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与毒蛇共舞/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冥殿行事隐秘,从在北齐与冥七交锋,王都冥十对自己的毫不留情,看来冥殿培养的人都像是死士,除了核心人物之外,甚少彼此相识,从静萱这里得到冥三的消息太少了。

唯一有价值的线索便是冥三也有可能出自于苗疆,且在京城。

“有本事你杀了我。”静萱没想到兰溶月居然知道如此隐秘的消息,想着自己的孩子,静萱很清楚,从任务失败的那一刻起,她的孩子只怕就性命难保了。

“杀了你?我会的…”静萱的求死在她的意料之中,不过由此可以看出,静萱算不上是冥殿的核心人物,“不过,不是现在,你想玷污我的名声,我就偏要为自己正名。”

杨怀心中一紧,他所知道的兰溶月是一个向来不在乎自己名声的人,此时此刻,居然要为自己正名。他心中清楚,兰溶月正名势必要搭上宣平侯府,此时此刻,杨怀心中存的最大疑问便是,他的到来是否也在兰溶月的意料之中。

若杨怀询问,兰溶月会说,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宣平侯伙同静萱窃取陛下信物,意图混淆皇室血脉,证据确凿,此事移交大理寺处理。”兰溶月突然下令,杨怀和杨煜(宣平侯)都十分惊讶,此事已经查证,兰溶月并未直接发落,而是移交大理寺,此事一旦经大理寺审理,杨煜的罪名是跑不掉了。

“娘娘,家父一时糊涂被静萱利用,请娘娘从轻发落。”杨怀清楚,此时请求,无疑是雪上加霜,可若此刻不求情,出了这揽月殿,一切就成定居了。

“哦,一时糊涂被利用,据我所知,静萱可是入了你杨家族谱的人,你觉得这也是一时糊涂吗?”

杨怀闻言,看向杨煜,他没想到静萱居然入了杨家族谱,此事他父亲居然瞒着他,他已经防着静萱了,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幕,如今,静萱所犯是混淆皇室血脉,欺君罔上,诛九族的大罪,按律法,整个宣平侯府头罪责难逃,好在如今大理寺卿一职空闲,在新任大理寺卿上任之前,他还有一段时间周旋。

眼下最棘手的是暂代大理寺卿一之的副使,副使庸碌守旧,对他十分不利,一旦入了大理寺,只怕是要出来就十分困难了,此事上有晏苍岚和兰溶月盯着,下有无数百姓,悠悠之口,想要救人,只是困难了。

杨怀心中焦急,一旦杨煜入了大理寺的牢房,侯爷的爵位一定会被剥夺,杨家从此一蹶不振,他想要重整杨家,唯有获得晏苍岚的信任,这一条路很难走。

“臣愿代家父接受一切罪责。”

杨怀的求情,宣平侯杨煜心中略微震惊,他虽倚重长子,却偏爱幼子和幼女,没想到如今为他求情,并愿意为他承担责任的居然是杨怀,心中泛起一股愧疚之情。

“杨怀,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给一个让本宫满意的答案,别辜负了替你求情的人。”

求情二字一出,杨怀惊讶的抬头,替他求情,究竟是谁?

“臣之罪,愿接受一切罪责。”

杨煜在赌,赌在夺帝时,他站在了晏苍岚这边,晏苍岚会给他留几分颜面。

“来人,送静萱和杨煜去大理寺。”看透宣平侯的心思,晏苍岚立即下令道。

宣平侯不服,正想反驳时,一旁的夜魑直接上前,封住了静萱和宣平侯的穴道,吩咐人将两人送往大理寺。

殿上,空气凝结,静如水。

“杨怀,你曾被人夸赞,有经世之才,如今本宫很失望。”她发落了杨煜,并未说杨怀不可以承袭宣平侯的爵位,如今看来,杨怀有谋略,更有深远的目光,可是却偏偏装傻,而她最讨厌装傻的人,既然杨怀要装傻,她就成全他。

她派红袖去宣平侯府,容昀一早来未杨怀求情,容昀性子洒脱,智商很高,可情商机会为零。

“娘娘,臣做不到‘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杨怀看向兰溶月,想着今天是大年初三,自己的父亲被送入大理寺牢房中,心中不由得传来一阵揪心的疼痛,兰溶月的发落并无问题,可是他却不敢不满。

混淆皇室血脉,此事可大可小。

大,宣平侯府一门涉及其中。

小,让静萱一人承担责任。

可兰溶月偏偏等静萱入了杨家族谱后兰溶月才处置,杨怀想起,红袖到宣平侯府后,杨煜的确是领着静萱去了一趟祠堂,当时他并未在意,如今看来,这一切只怕兰溶月早就料到了。他自诩聪明,到头来却发现他就是个傻子。

“好一个‘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自古帝王,皇权在上,情在下,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世子如今看得起本宫,本宫就成全你,自今日起由杨怀任大理寺卿一职,彻查宣平侯伙同冥殿静萱混淆皇室血脉,乱杀无辜两案。”清冷的声音慢慢传出,杨怀顿觉血液都凝固了。

此去西北,他知道兰溶月当初为报复兰鈭差点弑父,一时着急就说了出来,没想到如今兰溶月就让他发落自己的亲生父亲。

杨怀看向坐在高位上的晏苍岚,此刻晏苍岚停笔,落印,圣旨已成,一切已成定局。杨怀看着兰溶月和晏苍岚离开,整个人呆滞在殿上,夜魑微微摇头,扶起杨怀离开,离开揽月殿后夜魑吩咐两个侍卫送杨怀回府。

“发落了宣平侯府,娘子似乎不太高兴。”回到院中,晏苍岚感受不到怀中人儿半分的喜悦。

“被人利用的感觉的确不好。”

晏苍岚轻轻抱着兰溶月,将兰溶月整个人拘禁在自己怀中,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怀中人儿的不满。

夜魑送完杨怀,来请命是否立即去宣平侯府传旨,没想到却听到兰溶月的话,顿觉一头雾水。

“杨怀这招釜底抽薪用的不错,宣平侯府的水很深。”深邃的双目中闪烁着一团让人看不透的光芒,意味深长的话语,一旁的九儿和夜魑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是啊,他一回来就怀疑过静萱的身份,却偏偏隐忍不发。”

“不过娘子不是将了他一军吗?静萱入杨家族谱,娘子这招用的也不错。”

“他既然想要整顿宣平侯府,我给他这次机会,大理寺卿的职位,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保住杨煜一条命,毕竟冥殿最擅长的就是毁灭证据,否则这些年知道冥殿消息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少。”她暂且不杀宣平侯,不杀静萱,就是要利用这两个诱饵引出冥殿,虽然成功的几率极低,但还是有试一试的价值。

杨怀想利用她来给他父亲敲一个警钟,可她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杨煜活着,的确让人心中膈应的慌。

“夜魑,去宣平侯府下旨,顺便将大理寺卿的官印给杨怀送过去。”

“是。”刚刚两人的一席话,夜魑十分意外,却没有丝毫要询问的意思。

九儿微微低头,直接当做没听见。

“夫君真的很欣赏杨怀这个人。”

“他够狠,也够仁,大理寺卿一职很适合他。”晏苍岚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夫君是觉得杨怀刚刚演的很好,面对我居然还能说出‘成大事者至亲亦可’这种话,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狠。”

兰溶月真的很欣赏杨怀的演技,仅在两点杨怀露出了破绽,第一个是她说有人为他求情的时候;第二个是她人名他为大理寺卿的时候。即便是她宣布将杨煜和静萱送入大理寺,杨怀神情有慌忙,有心痛,有无力,唯独没有惊讶。

她虽擅演戏,不得不说杨怀的反应很真实,可是惊讶这种感觉是无法假装出来的,控制自己的气息最容易也最难。

“娘子请拭目以待。”

“……。”

兰溶月沉默不语,拭目以待的背后,怕就怕是与毒蛇共舞。

她清楚,他也明白,唯独没有说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