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唯一的赢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局棋,一个时辰,对于兰溶月和厉雪来说,转身即逝;对于关亦晖和关雨涵来说,难熬如同一年那么长。

“将军,承让了。”关亦晖落下最后一子,起身拱手道。

“哪里,世子棋艺高超,我甚敢欣慰……”厉将军还未说完,兰溶月便带着九儿走了进来,厉将军立即向兰溶月道,“臣败了。”

兰溶月浅浅一笑,对输赢似乎并不在意,转头对关亦晖道,“世子带关小姐回去吧。”

“多谢娘娘,臣带小妹告退。”关亦晖扶起关雨涵,行礼后离开。

厉将军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却并未表现在脸上。

“将军,不如陪我陪你下一局如何?”她虽未在书房,但厉将军和关亦晖的对弈兰溶月一清二楚,说话间,已经在刚刚关亦晖坐的地方坐了下来,拿过黑子,慢慢将桌上棋子放回棋盒中。

“娘娘之前说不善棋道……”厉将军欲言又止,若兰溶月不善棋道,他是否要相让,若是让了,似乎又不尊重。

“我不善棋道,却并非不会下棋,倒是将军,两军对战,若不知晓敌人虚实,当如何?”兰溶月动作不急不忙,似乎对关亦晖之事毫不在意,厉将军心中倒是越发看不透了。

“全力以赴。”

“如此,便请将军全力以赴。”黑白棋子已经收入棋盒中,兰溶月伸手,示意厉将军落子。

厉将军此刻看兰溶月的目光,戒备中带有一丝欣赏,拿起白子,将棋子落在正中央。

兰溶月神情未变,心中却知,厉将军此举是在试探她,善棋道之人,甚少有人会如此大胆,但有此胆量的人,却也说明棋艺非凡。她不喜棋道,前世因需要学了,今生又得晏苍岚指点,虽不能说是登峰造极,若她认真,却也是少有敌手。

“好棋。”

厉将军闻言,心微微一惊,看来,他小瞧兰溶月了。

“娘娘能夸这步棋,说明娘娘的棋艺也不凡。”厉将军心中燃起了战意。

与关亦晖对弈时,最初两人的棋路循规蹈矩,厉将军也有意在控制棋路相让,只是到最后反而落入关亦晖的陷阱,想到此处,他到觉得兰溶月要比关亦晖正大光明许多。

“都说棋品入人品,将军觉得,我人品如何?”兰溶月毫不相让,直接步步紧逼。

与厉将军对弈,无关输赢,只关乎是否痛快。

厉将军心中暗骂兰溶月狡诈,先说棋品如人品,他刚刚与关亦晖对弈一局,这局棋他清楚,关亦晖清楚,兰溶月同样也清楚,关亦晖赢的手段可不怎么光明正大,虽情有可原,他却喜欢不起来,昔日的印象,大打折扣。

“小人,女子。”他每走一步,兰溶月都步步紧逼,他设下陷阱,兰溶月轻松化解,棋盘上的黑白在胜负之间角逐,他心中清楚,兰溶月并未对他设下陷阱。

“将军倒是直言不讳,我甚是欣赏。”

容泽对厉将军的评价颇高,如今看来,倒也是名副其实。

“娘娘不妨说说您此行的目的。”

“何以见得我另有目的。”

兰溶月不急不躁,丝毫不介意被人看穿。

“无事不登三宝殿,臣这里虽不是三宝殿,却也并非没有娘娘所需。”姬长鸣之事,他是知道的,他可以让厉雪嫁给一个普通人,但那个人必须全心全意疼爱厉雪,并且此生只能娶厉雪一人,但他不喜欢那个人是姬长鸣。

姬家的血脉太过于特殊,姬长鸣是姬家唯一的幸存者,若厉雪真的嫁给了姬长鸣,势必会成为姬长鸣的软肋,同时,厉雪的生活将不会在安全,作为一个父亲,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也是当初容家有意将厉雪嫁给容泽时,他投了赞成票的原因。

厉将军心中更清楚,君命难违,若圣旨赐婚,他也无法反对。

“东陵。”兰溶月接过九儿递过来的茶,小抿一口,不急不忙道。

厉将军一惊,手中棋子滑落,落在死局之中,原本的不相上下因一颗棋子处于败势。

“娘娘何意?”厉将军不明与东陵有何干系。

“我希望将军能亲自请旨,镇守东陵和苍月的边境,如何?”

最初的时候,兰溶月只打算让厉将军答应不与燕国交战,自有了宣平侯一事后,兰溶月改变了决定,比起让厉将军答应不受人挑拨与燕国私自开战,让他镇守苍月国与东陵国的和平更让她放心。

厉将军双眸中闪过一丝迷惑和就藏在心中难以发泄的恨意,鼓起勇气问道,“臣能知道缘由吗?”

“百姓。”

厉将军心微微一沉,借口也好,理由也罢,百姓二字很重,他一生征战,何尝不是保一方平安呢?兰溶月给出这个理由,作为一个将军,他无法拒绝;可是作为一个夫君,妻子过世十多年,他一直都不曾手刃仇人,这份日积月累的恨意无从宣泄。

厉将军吸了一口冷气,寒风进入心口,冷的直疼,“陛下手中能臣良将无数,并非非臣不可。”

“东陵国位于几国的正中央,必取之地,却也是最特殊的地方,将军镇守两国边疆多年,对所有情况了若指掌,我不认为还有比将军更合适的人选。”兰溶月说的是实话,她虽担心厉将军会被人利用,可厉将军不傻,有心复仇,即便是为了厉雪,也不会走上歪路,受人迷惑让仇恨迷失了理智,可眼下的确非开战的最佳时间,否则即便是苍月国能一统天下,只怕也会疲惫不堪,到时候未必守得住刚刚打下的天下。

厉将军沉默了,兰溶月给出了一个他没有借口反驳的理由。

“将军,不如我们来一个约定如何?”兰溶月见厉将军久久不语,而她没有时间再和厉将军谈一次,更加没有给厉将军太多的考虑之间,再过两日,厉将军就要离京了。

“愿闻其详。”

“将军答应我的请求,而我也答应将军,一旦与燕国开战,我给将军一个复仇的机会,如何?”兰溶月不敢将厉将军逼急了,万一将他逼急了,他还可以辞官,若真是如此,只怕正中敌人下怀。

“臣输了。”厉将军将手上的白子放入棋盒中,爽快认输道。

“承让。”

“臣斗胆一问,娘娘棋艺非凡,为何却说不善棋道。”厉将军心怀疑问,兰溶月并未相让,只是从头到尾,兰溶月并非求胜,否则兰溶月早就赢了。

“正确来说,我是不喜棋道,下棋太费神了,况且我也不认为这棋局之上能决出天下,所以我既不喜,有何须要在这棋盘上角逐呢?”世人皆有野心,又岂会有人为一局棋而将到手的金钱、权力、江山、美人等拱手相让。

他擅棋,也喜欢在棋盘上切磋,虽不喜欢兰溶月将话说的如此直白,却不得不说,人性深处,兰溶月说的便是事实。

“娘娘所言极是,只是凡是看得如此透彻,岂不无趣。”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莞尔一笑,并未反驳,回归正题道,“将军可否同意我的提议。”

“臣没有拒绝的理由。”

“如此本宫的承诺也一定兑现。”兰溶月第一次对厉将军自称本宫,便是为了告诉厉将军,这个承诺,她是以皇后得名义应下的,若是失诺,她这个皇后便会落得一个失诺的骂名。

“臣明日请旨。”厉将军想起姬长鸣,再三犹豫后,开口道,“臣以为娘娘此来是为了姬公子。”

“将军识人无数,当知谁才是良人,厉小姐一生幸福全系在将军身上,我不担心。”看明白一切后,厉将军心中无奈,起身长笑。

“哈哈……。”

兰溶月先是设计了他与关亦晖对弈,在那样的情况下让关亦晖显露本性,兰溶月认定了关亦晖显露本性之后,在他心中的地位会大打折扣,对弈之中,兰溶月还不忘提醒他棋品如人品。

明知他疼爱厉雪,绝不会将厉雪交到一个她自己不喜欢的人手中,昨晚了这一切,兰溶月才说一切的选择都在他。

明明早就设计好了一切,到最后却推得一干二净。

借故惩戒了关雨涵,打击了关亦晖,同时他还答应了亲自请旨去镇守边境,所有的事情都在兰溶月的算计之中。

棋局之上,兰溶月是最大的赢家。

棋局之下,兰溶月是唯一的赢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