讶中回神,立即否认道。

“是吗?你觉得我让你来,岂会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吗?说说吧,冥三是谁?”兰溶月走到静萱身边,在静萱耳边,小声道。早在知道静萱存在的时候,兰溶月就让無戾去查静萱了,顺便展示一下無戾炉火纯青的读心术,控心术修炼进度缓慢,修炼控心术后,读心术也更上一层楼了。

晏苍岚静静的坐着,手中摆弄这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一颗小珍珠,似乎只要静萱一动手,这颗珍珠就会饱含内力,落在静萱身上。

提及冥三,静萱无法再冷静面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静萱立即否认道。

“看来你还真是冥三的人,你中了母蛊,如今说来,子蛊应该在你孩子体内,你若死了,你的孩子也保不住,我不急,你可以慢慢想,想好了再说,前提是冥三不会杀死你的孩子,毕竟中了子母蛊的孩子蛊毒发作时,吵闹的令人心烦。”

無戾从静萱的心中得知了冥三的存在,起初無戾怀疑静萱就是冥三,可是兰溶月分析再三,否认了,刚刚的试探,静萱的反应证实了她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