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吃饱了才有力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离去许久,厉将军才想起厉雪。

“雪儿呢?”

“回将军,小姐出府了,要不要去找回来。”管家心中忐忑,京城不比边城,身为世家小姐,就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安安静静做个大家闺秀,可厉雪呢?不是玩失踪就是离家出走,关键是厉将军一直宠着厉雪,管家只是一个下人,不好多加干涉。

“随她吧。”

厉将军心中很清楚,论算计,他不及兰溶月;论地位,他只是一个将军,而兰溶月是皇后;若姬长鸣和厉雪当真彼此心意相通,他这个做父亲的只怕也未必有能力去干涉。

老管家原是厉将军收下的兵,受伤之后厉将军便将他留在府中做了管家,厉雪在姬长鸣家中住这点老管家是知道的,只是想着姬长鸣和兰溶月的关系,又加上他擅机关术数,未曾将厉雪接回来。

“老爷,恕老奴说句不应该说的话,小姐再这么下去,只怕对闺誉有损。”

“女大不中留,随她去吧,人生一世还有什么比平安喜乐更重要的呢?”若非与兰溶月一席话,他还会坚定让厉雪和关亦晖定亲,可见过兰溶月之后,他很清楚,即便厉雪是他的女儿,若厉雪坚决不嫁,只怕兰溶月未必不会干涉。

他唯一庆幸的就是兰溶月考虑了厉雪的心情。

出了将军府,红袖已经在马车上候着了。

“娘娘,厉小姐离府了,估摸着是向姬公子那边去了。”

兰溶月微微一笑,“看来厉将军当真疼爱厉雪,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红袖和九儿人一头雾水,不明白兰溶月所指为何?倒是零露沉住性子奋斗着桌上的点心。

“奴婢不明白。”

“京城昨夜大火,今日白天也有好几个地方出事,好在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关君候进京,本意是希望能得夫君倚重,可偏偏遇上宣平侯出事,京城大火,眼下这个实际,即便是为了关君候府的未来,短时间内他不会向厉将军提亲,至于厉将军,明日早朝便会请旨去镇守边关,厉雪离开府中,厉将军没有追出来,说明什么?”

朝局虽复杂,说到底斗的是人心。

人心选择,说到底皆是因一个欲字,只要知道对方的欲望,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娘娘的意思是厉将军同意了姬少爷和厉小姐的婚事,既如此,小姐为何不提姬少爷提亲呢?”缘分最难得,尤其是找到一个对的人,九儿担心中间出现变故,心中不免为两人焦急。

“不急,提亲一事,自然应该由长鸣哥哥亲自来,再说了,厉将军这个老狐狸让厉雪离开府中,一来是因为他很清楚我和姬长鸣之间的关系,为厉雪寻一个保障;二来他爱女成痴,笃定了姬长鸣不会短时间提亲,否则他年前大可以定下厉雪和关亦晖的婚事。”

从厉将军府出来,她便明白了,今日一切虽是她有心设计,给关亦晖创造了一个两难的局面,反之,厉将军又何尝没有借此考验关亦晖呢?

难怪容泽对厉将军的评价如此之高,云颢多年来从未让厉将军镇守与燕国的边境处,容泽是为了提醒她,云颢则是怕厉将军被仇恨冲昏头脑。

殊不知这仇恨多年累积,只怕时间一长了,厉将军自己未必能克制得住。

想到此处,兰溶月眼神沉了几分。

“难怪主子曾说,有厉将军镇守边关,东陵绝无来犯可能。”红袖突然想起几年前晏苍岚曾说过的话。

“夫君倒是有识人之明。”兰溶月说话的声音略微大了些,似乎有意在说给谁听。

一直暗中尾随着的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直接跃上马车,随即摘下面具。红袖和九儿见晏苍岚上车,红袖便立即下车了,九儿则坐在外面。

“去视察了。”兰溶月倒了一杯水递给晏苍岚,拿出手帕,轻轻擦了擦晏苍岚额头的汗珠。

白磷一事,晏苍岚十分重视,京城的安稳关系这江山的安定,晏苍岚又岂会不重视。

“知我者,娘子也。”

“情况如何?”晏苍岚饮尽,兰溶月拿起水壶,又添上了一杯。

“着火的地方不算严重,不过有心人着实不少,东陵、楼兰、燕国三国有心求和,京城中各大势力的人不算少,却也算不上安稳。”晏苍岚放下茶杯后,将兰溶月拥入怀中,一夜的疲惫,似乎此刻全部消散。

“其实我倒是觉得夫君不用去刻意关注这些势力。”兰溶月神秘一笑道。

看着兰溶月心情不错,晏苍岚心中的烦心事似乎全部消散了,“为夫愿闻其详。”

“无论是谁的势力,只要不是自己人,凡有危机者,除掉便是。”兰溶月伸出手,轻轻的替晏苍岚按着太阳穴,她的事情不及他的十分之一,而他即便是在忙,只要她想他的时候,他总会陪伴在她身边。

得一心人如此,此生何求。

“娘子说的极是,如今京中的势力的确太嘈杂了,冥殿、东陵、燕国、楼兰都野心勃勃的潜伏着,南曜国虽未有什么举动,也不会没有半点戒备,四国之后,有多少世家,这些世家的势力只怕也会慢慢渗入苍月国,若是要一一查清,的确是不可能人,只要不死自己人,便是敌人,我有娘子这个军师,此生足矣。”

他手中的势力虽不小,又是一国之君,但若真的要去查清所有势力的来源,只怕手下人也是疲于奔波,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反而束手束脚,既然是敌人,又何须关心是谁派来的,除掉便是。

“军师我可不敢当,对了,杨怀如何了?”

“杨怀并未上早朝,修书一封,辞官,如今正在张罗着宣平侯的丧礼。”晏苍岚将头埋在兰溶月颈部,呼吸中夹杂着她的味道,对这份温暖,他越来越贪念,贪念到没有她,她会想要毁了这个世界。

“的确是个孝顺儿子,夫君,我有些累了,回宫后陪我休息一会儿可好。”朝中事务繁忙,不这么说晏苍岚一定不会休息的。

他除了是她夫君之外,还是一国之君。

国与她之间,他总是将她排在前,而她,却只将他放在心间,比起朝中事务,她更担心他的身体会吃不消。

“好。”

两人一同回宫,沐浴后休息。

兰溶月醒来时,天空中繁星点点,窗边躺着两只小雪狼,不远处的书案上,晏苍岚正在批阅奏折,听到想动,晏苍岚放下手中的朱砂笔,走到窗边。

“醒了,休息好了吗?”

“嗯,你呢?”兰溶月细细打量晏苍岚,眉宇间没有了之前的疲惫,心中放下不少。

晏苍岚提兰溶月穿好衣服,洗漱后道,“早你一个时辰醒来,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先用膳。”

“好,夫君,晚上我们去放火好不好?”

“好。”晏苍岚宠溺道,似乎兰溶月说的是一件极其微小的事情,丝毫不觉得京城百姓对火的恐慌。

“夫君觉得在哪里放火为好。”

他似乎总是能看透她的想法,以前,她最讨厌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如今却喜欢被他看穿,因为总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宣平侯府。”

正在布菜的红袖和九儿闻言神情略微僵硬了一下。

谁来告诉她们,陛下和皇后要放火,还说着得这么光明正大。

为君者,不是应该爱民如子吗?

为后者,不是我应该贤惠吗?

为何到了这里总是大变样,出格的举动那么光明正大,可偏偏他们还很期待。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兰溶月神秘一笑,神情中的玩趣似乎带着几分恶魔的味道。

“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办事。”

兰溶月咽了咽口水,这话怎么说的这么暧昧,莫非是她多想了。

坐下后,晏苍岚给兰溶月盛了一碗鱼汤,尝了一口后点了点头递给兰溶月。

“味道不错,零露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一顿饭,爱意满满。

漆黑的夜空下,黑暗正在酝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