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你不嫁,我嫁你可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能孕育出强大的势力,同样也能孕育出可以匹敌的对手。

目前的情况,内未安,外未定,冥殿殿主身份神秘,细细分析下来又像是有所顾忌,她的时间不多,且必须要站到那个告诉,以前她不注意这些,却一趟北齐,看到战争之后,留下无数白骨,每一具尸体后面都是一个家庭,她身为一国之后,既是她的子民,她理当爱惜。

“楼陵城的父亲是楼兰先太子,听说他是一个极善谋算之人,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会遇上……”兰溶月意味深长的说道。

若真入传闻那般,或许是一个强有力的敌手。

想到此处,琴无忧冒出一身冷汗,遇上一个死人,可不是一件好事。

“娘娘,他似乎死了二十多年了。”楼陵城的年纪和晏苍岚相差无几,当年他计谋失败后才与柳嫣然相遇,若他还活着,又岂会沉静了这么多年。

“或许吧。”

所有的一切反常却又熟悉,心中的猜测她无从去解释。

“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若以天涯海阁的身份在诸国发展产业,只怕会受到打击。”

东陵,燕国,楼兰,南曜四国对兰溶月手中的势力都相当忌惮,四国中已经有人隐约间在打击天涯海阁的生意了,若是光明正大的扩张,只怕会有无数的麻烦。

“所以我才让鬼阁协助你,别忘了,自古以来,医者的身份都不低,因为,没有不怕死的人。”玫瑰色的唇瓣微微上扬,淡淡的笑容透着算计,算计中又带着几分妖异,琴无忧微微低头,心想,主子的心思是越发难猜了。

“我明白了。”

对冥殿的势力,兰溶月心中多少有些忌惮,一日为查清其中缘由,她片刻也无法放松警惕。

“小心些。”

“嗯,娘娘也是,还有……”琴无忧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零露,零露冷冷的,很少有事情走进她的心,可是性子却过于单纯,长时间离开,他心中似乎难以放下。

“她不会有事的。”

她一直以为,鬼门七阁中,琴无忧最难动情,如今看来,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多谢娘娘,我安排好事情后尽快实施计划。”

“好。”

琴无忧离开时与零露擦肩而过,却并未打招呼,琴无忧走了很远后,零露回过头,念叨着:“吃错药了,居然不吵架了。”心中隐约有些不安,怪怪的,零露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与此同时,倾颜阁中。

一连五天,容昀每天都会准时拜访颜卿,只是从未见到颜卿一面。

“阁主,他又来了。”颜卿身后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女子回禀道。

“请他进来。”

“啊……。”女子咽了咽口水,惊讶的看向颜卿,“请他进来?”

倾颜阁中人,大多对世家没什么好感,不过容家算是一个例外,可世家府邸,哪有那么单纯的,女子心中划过一抹担忧。

“去吧。”

“是。”

容昀得知颜卿要见他,高兴的同时心中隐约透着几分不安,既期待见到颜卿,又怕见面后颜卿会拒绝的他。迈开不安的步伐,在倾颜阁的后院中,容昀见到了颜卿,颜卿一袭绿纱裙,在凉亭中飞舞,几分妖媚,几分桀骜,让人不由自主的澄清其中。

容昀上前,下意识的去触碰颜卿,颜卿抬头,微微一笑,飞身躲开,细看下,颜卿的笑容中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温度。

看着眼前的笑容,容昀心脏停跳了几下,唤道,“卿儿。”

“容公子,请坐。”颜卿停下舞步,十分客气的道。

自从林巧曦否认她的时候,她心中就有了一道心结,无法在嫁入容家。

“卿儿,还在怪我吗?”容昀看着颜卿,短短几月时间,从西北到京城,他竟觉得对眼前的女子丝毫不了解,越是不了解,他就陷得越深。

“怪?容公子,你我不过是见过几面,何来怪你一说,容公子连日上门拜访,已经影响到倾颜阁的生意了,下次容公子来,我会毫不犹豫的请容公子出去。”既知道没有接过,那就不要开始。

一段情,若没有接过,最终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她的存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信任二字,除了主子之外,外人的信任对于她来说,太奢侈了。

“卿儿,你知道我的心,我对你,此生不变。”看着颜卿一袭浅绿色舞衣,想着刚刚的舞步,还有那一抹笑容,容昀心口传来剧烈的疼痛,下意识捂住胸口,“卿儿,你又要离开吗?这一次去哪里。”

“杀人。”颜卿十分冷静的回答道,她和九儿一样,出生于云天国,当年全家之仇,还有她母亲的死,她会毫不犹豫的了结一切。

“我陪你。”她要杀人,他陪她便是。

“容公子,我刚刚那一舞如何?”

容昀心中很清楚,颜卿死在拒绝他,刚刚那一舞,一举一动,勾人心魄,明明是只有青楼女子才会做出这样的舞蹈,可他更清楚,比起这些外人的眼光,他只在乎颜卿的看法,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陪她一世又何妨。

“很美,你若跳舞我便为你抚琴可好。”

“容公子,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有,我不喜欢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否则……”颜卿身体微微一震,否则如何?她要杀了他吗?

颜卿心中第一次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下这个手。

“没有否则,卿儿,此生我只想娶你,仅此而已。”他认定了一个人便是此生不变。

“我不会嫁给你的。”颜卿果断的拒绝道,刚刚心中的信誓旦旦,仅此竟有些松动了,看来,她要尽快离开才是,毫无情绪的容颜上,心中却恨自己无法对他狠心。

“此生我非你不娶,你若不嫁,我嫁你可好。”

以前,他在外游历,虽看尽人间冷暖,可却从未体会过。

他代君巡查各地,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设身处地想过之后,他后悔当初没有阻止自己母亲说出那样的话。

“容昀,你吃错药了。”颜卿咽了咽口说,惊悚的看着容昀,嫁给她?她是女人,虽然倒插门的不是没有,可是容家是名门望族,而她只是一个出身青楼的杀手。最重要的是容昀说出这话,脸不红气不喘。

典型的无耻。

容昀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最重要的是抱得美人归,至于礼义廉耻什么的,为了媳妇儿,早就丢九霄云外了。

“你怎么知道。”

“真中毒了?”颜卿一脸莫名其妙,好气又好笑。

“我中了一种叫做卿儿的毒,此生无解,分别后,方知何为想念,卿儿,我曾经想过要放弃,可我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放手,你不想入世家,我便离开容家,卿儿……”容昀上前,握住颜卿的手,指尖传来的冰冷,容昀解下自己的披风,替颜卿披上,“这双手握住了,我便不会放开,除非,你杀了我。”容昀将颜卿的手放在胸口。

颜卿呆呆的看着容昀,为了她,他真的会脱离容家吗?

可想到林巧曦的话,原本松动的心又染上了一层冰霜。

“不要再来倾颜阁。”颜卿抽出双手,远离容昀五步开外道。

“卿儿,我不会再去前面扰乱生意的。”

不走前门,不表示不能走后门啊。

白羽的话果然够正确,想娶媳妇,首先的不要脸。

最重要的是以媳妇为上,容昀此刻终于明白当初晏苍岚为何会打动兰溶月了。

“这还差不多。”她怎么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劲了,双眸看着眼前的偏偏公子,一身浅蓝色长袍,英俊的五官,淡雅的气质,一双凤眼,让她想到了一种动物——狐狸。

“卿儿,不请我喝杯茶吗?”

“哦。”颜卿回神,看向容昀,眉头为促:不对啊,怎么扯到喝茶了,他应该离开才是,“回家去喝,我这里没有。”

颜卿说完,转身进屋,还不忘关上房门,进屋后,看到肩头浅灰色的披风,颜卿皱了皱眉。

她怎么又被这些花言巧语差点给骗了,想到那些过去,双眸中的温柔渐渐变冷,恢复以往的冷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