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姐妹情/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想着宫宴那夜,她在揽月殿园子内看到的情景,她的心就痛到快要窒息,可是她喜欢姬长鸣。以前的她不介意一个人付出,可自从看到兰溶月和姬长鸣的相处,她就觉得刺眼,无法面对。

她心中很清楚不是兰溶月的错,只是无法面对,想着那夜从宫中回来,铜镜中的眼神,她自己都觉得恨自己。

“小姐,又在想姬公子了吗?”一个身着素纱浅青色长裙的丫鬟端着茶点走过来,神情中还透着一丝心疼。

厉雪微微摇头,想着姬长鸣的模样,心一痛,掩饰的露出了淡淡笑意。

“小姐,依奴婢看,小姐还是放弃姬公子的好,先不说其他,老爷就未必会同意。”丫鬟微微低头,将茶点摆放在石桌上,眼底深处泛起一丝丝狠毒。

“小蕊,我该放弃吗?”厉雪回头看向小蕊,心中划过一丝异样。

“依奴婢看,小姐该放弃,以小姐的身份,进宫做贵妃都戳戳有余,何苦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受苦。”小蕊将手炉递给厉雪,一举一动间,毫无破绽。

“进宫?”

厉雪转身走到荷花池,冬日的荷花池只剩下一片残败,依稀之间可见莲叶满荷塘,花香飘满园。

小蕊的话让厉雪心中划过一丝疑虑,宫宴的时候,那一刹那她的确无法面对兰溶月,可她很清楚,自始至终兰溶月对姬长鸣是兄妹之情,至于姬长鸣对兰溶月,她也不知道,她所认识的姬长鸣从未对人展露过笑脸,她也不例外。

姬长鸣的过去她了解一二,也知道兰溶月对他的重要性。

只是小蕊的话,让她顷刻之间清醒过来。

进宫吗?她从未想过要进宫为妃,若非如此,当初她和容泽议亲的时候,她便不会逃离,成为容家的夫人可比成为宫中的嫔妃更风光,更有地位。

厉雪清醒过来,她所求,从头到尾不过是一人心而已。

败了,孤独终老又何妨。

想通后,厉雪容颜上渐渐染上喜色。

小蕊见厉雪的模样,眼底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小蕊,你来府中多久了。”她从小在边关长大,一直都跟随父亲,很多事情都是自理,在边关的时候,她身边只有一名贴身丫鬟,而她离开姬长鸣宅邸的时候,将人留下来了,当时只是想,即便是借口,她也要为自己回去留一个。

“回小姐,奴婢是两个月前买进来。”小蕊心中一紧,莫非她露出破绽了不成。

“以后你就在我身边伺候吧,去准备一份礼物,我要进宫拜访皇后娘娘。”想着昨夜京城大火,厉雪就在心中讨厌自己,她一直将兰溶月当妹妹,可是现在都乱成一团,她竟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醋。

“奴婢这就去准备。”

“今天都初四了,才想着去拜访我,你不觉得有点晚了吗?”兰溶月走进院中,刚好听到厉雪最后一句话,说话间,兰溶月却将目光留在小蕊身上。

“臣女给皇后娘娘请安。”厉雪转身,只见兰溶月一袭白色长裙,披着一件白色狐裘,长发仅用一直白玉发钗固定,比起凤袍凤冠,少了一袭雍容,反而多了一丝贵气,看着兰溶月眼角轻微的乌青,眉宇间流露出的疲惫,厉雪心中埋怨自己不该多想。

“免礼。”兰溶月上前扶起行礼的厉雪,看着厉雪眉宇间的清明,兰溶月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人都有钻牛角尖的时候,想通了就好。

“小蕊,去将关君候送过来的雪山银针拿过来,吩咐厨房,备膳。”厉雪见小蕊战战兢兢的站着,只是那战战兢兢的模样假装的成分居多,她不知道小蕊的来历,不过既然有人有心安插人在她身边,她理应将人留下才是,才不辜负对方的一片苦心。

“奴婢告退。”

小蕊行礼后离开,礼仪十分标准。

“这丫鬟不多,行礼比你还要标准。”小蕊走远后,兰溶月别所有思道。

“的确不错,正好我用得着,也不至于下次见娘娘失仪。”厉雪接受兰溶月好意道。

厉雪不蠢,相反,厉雪很聪明。

她自幼在边关长大,没少在军营呆着,兵法精通,她只是不喜这些争斗,性子略微单纯了些。

兰溶月挥手,示意九儿等人退下。

“不恨我了。”

“你看到我了。”厉雪略微惊讶道。

“看到了,没有上去质问,对你来说,有些可惜。”姬长鸣的确是座冰山,不过大仇得报后,姬长鸣的心在厉雪的爱意和主动下渐渐融化,若厉雪当时冲上去,或许今时今日,立场会大不相同。

“可惜?是不是木头说什么了。”

木头是厉雪对鸡毛菜的称呼。

兰溶月神秘一笑,并未作答。

厉雪心中后悔,只可惜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对此事她另有计较。

“我一定把这块木头给点着了。”厉雪信誓旦旦的说道,心中洋溢着满满的自信。

“后手都留着了,却迟迟不动,莫非你还想再逃婚一次?”关君候世子的心思,她可一清二楚,京城大火,这几日关君候还不会请旨,亦不会私下找厉将军商量厉雪的婚事,只是也就几日的功夫。

厉雪闻言,目瞪口呆,明亮的双眸中透着无线迷茫。

“逃婚,我还未议亲呢?哪来的逃婚啊……”

“你父亲和关君候交好,关君候世子并无世子妃,别说你看不出来,不然今天才年初四,你府上怎会有关君候送来的雪山银针。”说话间,小蕊已经端着茶具走过来。

厉雪看着小蕊手中端着的茶具,越走越近,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此刻她竟觉得这清香如此难闻。

“小蕊,娘娘不喜欢雪山银针,去换些云雾茶来。”她可不敢喝,怕强着了。

小蕊微微看了一眼兰溶月,立即重新去换茶叶。

“几日不见,胆子越来越大了,明明是自己怕呛到了,却偏偏用我的名义,估计我难侍候的名声很快就要在你府上传开了。”看着厉雪恢复往昔的模样,兰溶月含笑道。

大婚时,唯有厉雪和兰悦是真心为她添妆,这份情谊,她铭记于心,只要不为敌,她便会多一分容人之量。

“在宫中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如今可是在我府中,客随主便。”厉雪见兰溶月看上去清清冷冷,性子却还是之前的模样,不由得胆大起来。

“你怎么不说有朝一日你还是我大嫂呢?”与容家虽是血脉至亲,可在她心中,姬长鸣是她唯一的大哥。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季小蝶之外,姬长鸣是一个从不为利益,真心待她的人。

姬家出事后,也正是因为这份真心相待,兰溶月才会不怕树敌,出手相救。

“只要他不喜欢男人,我一定会是你大嫂。”厉雪说完,双手捂着脸,脸颊滚烫,厉雪都不敢看兰溶月的眼神。

“可要快些。”

“一定。”前面那么丢脸的话都说出来了,亭中只有兰溶月和她两人,厉雪的胆子便大了起来。

“关君候的赐婚我不好出面阻止,若你不想嫁,最好自己说服厉将军。”她今日来是为了劝说厉将军,将心中的仇恨在压抑两年,若是这之后又立即出手干涉厉雪的婚事,成全姬长鸣和厉雪,只怕会让厉将军心寒,以为她是要借厉雪威胁他。

“我知道,需要我帮忙吗?”厉雪虽不知道兰溶月要做什么,却也清楚兰溶月此来定与军国大事有关,她所求不多,并不像征战沙场,做一个女将军,她习武,只为自保。

“不用。”

“若需要帮忙,随时开口。”

“我会的。”

两人正在说话时,九儿走了过来。

“娘娘,厉小姐。”

“说。”

“厉小姐,娘娘挑剔,还请厉小姐亲自去厨房看看。”九儿的意思很明显,只差没说今天的午膳无好宴。

“我这就去,零露姑娘,麻烦能过来帮忙吗?”

厉雪心中担心,怕有个万一,故意叫上零露。

零露看了看兰溶月,见兰溶月微微点头,同意道,“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