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初见厉将军/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时分,太阳渐渐有了一丝暖意,那双冰瞳中却有着化不开的寒冰。

“天绝。”

天绝闻言,立即从暗处闪身出来,拱手行礼。

“青暝十三司在京城以及京郊有多少人。”这是兰溶月第一次询问青暝十三司的势力,鬼门她虽有心经营,可安插的人并不多,一下子安插太多的人在京城容易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同样也会给那些有心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大约一千多人。”天绝并未隐瞒,具体数目,他并不知晓。

“今天的太阳不小,你传令下去,让人在京城内以及京郊四周秘密巡视,以防发生意外。”白磷的着火点是四十度,冬日的天气不容易达到四十度,但若阳光透过冰晶,形成焦距,那就不好说了。

“是,属下这就去。”天绝见兰溶月与厉雪的关系缓和,同时也放心了很多。

天绝刚离开,红袖便急匆匆的走过了过来。

“娘娘,关君候世子和…大小姐来访…。”红袖一边回禀,一边留意兰溶月的脸色,只见兰溶月脸色从头到尾毫无变化,这幅冷静的模样倒是让红袖有些为难了。

“关君候的消息倒是灵通,我到侯府不过才半个时辰,府上世子和长女便来拜访,倒是真有几分将这将军府当成自己家的节奏。”

说话间,荷塘中的寒冰慢慢碎裂,原本荷塘中的红锦鲤冒出头来,兰溶月拿起一块点心,安安静静的喂着锦鲤。

那悠闲的模样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如此态度,倒让红袖心中有些拿不定注意了。

“娘娘,我们该怎么做。”厉雪的心意红袖很清楚,既她得了兰溶月的真心相待,自然是要成全的。

“可散朝了。”

一块点心喂完,引来了不少锦鲤,兰溶月又拿起一块点心,看着一群锦鲤夺食。

“厉将军是边关大将,倒不会被京中事情牵扯,算算时辰厉将军应该快回府了。”

“红袖,这锦鲤好看吗?”

红袖看向荷塘中的锦鲤,上百条锦鲤露出头,拥挤在一起,红红白白的一片,看上去像是的蠕动,美吗?红袖咽了咽口水,道,“回娘娘,几条倒是挺美的,夺食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恶心。”

“世只知物以稀为贵,我到觉得物以稀为美。”兰溶月将手中最后一点糕点丢下去,便不再投食,很快,锦鲤便散去,留下三三两两悠闲的游动着。

红袖不明的看向兰溶月,“奴婢不懂。”

“关君候世子可曾上门提亲。”

“不曾,娘娘,这跟提亲有何关系?”红袖愈发不懂了。

“既然不曾提亲,也不曾交换八字,我们又何须干涉关君候世子和长女是否前来拜访,你去一趟哥哥那里,将这里的消息告诉他,然后去一趟关君候府,查看一下他是否准备了聘礼。”

锦鲤散去后,冰面上重新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冰霜,红袖看着水面慢慢被冰覆盖,不曾留下一丝痕迹,心中暗道,娘娘的控冰能力又厉害了。

“是,我这就去。”

红袖才离开不久,厉雪便亲自端着热茶走了过来。厉雪倒也没有客气,放下后,直接给兰溶月泡上一杯。

“来避难?”

“什么都瞒不过娘娘。”她去了一趟厨房,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起初她还以为有人要对兰溶月下手,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着了道。看清一切后,厉雪顿时明白了,兰溶月是鬼医一事几乎天下皆知,即便是要下毒,也得掂量一番是否有这个本事。

“你倒是有机会避难,我的麻烦来了。”

小饮一口清茶,目光看向不远处走来的女子,一袭盛装,端庄华贵,头上的金步摇一步一摇,雍容大方。

“陛下对娘娘一心一意,莫非娘娘也会吃醋。”厉雪略感好奇,年宴上,她可没看到兰溶月有丝毫吃醋的意思。

此刻她到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毕竟兰悦曾说,兰溶月是一个绝不会委屈自己的人。

说话间,关君候长女已走到跟前。

“臣女关雨涵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关雨涵起身,微微抬头见兰溶月一袭白衣,披着一件白色狐裘披风,长发仅用一根发钗盘起,略施粉黛,肤如凝脂,一双冰瞳宛若繁星闪烁,静静的犹如凌寒盛开的一朵红色雪莲,风华绝代,细细一看,让人沉迷又自惭形秽。

明明一袭白衣,不知为何却让她想到了红色的雪莲花,随即看向兰溶月的袖口处,一朵小小红色的彼岸花呈现在眼前,关雨涵心中纠正,应该是一朵盛开的彼岸花才是。

“关小姐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太舒服。”厉雪见关雨涵盯着兰溶月看呆了,眼底不知何时,已染上了妒意,好心提醒道。

厉雪的好心提醒只差没开口下逐客令。

“多谢雪姐姐关心,我没事,可能是京城的风雪有些大了。”关雨涵回神,顿觉失礼,脸颊微红,略带一抹羞涩道。

“娘娘,今天太阳真不错。”不知几时,零露已经回到兰溶月身边,像是没看到关雨涵一般,微笑中染上一抹柔和道。

关雨涵压抑住自己心中的狠意,微红的脸色中怒意尽显,一个宫女,居然敢对她不敬,等她进宫了,一定要她好看。

“不错吗?”顺着零露的目光,兰溶月也看了看天空。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有些阴冷了。”零露一直在留心着关雨涵的一举一动,她好歹也在宫中努力学习了一个多月,岂会看不出关雨涵眼神中的那一抹阴冷。

“可能是要变天了吧。”兰溶月十分配合道。

关雨涵的脸由羞涩变成怒意,又由怒意变成铁青,心中对兰溶月十分不喜,觉得兰溶月配不上晏苍岚。

“若是下一场雨就好了。”厉雪附和道。

虽是附和,却不乏真心。

京城昨夜大火,若是能下一场雨,怕是能让不少人安心。

“关小姐觉得呢?”兰溶月毫不犹豫将问题丢给了关雨涵。

关君候在边关数个城镇的确也算是有些势力,都说关家是君子,在这个君子上,兰溶月打了一个问号,是否是真君子,就看能不能经得起查了。

“是啊,臣女清晨还去相国寺祈福了,希望能下一场雨。”

说小,是为昨夜的大火,以及在大火中丧生的人祈福。

说大,是为百姓祈福,她这个皇后都还未有动作,关雨涵区区一个臣女,竟也敢妄自打着为百姓祈福的名头。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关小姐倒是有心。”

兰溶月不喜不怒不躁,毫不在意的模样让关雨涵有些拿不准。

心想,兰溶月真的不生气吗?还是如他父亲所说的一般,藏得太深了。

关雨涵心中纠结之际,刚回家就得知兰溶月亲自到访的厉将军就亲自前来请安。

“臣拜见皇后。”

“我私下前来,将军无须多礼。”

厉将军拿不定兰溶月此来的用意,兰溶月的随意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兰溶月见状,微微一笑,立即示意厉雪去扶厉将军起身。

“爹爹,我与娘娘私下可是好友,娘娘不喜多礼,爹爹起来吧。”厉雪看着自己的父亲,心想,见陛下的时候也没见父亲这样,意外的同时还不忘看了看兰溶月。

只见兰溶月嘴角泛着淡淡笑容,和颜悦色,心中愈发不明了,为何外面将兰溶月传的如此可怕,犹如洪水猛兽。

若厉将军知道厉雪心中的想法,绝对会好生劝解:女儿啊,别看眼前的人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那真是比洪水猛兽还要恐怖,谈笑之间,取人性命。

只可惜,这话厉将军不敢说出来,也不能说。

“臣失礼了。”

“将军如此说就见外了,冒昧拜访,是我失礼才是。”

厉将军心中意外,心想,皇后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再看看兰溶月的模样,睿智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丝毫不适那种狠毒宵小之辈,心想,莫非是他之前听到的消息有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