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天谴那会只有一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一夜之内,无数出起火,好在除了大理寺的大火之外,都未曾酿成巨大的损失,新年原本官员沐休七天,如今才过去三天,因为大火的缘故,所有沐休都提前结束了。

从夜间开始,京城内各种流言蜚语四起,流言传播最广的则是此事因宣平侯混淆皇室血脉不成,惹来天谴。

谁让火是从大理寺最想开始的呢?

大理寺关押宣平侯的牢房内发现一具已经烧焦,早已无法辨别的尸体,具体是不是宣平侯,无法查证。

“娘娘,红袖和天绝回来了。”

后院内,兰溶月站在一塘还未化开的湖水边,湖面上,两只小雪狼似乎完全没有受影响,正在冰面上玩耍,偶尔还不忘看一眼兰溶月,生怕走丢了,微风吹过,梅花凋落,静静的,似乎并未因昨夜之事而受到任何影响。

“让他们过来。”兰溶月轻轻的拉了拉披风,迈步向屋内走去。

红袖和天绝走进来,两鬓,发梢处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奴婢无能,并未追查到关于宣平侯的任何线索。”世人皆知,宣平侯死了,昨日最初,红袖也觉得宣平侯是在劫难逃,可是一夜的追查,她隐约觉得宣平侯还活着,从最初的星点怀疑到如今心中几乎已经肯定,怀疑后,最想要的是证据,而她手中并无证据证明宣平侯还活着。

关于宣平侯还活着的证据唯一可行的就是——宣平侯本人。

“天绝,你觉得呢?”

“回皇后,属下怀疑宣平侯出城了。”当然,前提是宣平侯还活着。

兰溶月眉角上扬,接过零露递过来的绿茶,一缕清香加上淡淡的枯萎,似乎驱散了些许疲惫,放下茶杯,两只小雪狼不知何时已经到兰溶月的脚边,时不时蹭了蹭兰溶月的脚踝处。

兰溶月俯下身子,将两只小家伙放在软塌上,许是因为这难得的宠爱,两只蹭了蹭,靠在兰溶月身边,目光紧紧地盯着兰溶月。

“宣平侯入大理寺牢房开始,陛下便下令戒严,外松内紧,即便是逃了,你觉得他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出城吗?”起初的时候,她也怀疑过宣平侯是否出城,京城时候千年古都,京城中密道不少,若是利用密道逃走,也并非不可能。

不过很快兰溶月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大雪还未完全融化,若宣平侯真的要逃,势必会留下痕迹,更何况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个的幕后策划者。

“娘娘是说宣平侯还在京城?”

兰溶月微微点头,“不仅还在京城,而且藏身的地方令人意外,城中消息如何?”

“回禀娘娘,京城都在传闻,宣平侯遭天谴而死。”红袖回答时,目光看向兰溶月,但凡流言蜚语的背后都有一个有心人,而她觉得此事背后的有心人就是眼前之人。

敢猜,不敢查,不敢问。

“既然是遭天谴而死,天绝,你去告诉未缪,此事交给他来处理。”未缪如今虽不是国师,但年前已经入住了国师府,在这个混乱的世道,神棍不可或缺,最关键的是要将神棍合理利用起来。

“是。”天绝应后,起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脚步骤停,回头问道,“属下敢问娘娘是否已经知道宣平侯的藏身之处了。”

“不知。”

她却是不知道宣平侯究竟在哪里,但心中已经有了怀疑的地方。而怀疑从来不是实证,况且现在是白天,即便是找到了宣平侯,难不成还要当场将人宰了吗?

月黑风高才是杀人夜。

刚好,现在还是新月。

“属下告退。”天绝心中几乎已经肯定,兰溶月已有所猜想,他猜不到,只能是他自己能力问道。

“娘娘,接下来该怎么做。”

“有人想死,本宫理当成全,我吩咐收集的白磷粉如何了。”兰溶月看向九儿问道。

“已经收集好了。”

兰溶月微微一笑,手中还不忘给两只小雪狼顺毛,不是说雪狼怕热吗?这屋内十分暖和,比起外面,这两只似乎更喜欢在屋内玩耍,若非真的肯定是雪狼崽崽,她还真以为是哪里找到的两只大白狗。

看着兰溶月嘴角泛起的危险笑容,红袖咽了咽口水后小声问道,“娘娘,莫非您打算放火。”

兰溶月是冷冷的,淡淡的,红袖从不觉得兰溶月是软弱可欺的,她不动,有不动的理由,而她动了,势必会为成功而不择手段。

“天谴哪有只天谴一次的,宣平侯不是要藏着吗?本宫就要让宣平侯府所有人尝一尝遭受天谴,人人喊打的滋味。”说话间,零露拿着一封信走进来,兰溶月打开信封,信纸上无数的小点点练成一条线,红袖心感诧异,随即低下头。

“礼物准备好了吗?”

“娘娘,已经准备好了,娘娘这个时候还未下早朝,拜访厉将军似乎时机不对。”

“无妨,先去看看。”

与此同时,厉将军府内。

厉雪看着皇宫的方向,原本那双深幽的眼神已经变成单纯的忧心,看着皇宫的方向,心中划过一丝担忧和犹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