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兰梵的试探/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陌上人如玉,君临阁内,一抹红影,红色长衫,邪魅无双,俊美的模样,气势绝世风华,一壶酒,一叠小菜,模样好不享受。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如玉公子的心绪,放下酒杯,眉头微凝,漆黑的冰瞳中闪过一抹魅惑人心的妖异。

眼前的绝世公子正是一身男装的兰溶月,远看上去,公子无双,脸颊和喉结未经修饰,近看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子。

“公子,祝承业出事了。”

“终于动手了吗?”清冷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意外,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公子,动手的人是兰梵。”

京城大火以及过去二十多天,各国使臣陆续抵达京城,楼兰国的来人是兰嗣和楼陵城,东陵的则是兰梵,燕国的来人则是燕国太子,二皇子,以及太子妃楼星落,都是些老熟人了,这戏自当精彩才是。

“看来…。兰梵倒是有底气了,居然敢公开挑衅我,祝承业情况如何?”兰溶月语气平静,原本的那一丝丝意外似乎早就已经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睿智、果敢以及冷静。

“祝承业的小女儿冲撞了兰梵的爱妃,兰梵为此罚了她二十板子,祝承业爱女心切,自愿替女受罚,被打了四十板子,灵宓已经亲自过去了。”九儿回禀道,几国前来议和,说好听点是议和,说难听点在议和之前,谁不想给苍月国一个下马威,三国联手,也算是同气连枝。

嘴角上扬,浅浅一笑,百花失色。

“他倒是会找弱点,祝承业这个人有能力,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小女儿,不过还好祝承业领罚了,否则以哪个小丫头的身体可撑不过二十板子,让灵宓告诉祝承业,面子丢了,自己找回来。”兰溶月倒上一杯酒,一口饮尽。

“公子,不能再喝了。”问着淡淡酒香,九儿恨不得夺过兰溶月手中的酒杯,她还想尽快要一个小主子呢?酒可是禁忌。

兰溶月淡淡微笑一下,倒了一杯酒,递给九儿,“喝了。”

九儿犹豫一下,接过酒杯,一口饮尽,酒入喉,诧异的看向兰溶月,“水。”

“还未到庆功酒的时候,岚快下早朝了吧。”三国求和,南曜国附和,朝中最近吵成一片,她可不想留在宫中听那些大臣嚼舌根。

“嗯,我已经吩咐厨房被膳了。”九儿看了看手中的空酒杯,瞬间松了一口气,目光扫过屋内四周,不远处,温酒壶中散发出淡淡清香,九儿缓缓一笑,是她太过于紧张了,冥殿、楼兰国,如今还加上一个燕国太子妃楼星落,她差点自乱阵脚。

“祝承业的小女儿最近身体如何?”小小年纪在雪天冻了四五个时辰,没死已是大幸了,可身体因此落下寒症,需要好好调养,祝承业被调到刑部,祝家也随之来了京城,祝承业虽是一个五品小吏,刚正不阿的性子倒是很适合刑部。

“灵宓一直在为她调养身体,不过…体寒之症依旧没多少缓解。”九儿见过一次那个小女孩,挺坚强的,颇有几分祝承业的风骨和坚韧。

“宫中温泉对她的体寒之症多少有些帮助,回宫后告诉宁儿,让她请祝家小女儿进宫陪读。”兰溶月看了看皇宫方向,苍月国局势初定,朝局繁忙,琴无忧离开京城后,白羽、無戾等人也相继离开了,如今她倒成了一个闲人,既然有人喜欢找麻烦,她自当奉陪才是。

看着桌上的酒杯,以前总觉得酒色财气的日子挺不错的,悠闲自得,过了几天这样的日子才发现,当真是无趣得紧。

“公子不是不打算为祝家出头吗?为何又如此安排。”九儿还以为此事当真让祝承业自己处理呢?

“我想看看没有后顾之忧的祝承业能做到什么地步。”

她对云宁的疼爱,有人说虚伪,也有人说真实,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护云宁之心绝无半分虚假,祝承业的眼力劲不错,想必她的用意祝承业也十分了解。

“公子很看好祝承业。”

“或许……”看好吗?或许是,这一切的决定因素都在祝承业,“明阳最近如何了。”

明阳是前朝大将军的血脉,她虽重用了明阳,想必冥殿的人也会派人接触明阳,对于明阳是否会叛变这点兰溶月丝毫不担心,一个懂得自己立场的人当知何为生存。

明阳无非是想在京城有一个立足之地,让家人不在受打压,而这些效忠晏苍岚都能得到。

“明阳的身份略微有些尴尬,云天国留下的老臣多多少少对他都有些看法,如今又有人借题发挥,虽不能说是如履薄冰,麻烦是少不了的,京城的人突然多了,似乎挺忙的,公子可要见他。”朝中老臣的歧视,京城安全的责任,冥殿的陷害和引导,能不忙吗?

宫门外,一道熟悉的人影飞快走过来,兰溶月微微一笑,吩咐道,“上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