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局动/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府大火,宣平侯灵堂付之一炬,杨怀失踪。

次日清晨,京城内一则谣言蔓延开来,说天降大火,宣平侯受了诅咒。

“什么时辰了?”兰溶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精疲力竭,似乎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昨夜某个男人的耕耘,兰溶月咬咬银牙,以后一定找机会讨回来。

“再过两刻就到午时了。”九儿掀起幔帐,看着兰溶月颈部的红痕微微低头,脸颊露出一抹羞涩的红痕。

“扶我起来。”

九儿服侍兰溶月更衣后坐在梳妆台前,铜镜中,兰溶月看着自己颈部的红痕,疲倦的拿起粉遮盖吻痕,她好歹是后宫之主,总不能顶着吻痕就这么出去吧。

“灵宓可有传来消息。”

“晚了一步,人没有拦住。”

九儿给兰溶月束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插上一只凤钗,看上去尊贵却又不显繁琐。

“杨怀呢?”

“出城后就消失了。”九儿眼底闪过一抹淡雅,欲言又止。

“说吧。”

“娘娘,昨夜为何不除掉柳言梦。”九儿心中担忧,杨怀和柳言梦都不傻,一定会怀疑两批人不是一伙的,一点杨怀进入冥殿,只怕会将所有的矛头对准兰溶月,想到此处,九儿心中忍不住忧心。

“你觉得是否可以以棋喻人。”

“棋局虽不等于人生之局,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九儿很清楚兰溶月不喜在棋局上耗费太多心思,但她更清楚兰溶月认真起来实力如何。

“棋盘之上,若敌我两方棋子只坐拥南北,情况会如何?”兰溶月放下粉盒,吻痕已经被覆盖,于她那雪白的肌肤一般无二。

“不成局。”九儿觉得有些模糊,似乎快要抓住问题的关键,却又好像抓不住。

“冥殿处心积虑多年,其实细细想来,很多地方都有冥殿的影子,杨怀一旦入了冥殿,若他真的相信了冥殿的说辞,势必会与我为敌,想要找出不动的敌人很难,但敌人一旦动了,我们也就有迹可循了。”冥殿的动作太过于隐忍,这种隐忍不张扬的行事作风和冥殿的领导人有关,除非他立于不败之地,否则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势力。

杨怀的加入会促进这盘棋的转动,她原本想重用杨怀,也的确给了杨怀机会,但事实证明,平白无故得来的机会会让人心膨胀,杨怀便是如此。

“娘娘此举或许给自己培养了一个不错的敌人。”叮当拿着一串糖葫芦走了进来,一边享受的酸甜可口的味道,一边细细瞧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事?”

“娘娘,我的任务失败了,柳言梦逃了,我只跟到城南外十里处,突然出现一群人,我怕暴露。”叮当苦着脸,任务失败,她就得回去了,可是她真的不想这么快回去。

“一群人?”城外十里她命暗卫搜寻过,居然将人藏在她眼皮底下,看来冥殿的确藏的够深。

叮当讨好的笑了笑,随后勉强的伸出四根手指头。

“四个人?”

“嗯,其中一个人武功极好,声音淡淡的,听上去很温柔,可是却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叮当耸了耸肩,当时那个蒙面女子看了她藏身的方向一眼,就像是发现了她的所在一般。

“女子?”兰溶月抓住重点问道。

“恩。”叮当想了想后继续道,“她似乎猜到了娘娘的动作,对了,她当时还说了一句:杨怀她另有安排。”

“做的不错。”

“娘娘,我可以留下来吗?”叮当心中苦啊,她爷爷已经派人飞鸽传书,让她尽快返回灵岛,大长老一脉她是唯一的传人,可是她还不想这么快继承这个位置。

“你找到了柳言梦,算是赢了。”

“真的?”叮当不敢置信道,心想,灵主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你希望是假的?”

大长老来信,昨日张懿已经派人告诉她了,灵岛虽然特殊,但却也不能划伤一个静止符,让一切无线的死循环,遵循规矩的同时,让人做出自己的选择也未尝不可,只是眼下她还没有时间去处理灵岛的事情。

“真的就好,真的就好。”叮当拍了拍心口,笑眯眯的吃下最后一颗冰糖葫芦。

看着叮当的模样,兰溶月心感无奈,叮当追了一路,回宫的途中还不忘给自己买一串冰糖葫芦,即便是她不同意叮当留下,只怕叮当也未必不会偷偷溜走。

午膳后,兰溶月换上了一身男装出宫。

叮当一路跟着,看着熟悉的院门,心中发苦,心想,灵主该不是后悔让她留下了吧。

“公子,我能不能和零露姐姐一起去食为天啊。”叮当紧紧的抱住零露的手臂,生怕兰溶月让她回去。

兰溶月轻轻扶了扶额头,她在叮当眼中,信任感这么低吗?

其实,叮当是害怕会灵岛,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使命感,一时好奇出了灵岛,便不想再轻易回去了。

“你自己去吧,零露还是事情要办。”

“哦。”叮当嘟了嘟嘴,反应过来后,道,“我能去吗?”

“去吧。”

叮当跑了之后,零露行礼后离开。

一路离开,叮当心中满是感激,决定以后再也不怀疑兰溶月了。

“天绝,去保护叮当。”叮当昨夜引起了那个神秘女子的注意,只怕那人会想要试探叮当的身份,叮当四处跑刚好是诱饵,安全还是很重要的。

不知道叮当知道兰溶月心中此刻的想法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题外话------

叶子眼角充血,蓝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