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极度黑的溶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的确算是容泽相赠,离开王都时,容泽却是有说,有机会找厉将军再喝一顿酒。

回京后,兰溶月得知了厉将军的过往才明白过来,当时容泽说这句话另有所指。

午膳后,厉将军请兰溶月去了书房,厉雪心中担忧,便备好茶水亲自侍奉,当然凑热闹又岂能少得了关亦晖呢?

关于关亦晖这个人,兰溶月心中有着很深的疑虑。

“厉将军,我这儿还有一份薄礼,厉将军看看,可还喜欢。”兰溶月说话间,九儿将一个锦盒奉上,锦盒内,即便是包裹着,依旧能闻到淡淡清香。

九儿将锦盒放在案上,随即打开,一阵清香瞬间在书房内传递开来,味道不似檀香般浓郁,反而有一股清醒的味道。

“这是棋盘?”浅棕色的棋盘吸引了厉将军的目光,轻轻将手放上去,厉将军诧异的看向兰溶月。

“我不善棋道,这幅棋盘落在将军手中,也算是相得益彰。”兰溶月并非不善棋道,而是对于她来说,下棋太费脑,都说世事如棋局局新,两者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亲眼看战场的惨烈之后,她很清楚,棋盘之上无法决定世事局面,否则历史上的战事都可以幸免了。

“这份礼臣收下了,这棋盘着实特殊。”摸着棋盘,明明是石头,却散发出淡淡幽香,起初他还以为是锦盒的缘故,如今细看,香味竟是从棋盘上传出来的,淡淡的香味,着实好闻。

“这种石头又名金香玉,天然生香,相较于檀香的浓郁,这个香味倒是更让人醒神。”

兰溶月一言,关雨涵立即上前一探究竟,将手放在棋盘上片刻后,闻了闻,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兰溶月。

“久闻娘娘医术高明,倾颜阁的香料更是一绝,这香味……”关雨涵只差没说这香味是兰溶月染上去的。

厉将军闻言,看向关雨涵的眼神微妙的发生了变化,他一直都知道关雨涵温文尔雅,颇有大家之风,如今自己不识,居然胆大的直接污蔑兰溶月,若说以前聪慧,现在就是无脑了。

“关小姐,你自己眼瞎没关系,说出来,丢人的可是你自己,金香玉这种石头知道的人的确不多,不过却也不少。”她不是没脾气的瓷娃娃,关雨涵一再挑衅,她即便是想要顾及厉将军的面子,如今也以及是极限了。

“你……”关雨涵气急,还未说话,直接被兰溶月打断,“放肆,区区一个侯府小姐,竟敢对本宫直呼‘你’,这就是关君候的家教吗?若真是如此,本宫当真不敢恭维。”关亦晖的试探,关雨涵的挑衅,当真以为她这个皇后娘娘心慈手软,任人欺负吗?

“小妹一时情急,还请皇后恕罪。”关亦晖没想到兰溶月竟不顾及厉将军,公然斥责关雨涵,见状立即请罪。

“一时情急?世子觉得她一时情急,本宫就该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原谅她吗?”一双凤眼静静的看着关亦晖,轻描淡写的话语却让关亦晖无言以对。

失礼是小。

可在凤驾失仪,便是大事了。

“请娘娘降罪。”看着那双凤眼冰瞳,漆黑的双瞳中似乎藏着无尽的黑暗,关雨涵打心里觉得害怕,立即跪下请罪。

“既然关小姐亲自请罪,本宫也不好推辞,既然如此,就跪着吧。”

兰溶月一副我好心成全你的模样,差点没将关雨涵气得吐血。

书房地面可没有垫子,冰冷坚硬的地面,磕得关雨涵膝盖直疼。

关亦晖看向厉将军,本以为厉将军会求情,那知厉将军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留在棋盘上,对棋盘爱不释手,似乎压根没看到。厉雪则取代了九儿的位置,亲自给兰溶月泡茶,当多没看见。

对于厉雪来说,她多亏了关雨涵的目中无人,这样她父亲就不得不重新考虑她和关亦晖的婚事了,脑海中闪过关亦晖神情中那一刹那间的阴冷,厉雪便明白,关亦晖绝非良人。

“娘娘,小妹一时情急,口无遮拦,眼下天气太寒,请娘娘饶小妹一次,臣明日备好薄礼,亲自进宫请罪。”关家精心培养关雨涵,目的就是让关雨涵入宫为妃,若凤驾前失仪一事传出去,关家多年苦心经营就白费了。

关亦晖看似在为关雨涵求情,实则是在创造机会,表面上进宫请罪,实际上是找机会进宫,一旦入了揽月殿,就不愁见不到晏苍岚,不得不说这关亦晖好算计,此时此刻,脑子中还能转十八个弯。

“的确是天寒,九儿,给关小姐备一个暖炉。”

兰溶月画一出,所有人嘴角都微微抽了一下,那副光明正大的模样,你冷,给你一个暖炉。若是换一个场合,换一种境况,绝对是仁慈的表现,可现在被罚的人快气得吐血,看戏的人却想笑,这反差,着实有趣。

九儿和零露心中都略感意外,兰溶月不重私刑,更不重地位,除了在鬼门的赏罚分明之外,关雨涵是兰溶月惩的第一人。

“是,娘娘。”

“世子心疼小妹之心,本宫深感欣慰,不如世子与将军对弈一局,若世子赢了,关小姐失仪一事本宫不再追究,就此揭过,世子觉得如何?”兰溶月莞尔一笑,笑容未达眼底。

关亦晖没想到兰溶月如此难对付,一局棋,若以速度局胜负,势力悬殊很大,少则也要两刻钟。若旗鼓相当,下几个时辰也是有的。

关君候与厉将军相交甚深,关亦晖岂会不知厉将军棋艺如何?若以厉将军对弈,他想要获胜,就必须全力以赴,最少只怕也要将近一个时辰。

“爹爹,女儿为爹地准备了一副白玉棋子,本想再过些日子爹爹生辰的时候拿出来,如今皇后娘娘送了爹爹一副棋盘,女儿也正好将这幅白玉棋子送给爹爹,爹爹稍等,女儿这就去拿。”未等关亦晖应下,厉雪直接送出了棋子。

如此局面,厉将军和关亦晖都是骑虎难下。

关雨涵自始至终都是静静的跪着,乖巧不语,一副认错的模样,只是神情中那一抹委屈似乎当所有人都是瞎子。

“娘娘金口玉言,还不赶快去拿,莫非你想关小姐一直跪着。”厉将军见厉雪说话后,迟迟未动,提醒道。

厉将军心中无奈,他是偏爱关家,可在关家和他唯一的女儿之间,他自然是向着女儿的。

看厉雪刚刚的模样,显然是不想嫁给关亦晖,他想要厉雪一生幸福,又岂会去勉强厉雪。最重要的是眼下兰溶月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兰溶月若有心为难厉家,只怕他也无能为力,毕竟明的不行还有暗的,兰溶月手段不弱,手中的势力更是不弱。

“我这就去。”厉雪急忙说道,脚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刚走出屋子,原本轻快的脚步声慢了许多。

“臣遵命,还望娘娘能够信守诺言。”关亦晖没想到兰溶月会如此为难关雨涵,心疼关雨涵的同时又有些欣喜,兰溶月越讨厌关雨涵就越是说明关雨涵的存在对她造成了威胁,这么想关亦晖的心中舒畅了许多。

兰溶月可不管关亦晖心中如何想,对于她来说,宫宴之上,关雨涵能公然勾引晏苍岚,就足以让她废了关雨涵。至于关家,若能看清这个警告,说明关家还算聪明,若不能,晏苍岚稳定朝局的这盘大棋上,关家就是要被铲除的那颗子。

“本宫从不食言。”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厉雪气喘吁吁的取来了棋子。

看着厉雪气喘吁吁的模样,兰溶月心想,莫非厉雪回来一趟自己的院子,没事在院中跑了几圈?

不得不说兰溶月真相了,只是厉雪不是在院中跑的,而是在屋内,高兴的跳脚,一时间差点兴奋过头了。

摆上棋盘和棋子后,关亦晖在厉将军对面坐下,直接拿过装着白子的棋盒,执白子开棋。

“这下棋甚是有趣,可看戏却甚是枯燥,雪儿你院中兰花开得正好,娘娘难得出宫一趟,你领娘娘去赏赏花。”厉将军想着之前兰溶月说不善棋道,故此让厉雪带兰溶月出去走走,毕竟就这么坐着,还要面对关雨涵那目光,厉将军可不想关雨涵一不小心惹怒了兰溶月而出不了他的府,他和关君候好歹也算是相交多年,若关雨涵真的命丧于此,他也不太好过。

厉将军突然发现,餐桌上,他对兰溶月的印象似乎不太正确,一举一动间,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娘娘,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