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要个孩子好不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平侯落罪,杨怀任大理寺卿,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让儿子给老子定罪,不可谓不毒。

朝野上下,无数人敢怒不敢言。

容昀得知消息后也觉得十分意外,他一直以为兰溶月看中杨怀,会给杨怀留几分薄面,如今事实证明是他多想了,何止薄面,这是连一点面子都么有留给杨怀,反而让那些给了那些想要打击宣平侯府的人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

“昀儿,是不是在想宣平侯府的事。”容太夫人见容昀一脸沉思,就知道容昀心中所想何事。

容昀看了良辰一眼,顿时明白,以良辰的能力,这个消息怕是早就知道了。

“奶奶,娘娘此举只怕会惹来不少非议。”

“那又如何?历来皇家从不缺的就是非议,人长着一张嘴,除了吃饭活下去之外,就是说话了,即便是没有宣平侯一事,还会有其他的事情,人总不能只活在别人的眼中。”容太夫人风轻云淡道。

容太夫人虽为女儿身,为撑起容家,年轻的时候又何尝没有征战沙场,当初也是舆论不断,朝堂之上,参奏她的人更多,如今兰溶月贵为皇后,处境虽比她当时危险了很多,好在不会当面说,也只是私下说说而已,敢怒不敢言者居多。

“奶奶说的极是,倒是孙儿魔障了。”

容太夫人微微摇头,“你不是魔障了,你是担心杨怀吧。”

“奶奶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奶奶。”他的确担心杨怀的处境,杨怀在京中相交的人甚少,如今李煜入了大理寺的牢房,宣平侯府就只剩下杨怀,如今杨煜的夫人并非杨怀的母亲,宣平侯出事,他夫人势必不会对杨怀客气,加上朝中与宣平侯有过节的人也不少,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可从来不缺。

“那就去告诉杨怀,让他保护好杨煜,不然他就要戴孝了,陛下并未剥夺宣平侯的爵位,此刻若是要守孝,只怕处境就更加艰难了。”容太夫人想着宫中送出了的信,她也摸不清兰溶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竟借她的手。

在外人看来,她不涉世事已久,而她涉此事也只是因为容昀。

“奶奶是说有人要对宣平侯下手?”大理寺的监牢虽不如天牢防范严密,却也不是轻易好闯进去的地方,想要在大理寺牢房动手,一般人可办不到。

“静萱虽入了杨家族谱,终究身份不明,既然想要对付月丫头,宣平侯若是死了,岂不是坐实了月丫头没有容人之量的罪名,时间不早了,快去吧。”容太夫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催促道。

容太夫人不知道兰溶月此举的目的,唯一清楚的是兰溶月不打算掺和其中,否则以兰溶月的势力,想要在大理寺牢房内保一个人的安全也十分容易。

天色渐暗,烛火照亮了整个揽月殿。

“月儿,在想什么?”晏苍岚看完手中的基本奏折,发现兰溶月依旧在发呆,起身走到兰溶月身后,将兰溶月整个人拥入怀中,头埋在兰溶月进步,隐约间似乎透着一丝害怕。

“我在想李煜能不能活过今夜。”

“宫外传来消息,容昀亲自去了一趟宣平侯府,如今大理寺监牢杨怀亲自守着,若是还败了,那也只是命。”

宣平侯和静萱只是兰溶月查冥殿的诱饵,在诱出敌人之前,这两人最好不要轻易死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便是这两人死了,也并非完全没有冥殿的线索。

“你倒是看得开,时时刻刻有个人虎视眈眈你倒也放心。”

与杨煜相比,两人心中觉得更值得怀疑的是杨怀,釜底抽薪或许不错,只是这份谋略的确让人忌惮。

“夫人是说杨怀?”

“难道不是吗?杨怀此举的确显得自己庸碌了些,不过对于君王来说,太聪明的臣子可用却不可信,看似他只是冷眼旁观宣平侯中计,可实际上他做了什么,能得到什么你我都一无所知,再这杨怀若真是敌人,朝中你只怕又要清理一番。”第一次是云渊的势力,第二次是豫王,第三次是冥殿或者是其他势力。

朝堂之上,有一心一意为国为民的大臣,也有一心只为谋夺地位的人。

“何须如此麻烦,是敌人,杀了就是。”晏苍岚抬起头,从窗户内和兰溶月共享一眼的风景,夕阳西下,难得的太阳在天边留下了一丝火红。

“昏君。”娇嗔的语气透着淡淡的无奈,别人不清楚,她却十分清楚,为了朝野的安定,晏苍岚很多行动并未抬到明面上,而是暗中行事,为的便是稳定人心,与朝臣正面交锋,实属下策。

双手微微紧了些,似乎恨不得将兰溶月揉入他的身体内,与之合为一体,从此再不分离。

“若为夫是昏君,也只为月儿一个人儿昏,月儿,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题外话------

叶子的事情终于少了些,明天加更,谢谢亲们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