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大理寺着火/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深深的看着身边的男人,自从北齐回来之后,她总觉得他眼中偶尔会闪过一丝与他那霸道气势不符的胆怯。

孩子吗?若是可以,她还真想,可是两人成亲快两个月了,似乎一点迹象都没有,她天生体虚,自己本身是医者,却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强求。

“好。”她应了。

晏苍岚神情中多了一丝笑意,想着落花的话,“月儿,还是再等两年,我可舍不得多一个人来和我抢你。”

看着眼前迅速变脸的男人,兰溶月心感无奈,说要孩子的也是他,说不要孩子的也是他,可孩子一事偏偏要随缘,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小气的男人。”

“娘子最近对我是愈发的抱怨了。”晏苍岚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神情仿佛在说,被抱怨了,你的补偿我才行。

“夫君,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

他想逃避,也的看她给不给他这个机会。

“娘子为何会这么想。”晏苍岚极力想否认这个问题,可却又不想欺骗她。

她曾说,她最讨厌欺骗,而他最不愿意的也就是欺骗。

“感觉,从遇到冥七开始,你就像是咋隐瞒什么,现在还不愿意说吗?”兰溶月微微抬头,与晏苍岚四目相对。

“娘子早就察觉到了。”晏苍岚并不觉得意外,心中反而有一丝丝欣喜,她能察觉到,说明她在乎他。

“我们是夫妻,我很在乎你。”

她在乎他,他是她的枕边人,若是连枕边人的变化都察觉不了,她这个娘子岂不是太不称职了。

她不问,因为她心中也有一个担忧,那批黑火药,若不是出自于落樱阁,就只会是出自于冥殿,以落花的为人,绝不担心她会处罚他,落花隐瞒此事,只会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与落花有关。

晏苍岚紧紧的将兰溶月禁锢在怀中,双目紧闭,隐藏自己双眸中的狂暴,他什么都可以接受,唯独关于她,他不信命。可是落花的话始终在她耳边回绕,回京之后,他每每去御书房批阅奏折,其实都是为了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害怕,更不想因此影响到兰溶月。

“月儿,你会消失吗?”

春日的微风拂过,没有半点暖意,兰溶月下意识紧紧抱住晏苍岚的腰间。

她会消失吗?这个问题她自己曾经想过,可是渐渐地便不去想了。

会吗?她不知道。

“碧落黄泉,我随你。”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

若真有命运,真有天命,那又如何,她从不信命。

若有朝一日,他们分离,不惜一切,她也会再一次找到他。

她想,他亦是。

一句‘碧落黄泉,我随你’让晏苍岚眼底狂暴的气息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深不见底的漆黑。

“月儿,若是有朝一日你消失了,倾尽天下,我一定会找到你,月儿,我不信命,只信你。”

靠在晏苍岚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她没有多言,此时此刻,不需要话语,彼此心中的爱意已无法用话语来表达。

院中,不知何时已是天黑,没有人上前打扰,灯火通明时分,天色渐寒,两人慢慢走回屋内。

九儿不知道刚刚两人说了什么,只是两人的气息似乎都变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亥时三刻,伴随着一声巨响,兰溶月和晏苍岚迅速走出房间,只见大理寺监牢的方向,火光冲天。

看着熊熊大火燃烧的方向,兰溶月眉头紧蹙。

“月儿,早些休息,我去看看。”今日静萱和宣平侯才被压入大理寺监牢,当夜就出事了,此事绝非是巧合。

“好,小心些。”兰溶月本想随晏苍岚一同前去,她的轻功不如晏苍岚,若是让晏苍岚带着她,势必会拖后腿,燃烧的熊熊大火,争夺的是时间。

晏苍岚轻轻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随即飞身离开,与此同时,夜魑已经备好马匹。

“九儿,传信给颜卿和风无邪,吩咐门中人秘密所搜京城。”黑火药源于落樱阁,这点知道的人很多,这把火最终会烧到她的头上,她不得不防,她不想躲在晏苍岚身后,既然敌人找上门了,也别怪她不留情面。

“是。”

叮当原本以及睡着了,听到巨响被吓醒,穿好衣服,迷迷糊糊走了出来。

“灵主,出什么事了。”叮当眯着眼睛,一边走还不忘一边揉眼睛。

叮当为了探听柳言梦的消息,在京城中奔波了一天,终究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在灵岛又是被宠着长大,功夫虽好,可还是第一次面对压力。

“没事,去休息吧,以后记得叫我娘娘。”兰溶月拿起零露手中的披风替叮当披上,轻轻的摸了摸叮当的头,叮当身材娇小,乍一看上去倒像是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

今日发生的事情,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过往,若是放在前世,她让叮当办事倒有几分用童工的感觉。

“是,娘娘。”叮当双手紧紧握住披风,心一暖,鼻子发酸,眼睛涩涩的,低着头,飞快的离开。

叮当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父亲早逝,母亲下落不明,她自小由爷爷带大,可是爷爷是灵岛的大长老,平日公务繁忙,她从小嚣张跋扈,还从未有人这么关心她的。

晏苍岚前脚出宫,兰溶月后脚也跟上了。

赶到大理寺外,大火已经蔓延到百姓居住的街道,未缪亲自指挥灭火,可火势越来越大,兰溶月迅速上前,树立起一面冰墙,截断了大火,冰遇上大火,很快化为水,一次又一次,五次之后,兰溶月脸颊苍白,额头冒出层层细汗,看着被燃烧后的房屋,星火点点,那双冰瞳,冷意四射。

“娘娘。”九儿见兰溶月身体摇晃,立即扶住了兰溶月,眼底难掩担忧。

“无妨,扶我去屋顶看看。”火势蔓延太快,未缪亲自指挥,居然还是无法扑灭,太蹊跷了。

九儿没有犹豫,直接扶兰溶月道屋顶,屋顶白雪皑皑,看着被燃烧后的若干房屋,似乎燃烧时连雪都一并燃烧了,兰溶月回头,看下还未燃烧的方向,屋顶隐约间可看到一排脚印,蹲下身子,兰溶月用手测量脚印的深浅。

“从脚印来看,应该是男性,武功不高。”

“娘娘,我去追。”灵宓立即主动请命,她武功不太好,可轻功最近确实大有长进,虽比不过九儿,不过她功夫也不及九儿,京城危险,九儿必须留在兰溶月身边保护兰溶月安全。

“不用,此事让未缪去查就好。”

灵宓扬眉,眼底闪过一丝不明道,“我比他快。”

追踪的本事她和零露随便挑一个都比未缪属下的兵要强,不明白为何兰溶月要舍近求远。

“我知道,查到这个人不难。”兰溶月抓起一把白雪,轻轻的闻了闻,一股大蒜的味道瞬间传开,兰溶月眉头紧皱,“没想到居然是白磷。”

灵宓和九儿不解的看向兰溶月,白磷是什么?她们从未听说过。

“先下去。”

“臣拜见皇后,多谢皇后出手相助。”未缪见兰溶月下来,立即走过来行礼道。

“事情紧急,无须多礼,屋顶有一路脚印,你尽快派人查明此事,安抚好百姓。”白磷一事,刻不容缓,若不及时处理,这场大火仅仅是一个开端。

“臣遵旨。”

未缪抬头,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兰溶月的踪影,回头望去,只见兰溶月和九儿几人早就消失在人群中。兰溶月的出现惹人注目,却能在人群中迅速离开,且不引人注意,未缪眼底闪过一丝佩服。

兰溶月赶到大理寺时,晏苍岚亲自指挥已经扑灭了另一端的大火。

“月儿。”晏苍岚飞快走到兰溶月身边,原本有一丝埋怨兰溶月冒险,可见兰溶月微微苍白的脸色,那一丝丝埋怨早已经被心疼替代,消失不见。

兰溶月看到不远处一身狼狈的杨怀,神情依旧,心中却多了一丝警惕。

“陛下,可否借一步说话。”四周前来帮忙的百姓以及御林军都在留意着一切,白磷的出现,她从觉得这一夜只是开端。

兰溶月神色凝重,晏苍岚未曾有丝毫迟疑。

“好。”

晏苍岚吩咐夜魑继续扑火,无比保证一点火星都没有,随后和兰溶月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身后的暗卫隔绝了百姓和御林军。

“这场大火诡异,且特别难灭,月儿所说可否与这个有关。”

“有人用了白磷。”

“白磷?”

“白磷是一种白色粉末,撒在屋顶上,遇火则燃,眼下还无法确定京城中究竟有多少地方被洒了白磷,我已经吩咐人在东面查找,你必须尽快下令,京城内禁火。”

“好。”

“还有,白磷撒在雪上难以分辨,你让人搜查时可以闻一闻,白磷有一种大蒜的味道。”此刻,兰溶月很庆幸,还好她穿越到这个架空的朝代有大蒜这种东西,否则还真不知该如何描述。

“好,月儿,天绝留下来保护你,我去处理白磷的事情。”晏苍岚深深的看了兰溶月一眼,立即转身离开。

看着晏苍岚的背影,兰溶月心中一暖,此时此刻,他身为一国之君还不忘以她的安全为先,让她如何不觉得心安。

“红袖,天绝,你们去秘密搜查与宣平侯有关的所有产业。”爆炸声加上大火,想必今夜众人是难以安眠了,一场大火,让她怀疑宣平侯是否真的死了,若是没死,她势必会让宣平侯死上一死。

灵宓看着兰溶月冰瞳中泛起的黑暗,微微低头,她很久没有看到过兰溶月这样的神情了,这些年来,兰溶月真正动杀意的机会很少很少,今天,兰溶月动了杀意。

“是。”两人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天绝虽担心兰溶月安全,看了一眼九儿和不远处的無戾,给了無戾一个眼神,示意一切就交给無戾了。

这几日天绝试探过無戾的功夫,大有长进。今夜大火后,京城内御林军巡查严密,只要兰溶月不出京城,以無戾的功夫当可以保兰溶月安全。

“灵宓,立即吩咐暗卫,堵在京城四门外,凡行为诡异者,立即格杀勿论。”

若此事真的与冥殿有关,以冥殿的紧密,势必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即便是盘问也未必有一个结果。

晏苍岚是一过思君,此事当以百姓为上,身后的阴影和黑暗,她全部承担。

夫妻之间,原本就不分彼此。

“是。”

兰溶月吩咐完一切后,一直在不远处观望的杨怀走了过来。

“娘娘,不知微臣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你很聪明。”兰溶月并未说完,有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臣之罪。”杨怀脸上流露出伤心,脸色苍白,神情中带着一丝颓废,“容兄明明已经警告过我,可我才上任就发生了此事,愧对容兄。”

“你何不直接说你早就猜到是我借容家对你的提醒呢?不过,杨怀,我的确很失望。”兰溶月说完不理会杨怀的情绪,直接转身离开,向城北的方向而去。

杨怀看着兰溶月去的方向,心中画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