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痴人—— 你心甘情愿的/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几人一路向北,刚到城北,城北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兰溶月立即协助扑火,半个时辰后,兰溶月问着空气中淡淡硝烟的味道,抬头看向夜空,大火燃烧后的浓烟还未完全散去,遮住了那轮入镰刀般的新月,新月若隐若现,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

“最终还是来了。”

当眼睛再次睁开,那双冰瞳中多了一股浓浓的杀意。

她能杀一次,第二次绝对会让他死得彻彻底底,她绝不再任人宰割。

“娘娘,您在说什么?”兰溶月小声嘀咕,九儿并未听清,片刻后见那双冰瞳中的杀意褪去,九儿小声询问道。

“让风无邪和白羽来见我,回宫准备一份礼品,明日一早我去拜访一下厉将军。”年后厉将军即将上任,兰溶月一直在等,在等厉雪先来拜访,想起宫宴那日,揽月殿角落闪过的一抹熟悉身影,原本她只是觉得熟悉,如今已经确定了。

“娘娘,今日大火,明日去拜访厉将军可否不妥。”

“大理寺着火,那是朝政,与我这个皇后何干。”双目微沉,嘴角泛起一丝算计的笑意,“不过你提醒的的确有道理,我的声誉一向不太好,宣平侯死在大理寺监牢,只怕有人会借题发挥。”

“娘娘的意思是…有人想将宣平侯的死安在娘娘头上。”九儿眼底闪过一丝戒备和厌恶,她厌恶这些恶毒的心思,也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一直跟在兰溶月身边,却始终不喜这些斗争,下意识的回避。

今日大理寺着火让九儿彻底看清了很多。

“嗯。”

“娘娘,与其被动还击,不如主动攻击。”

看着九儿眼底的坚决,兰溶月嘴角泛起一抹浅笑,灵宓为人聪明机警,可心中却无正邪之分,有的只是胜负;零露性子单纯,惹人喜爱,但骨子透着冷血,留零露在身边会提醒她那些单纯的美好;颜卿各方面都适合留在宫中,可她是倾颜阁阁主,眼下除了颜卿之外倾颜阁阁主之位的确没有更好的人选;她身边需要两个能懂她心思,关键时刻可以替她做出决定的人,红袖算一个,另一个她一直意属九儿,只是九儿一直从心底厌恶这些争斗,加上以前心结未解,这个缺点很容易被人利用。

“的确是该主动攻击,你说这个世界人信鬼神吗?”

绝美的身影,微微抬头,长发随风飘起,稀薄的月光下,洁白如雪的脸颊,一双漆黑的冰瞳,窥视这黑暗的一切,没有再可以敛去锋芒,让人不由自主的向往,臣服。这一刻兰溶月的模样九儿看呆了,微微低头,稳住心神。

“信。”

以前,兰溶月犹如一朵红色彼岸花,妖异惹眼,冷若冰霜;现在的兰溶月尽显锋芒,犹如一朵盛开在彼岸的黑色彼岸花,神秘且让人向往,逐渐迷失其中。

“那就去做吧。”

她从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可却十分清楚怪力能扰乱人的心神。

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前世,她不信。

今生,她不知道。

若不信,她是异世一抹不安的灵魂;若信,她却从未遇见过鬼神。

如今,即便是遇见了,不过就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而已。

“可……”九儿跃跃欲试,可更加担心兰溶月的安全。

“放心,灵宓也快带人来了。”

“娘娘,奴婢尽快回来。”

九儿离去后,無戾从暗中走出来,刚刚他一直在观察着九儿的变化,顷刻之间的变化让無戾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羡慕,多了一丝不甘心。

“無戾,陪我四处看看。”

“是……”無戾本想开口叫姐姐,可是想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合适。

“以后还叫姐姐,皇后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而我更想做無戾的姐姐。”兰溶月轻轻拍了拍無戾的肩膀,去北齐前,她将無戾留住京城,才短短一段时间,無戾似乎长大了。

“姐姐……”無戾开口,却欲言又止。

“直说吧。”

“姐姐,我…”無戾心中犹豫着,以前他始终不敢跨出这一步,鬼门七阁中,所有人都独立了,而他只要依附在他身边就好,可如今他却觉得有些不甘心了,可却又拍说出来,一旦说出来,他怕自己会失去叫兰溶月为姐姐的资格,無戾心中斗争着。

兰溶月不催促,不询问,走到吵闹的街道上,看着百姓惧怕、迷茫、想要逃离的目光,静静的等待着無戾说出他想说的话。

“姐姐,我先去查一下我的身世,再去西北从军,姐姐一日为后,我便一日为姐姐撑起一片天,保姐姐安康。”他是鬼门七阁七位阁主之一,他一直以为留在兰溶月身边才能保护她,那个他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姐姐。

想着容钰想成为一方大将的理想,看着九儿的变化,琴无忧、颜卿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突然明白了,他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只想做她的弟弟,他一直口口声声说保护兰溶月的安全,除了替兰溶月挡去杀手之外,他似乎一直活在兰溶月的羽翼之下。

“决定了吗?”

“嗯。”無戾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虽然不舍,可他很清楚自己实力太差了。

“那就去吧。”

兰溶月心中倍感欣慰,入住容家,让無戾与容钰接触,她就是怕一直将無戾保护的太好,抹去了無戾的才华,让無戾迷失了自己的道路,如今看到無戾做出选择,兰溶月心中很高兴。

一天的坏事,终于有一件事让她欣喜不已。

她能听得出来,無戾选择去西北不仅是因为容钰在西北,更不是因为他知道容靖如今是西北大将军会提携他,只是因为無戾很清楚,除了冥殿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楼陵城。

楼兰国在西北安插了不少细作,而这些细作在無戾面前那是无所遁形。

“姐姐,你会一直是我姐姐吗?”

“只要你还愿意叫我姐姐,一直都是。”

無戾脸上卸去了担忧,染上了暖暖的笑意。

“主子。”

“娘娘,你找我们。”

风无邪和白羽一同到来,白羽还不忘带着埋怨的看了兰溶月两眼。

“跟我来。”

兰溶月带着令人来到城北一处鬼门的落脚处,一路上有人暗中保护,也有人想要一探究竟,不过被兰溶月几人轻易的给甩开了。

“娘娘准备这么多房子不会是打算金屋藏娇吧。”以走进屋内,白羽瞬间犯二。

至于犯二的理由,天知地知,兰溶月知,白羽知,风无邪装作不知。

“白公子名下的院落也不少,你如今有经验,想必也藏了不少。”兰溶月卸去了一抹威慑,脸上多了一丝幸灾乐祸。

挑衅她,她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无用功。

“娘娘,这话不可乱说,我就是因为没有住的地方才借住的。”白羽看了兰溶月一眼,以前沉默少语,即便是偶尔他多嘴一下也没事,今日怎么变成睚眦必报了,难道是转性了。

聪明人转型,太可怕了。

“是吗?我怎么记得你在京城的院落都不止一处呢?听说装饰豪华雅致,在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白羽瞪了瞪兰溶月,有这么主戳穿他的吗?简直是过河拆桥,他可是松了兰溶月两处金矿,居然还堵不住兰溶月这张嘴。白羽小心翼翼的看了风无邪一眼,心中对兰溶月埋怨不已,可碍于风无邪在,他不敢说出来。

“我知道你心中在骂我过河拆桥,可桥过了,不拆掉,难道留着别人用,我可没那么大的度量。”

白羽心中惊讶,看向無戾,只见無戾距离兰溶月有两尺远,白羽心想,莫非兰溶月也修了读心术?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没有自虐的癖好,还是回归正题的好。

“西北。”兰溶月看向白羽,一副你懂得的的模样道。

白羽听闻,脸立即变成了苦瓜色。

如今的西北就是一个乱摊子,虽然被杨怀把面子上稍微收拾了一下,可骨子的坏损太过于麻烦了。

而他,最讨厌麻烦。

白羽心中想逃,可看了看风无邪,抑制住了逃离的脚步。

“娘娘,我只想逍遥江湖。”

白羽的话,屋内陷入了沉默。

沉默许久,风无邪突然开口,打破了已经凝结的空气,“我与凤家有仇。”

白羽惊讶,他一直查不到风无邪的来历,风无邪突然提及凤家,白羽想到了燕国四大世家之一的凤家。对于凤家,他本身没什么好印象,一群伪君子,如今听闻风无邪与凤家有仇,瞬间变成仇恨。

兰溶月看向风无邪,她没想到风无邪会主动提及凤家,凤家对于风无邪来说,有着无法磨灭的伤痛。

“我答应。”燕国与他而言,眼下还是鞭长莫及,若要与燕国四大世家之一的凤家为敌,他的确需要一定的势力,苍月国与燕国的邦交向来是凤家的重中之重,加上凤家如今的家主与已经被处斩的平西王有些交情,西北也有凤家安插的势力,若他掌握西北,却是能帮到风无邪。

风无邪真应了他的名字,春风袭来,暖暖无邪,可是一切都是表像,他的内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内心纤细敏锐。此刻风无邪那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好不掩饰的恨意,即便是带着恨意,白羽的心跳也快了几拍。再看向兰溶月,冰瞳微微闪烁,心情凝重。

“我先出去了。”白羽想知道前因后果,却更知进退。

白羽离开后,九儿等人也相续离开了。

“明日启程去东陵,将东陵境内所有异像一一记录来报。”兰溶月并未暗卫风无邪,也没有去解释让风无邪来,并非是让他说出他与凤家的恩怨,只是安排了风无邪该做的事。

白羽离开,兰溶月不曾阻止,心中倒是对白羽多了一份好感。

“是,主子可否打算去一趟东陵。”

“时机到了,我会去的,你去东陵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安排。”

兰溶月言下之意,若风无邪要去燕国,她也不会阻止。

“是。”风无邪心中已有决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比起复仇,眼下他更该做的事情是查明今日大理寺爆炸的黑火药是否与冥殿有关,查清冥殿究竟隐藏在什么地方。

“这个你带着,此去东陵,万事小心。”兰溶月揭下了手腕上绑着的袖里箭,兰溶月不会武功,所以袖里箭从不离身,这个袖里箭的设计兰溶月仿造了手枪的方式,触动机关,射出来的是带毒的钢钉,一共三十枚,细小,难以察觉,却足够夺命。

“多谢主子。”风无邪心中一暖,并未拒绝,他掌管春风阁多年,对于冥殿的消息他只是甚少,要说知道什么,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有冥殿这个组织,其它的他一无所知。

风无邪向兰溶月此行后和白羽一同离开,穿过几条街道,四下无人,风无邪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后道,“其实你没有必要答应的。”

风无邪不想因为他的缘故,白羽答应涉足官场,可他的确利用了白羽的心思。

“利用完再说这话,你不觉得晚了吗?”白羽看着风无邪的背影,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悲伤。

风无邪听着白羽狂傲的语气,一副得寸进尺的模样,心中的歉意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心甘情愿的。”

白羽看着风无邪的背影,心中默默道:我心甘情愿的,哪怕是利用,你多利用我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