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宣平侯之死(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堂之上,宣平侯夫人伤心欲绝,杨玲两眼哭得通红,杨怀神情悲伤,隐约间还透着一丝绝望。

“不愧是世家,人人都是戏子。”

“何以见得。”晏苍岚知道兰溶月在伪装这点上有很深的造诣,不由得有些期待道。

“宣平侯夫人看上去伤心欲绝,可在看向杨怀的目光中却带着一丝戒备和狠意,她的儿子可没在灵堂上,若不出意外,宣平侯入土之时,她就会对杨怀出手,至于杨怀,不用我说,你也看得一清二楚,倒是杨玲,伤心中还透着几分真情。”

宣平侯宠爱杨玲,人尽皆知,如今看来,这份宠爱还算透着几分真心。

“娘子说的极是。”天气寒冷,晏苍岚的双手紧握兰溶月的双手,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这双冰冷的手,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藏在暗处的两个人晚一点出现,这样互相依偎着,真好。

“人的情绪极难掩饰,若不想被人拆穿,最好的房间就是将心中扮演的那个人融入你自己的灵魂。”这种方式,说到底是一种自我催眠,让身体内同时维持两个人格,却要能够收放自如,这也是演戏的一种,或者说这是最高的境界。

晏苍岚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

“溶月,无论你扮演谁,我一定能认出你。”若扮演另一个人要将那个角色融入灵魂,那么他早已经将兰溶月的身影融入他的灵魂中。

“嗯,我相信你。”

时间一点点过去,宣平侯夫人和杨玲疲倦离去,灵堂之上只剩下杨怀以及伺候在侧的几个下人,一阵风吹过,灵堂上的蜡烛被打灭了半数,灵堂上伺候的仆人也被打晕过去,随即两道黑影带着宣平侯走进来。

“父亲…你们是什么人?”杨怀看到昏迷中的宣平侯后,立即戒备的看着两个黑衣人,他提议让宣平侯藏身镇国将军府,因为他很清楚,兰溶月即便是心中怀疑,也绝对不会派人去搜镇国将军府,即便是被发现了,他还可以利用和容昀的交情为宣平侯换得一线生机,如今被这两个突如其来的黑衣人打断了所有计划。

未等两个黑衣人回答,兰溶月做了一个手势,颜卿、红袖、天绝等人立即冲入灵堂。

“奉主人之命,杀无赦。”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出,长剑直接刺入宣平侯的心口。

晏苍岚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心中闪过一抹不明,她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不少应该等杨怀和冥殿的人达成协议后再动手吗?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时机绝佳,这样会让局势更难。

“夫人,接下来交给你了。”颜卿看了黑衣人一眼,吩咐道,吩咐完后,飞身离开。

两个黑衣人被突然闯入的人给弄蒙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即便她解释不是一伙的,只怕也没人相信了。本想搏斗一番,可人已经撤走了。

“京城戒备森严,快撤。”红袖见黑衣人中的女子未作出任何反应,好心提醒后撤离。

杨怀看着倒在血泊中自己的父亲,鲜血染红了灵堂。杨怀戒备的看着留在灵堂上的两个黑衣人,双目深处,染上了浓浓的恨意,就在众人僵持之际,突然飞出一把白色粉末,无巧不巧的落在灵位前的蜡烛上,刹那间,巨大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灵堂,众人抬头看向梁上,梁上空白,没有任何人影。

女黑衣人眼底刷过一丝狠意,走到这一幕居然被人给破坏了,可恶。

“撤。”犹豫再三后作出选择。

杨怀是宣平侯最疼爱的儿子,虽从小甚少与人交际,不过以宣平侯对他的疼爱,对家族中的势力定是了若指掌,宣平侯已死,杨怀留着还有价值。

很快,整个灵堂被埋没在一片火海之中,杨怀被一个暗卫带了出来,受到烟呛后,脸色白如纸。

“没想到杨家居然有暗卫。”功夫虽然不好,若非她此次安排的是红袖等人,只怕杀掉宣平侯的几率并非是百分百。

“算不上是暗卫,世家中不乏聘请江湖中人守卫安全,一代代传下来就成暗卫了,不过缺少统一的训练。”

“难怪实力那么差。”

“娘子临阵变化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今日这局,让杨怀依靠自己做出选择。”晏苍岚虽不十分了解杨怀,但却很清楚,依杨怀的性子,杀父之仇必报,兰溶月先是将宣平侯置于死地,然后再来一招祸水引东嫁祸于人。

众人皆知,宣平侯已死了,杨怀无法将此事大肆张扬,更无法求助于官府,于是冥殿就成了杨怀唯一的选择。

“其实,我不过是遇到了老熟人,觉得该送上一份大礼,倒是幸苦颜卿她们了,用自己不擅长的招式和步伐,差点露出破绽。”眉毛弯弯,嘴角泛起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活脱脱一只小狐狸。

这幅模样让晏苍岚欲罢不能。

“熟人?”若论识才的本事,晏苍岚自认为还有些自信,可通过身影、动作、眼神判断一个人,他就要输给兰溶月许多了。

“柳言梦。”

“那个蒙面女子是柳言梦?”晏苍岚神情中划过一丝惊讶。

“夫君,你说柳言梦会藏在什么地方?”她在去北齐之前,让叮当寻找柳言梦的下落,结果一无所获,以前柳言梦藏身于青楼,可是青楼她可是私下吩咐鬼门的人重点查过,根本没有柳言梦的踪迹。

其实,兰溶月很清楚,若一个人有心藏起来,要寻找十分困难,只是不喜欢事情脱离掌控。

“她或许快离开了。”柳言梦的藏身之地,眼下就算是找到了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柳言梦既然暴漏了,就绝不会再留下来。

“城外的暗卫只怕挡不住柳言梦。”

柳言梦功夫不弱,若是正面对上,暗卫胜出的把握很大,关键是柳言梦是悄悄离开,加上那藏身的本事,暗卫未必能找得出来,她本以为将这批暗卫训练成现在这样就足够了,现在看来,似乎全部都需要回炉重塑。

“娘子如此看重柳言梦。”

想着冥殿,想着落花的话,想着兰溶月这份笃定,晏苍岚心中隐约不安,他很清楚,一个人无法掌握天下所有人事情,可关于她的,脱离掌控后会让他不安,他十分讨厌这种感觉。

“当然,若要打发时间,她会是个不错的对手,看来柳言梦和素心联手了。”

“素心,兰慎渂的王妃?”他记得当初兰慎渂娶素心,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素心是女诸葛,可惜娶了个冒牌货。

“嗯,如今应该叫小蕊,她依旧如此没创意,取个名字也如此俗气。”素心的本事的确强了许多,可有些事情除了后天的努力之外还需要先天的悟性,显然素心的悟性十分欠缺。

时间一点点过去,宣平侯府的大火渐渐被扑灭,只留下星火点点。

明阳亲自带人过来查证,听过杨怀的话后,明阳一头雾水,唯一清楚的就是宣平侯府的大火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询问一番后便留下一队人处理后续情况,而他自己则以需要继续巡查为由离开。

与此同时,柳言梦依旧出现在城外。

“小姐,我们现在撤离吗?”黑衣人看着城中的方向,眼底深处流露出浓浓的不甘。

“撤,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人处理。”今日的变故,柳言梦很清楚,再留下来势必会有性命之忧,京城最近的外来人虽多,可留在京城的风险极大,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突然出现的那批黑衣人到底是谁?”蒙面男子不明问道。

“兰溶月。”柳言梦声音很轻,隐约间却能让人感觉到淬毒的恨意。她来京城将近两个月,目的就是为了苍月国的兵权,西北有一个容靖整顿军中,手暂且伸不进去,往北齐的方向有容潋和容泽,剩下的就是宣平侯和厉将军了。

厉将军为人刚正不阿,根本不可能背叛苍月国,加上厉雪和兰溶月交好,兰溶月绝对会找机会收服厉将军,事实也的确和她预料的一样。排除所有问题后,她选择从宣平侯入手,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付出的和得到的远远不成正比。

“她?”男子眼底闪过一丝不信。

柳言梦并未多言,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京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