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千面狐狸(1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桌小菜,一壶清酒,一壶果汁,谁也想不到帝王帝后会在此对饮。

“我还以为月儿对此事会选择置之不理,毕竟人有逆鳞。”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到东陵国的驿馆,君临阁原本就是属于国师府的产业,帝王手中握着经营权,最初成立的目的就是探听情报,从东陵到苍月再到燕国、南曜、楼兰只怕是无一例外。

同理,其他四国也有这样的酒楼,这种明面上的方式在莫一种程度上是默认的。

“这话也对,不过既然是冲着我来的,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你说呢?陛下。”两国合并,夺取苍月国后短时间内稳定,这个男人才是最黑的,朝中大臣人人都说他手段凶残,却无一人不信服。

有了宣平侯一事,想必功高震主一词近十年不会有朝臣想要挑衅了。

“孤听皇后的。”

三国求和,说到底也看他是否愿意,既然有人有心挑衅,总得还击才是,先让娘子练练手,揽月殿虽美,终究只是一座宫殿,凤凰注定要翱翔九天,她总不能囚禁了凤凰的骄傲才是。

看着晏苍岚一副以她为上的模样,兰溶月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陛下不会是打算让我做先锋吧。”

“孤为皇后马首是瞻,皇后可愿意。”他倒是想做这个先锋,可又太了解自己娘子了,若是他贸然插手,只怕是要睡书房了,他可不愿意。

“我考虑一下。”

东陵驿馆门口,侍卫抱着一件件礼物走进了驿馆。

“看来兰梵很宠爱这个妃子。”兰溶月意味深长道。

“根据东陵传来的情报,兰梵以及稳定朝局,紧紧的将皇权握在手中,当初娘子扶持他登上皇位,如今看来,他的背后只怕也有高人。”晏苍岚将一块剔掉鱼刺的鱼肉放在兰溶月碗内,还不忘倒上一杯果汁。

什么叫做只怕背后有高人,是背后肯定有高人。

该说这个男人说的含蓄,还是故意讽刺兰梵无用。

“若是动了兰梵的宠妃,夫君会不会觉得很有趣。”

妖异的笑容中带着致命的诱惑,犹如一朵盛开的彼岸花将人引到彼岸黄泉。

看着兰溶月的笑容,晏苍岚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不知为何,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夫拭目以待。”说完,晏苍岚心中就后悔了,总觉得身边的小女人在惹火,同时也打算惹祸。

“请夫君慢慢欣赏。”

对于兰梵的这个宠妃,她可是十分感兴趣,正愁没机会接触一番,如今晏苍岚同意,她就可以好好玩了。

“娘子,内务府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说出的话不能后悔,总能找点事情分散兰溶月的注意力吧,近来京城太危险,尤其是昨夜收到情报,似乎有人想要刺杀兰溶月,今日让兰溶月出宫,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冒险了。

“夫君放心,内务府、后宫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宫人门各司其职,我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她之所以在大婚后立即处置了内务府和后宫的事情,一方面这些琐事不安排好,一件一件处理着实麻烦;另一方面,无论这个求和是否存在,都意味着苍月国将诸事不断。若开战,她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用在后宫之内;若议和,几国各怀心思,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饭后,夜魑急匆匆走了进来。

“陛下,兰梵,燕太子、夏侯长胜、楼陵城递上了帖子。”夜魑低着头,这段时间事务繁忙,好不容易出宫又来了三个搅局的,晏苍岚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可不想对上那那双深邃凌厉的眼眸。

兰溶月放下碗筷,盛了一碗汤递给晏苍岚。

接过汤碗,一口饮尽,“娘子这是在下逐客令吗?”

晏苍岚第一次觉得他这个帝王时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只可惜夺天下,他也有更深层次的理由。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要想不被人撼动,唯有站在制高点,别无选择。

“似乎都是些老熟人,夫君去见见,今夜城中后花灯会,我等夫君。”看着晏苍岚的不舍的模样,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神情中多了几分柔和的笑意,谁能想到昔日人人畏惧的嗜血帝君竟也会有露出这幅模样。

夜魑的头又低了两寸,以前,他觉得晏苍岚这副模样他总会习惯的,如今看来,他定力太差,习惯不了。

可惜,他还未想通,为何兰溶月与晏苍岚相处时,夜魅、夜魍、夜魉三人从不愿在身侧伺候,用上零露的话来说,打扰一对有情人,有损阴德,尤其是万一不小心多说了一句不该说的,后果会很难受。

“好。”晏苍岚心中无奈,四人见面,其目的是彼此试探,听着兰溶月一口一个夫君,晏苍岚心中还是挺美的,道别后对九儿吩咐道,“外面天凉,照顾好月儿。”

“是。”

晏苍岚的离开落入不少人的眼中,君临阁外,有不少人监视着君临阁的一举一动。

“倾颜阁的东西送来了吗?”

“已经送来了。”九儿从外间将一个锦盒拿进来道。

不用看也知道里面装着一身男装,几盒粉底,兰溶月专用的易容工具。

“颜卿传回消息了吗?”十多天前,颜卿说要去处理一些私事,兰溶月大约明白颜卿是去复仇了,同行的还有容昀,不正确来说是暗中跟随,兰溶月明白,颜卿是铁了心准备让容昀见到她最黑暗的一面,这种做法很极端,兰溶月心中却是赞成的,只有见识到彼此最黑暗的一面后还能义无返顾,才能携手一生。

容昀的执着,或许是颜卿一个很好的归宿。

可想到林巧曦,兰溶月的心就有些迟疑了。

林巧曦如今天天礼佛,可终究耳根子太软,云瑶又去了西北,偌大的容家只有容太夫人和林巧曦在家,容太夫人太过于精明不好下手,林巧曦对于那些有心人来说是个不错的人选。

“颜卿还未传回消息。”

颜卿离开前,兰溶月同意了颜卿的请求,鬼门不从旁协助,便也没有让人暗中注意颜卿的踪迹。

“十多天了,按理说事情应该差不多了,你去一趟春风阁,让人暗中留意一下。”

“公子是担心他们会遭遇不测。”

“四国加上冥殿,不得不防。”冥殿似乎有意避开她,但对这些存在黑暗中的势力她太了解了,想要将一个人连根拔起,首先要剪去枝芽,抓捕琴无忧失败,这一个多月再无人大琴无忧的注意,若无意外,冥殿应该是计划将得不到的东西毁掉。

“我这就去去一趟春风阁,零露、叮当,好好照顾公子。”九儿虽然这么吩咐了,其实最放心的还是因为暗中有红袖和天绝保护着兰溶月。

半个时辰后,一个身着银色长衫,披着一件浅青色披风,五官英俊,带着两个小书童的翩翩公子走出君临阁,红袖一直在对面楼中暗中观察四周的一切,若非看着兰溶月从房中走出去,她还真不敢确认,最重要的是身高似乎都高了五公分左右。

“公子,我们去哪里。”叮当傻傻的盯着兰溶月,她知道一个人要女扮男装有多困难,即便是极高氵朝的易容术也不及兰溶月的化妆术,尤其是换过妆容,气质大变,多了几分男儿英姿飒爽,原本白皙如雪的纤纤玉手,此刻暗了几分,关节处看上去粗了几分,若非刚刚亲自莫过,还真以为是一双男人的手,此刻的模样,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叮当不知,此事她的模样也是一个机灵的小书童,完全看不出女子的特征。

“游湖。”

“公子,会不会有点冷。”叮当咽了咽口中,不知为何,突然间似乎冷了许多,已是春天,照理说应该很暖和才对。

零露低着头,刚刚在化妆的时候得知消息,似乎兰梵进宫后,兰梵的宠妃也去游湖了,她猜测对方是想试探一下烟雨阁,如今看来,从一开始兰溶月就决定好了去处。

“不会冷,而且那里很热闹。”淡淡一笑,温文尔雅的气质,笑容如沐春风。

叮当一直盯着兰溶月,瞬间觉得空气似乎也暖和了。

“公子,我们要去烟雨…烟雨湖吗?”叮当吐了吐舌头,差点说成烟雨阁了,自烟雨阁出名后,原本不怎们被人在意的湖泊也直接被人改名为烟雨湖了,清晨朦胧的雾气,宛若一副朦胧的画卷,宛若青烟中细细小雨,美不胜收。

“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吗?”

叮当一直想去烟雨阁,之前被张懿阻止了,后来她想留下来,没有兰溶月的许可,不敢轻易去烟雨阁,一方面烟雨阁说到底是烟花之地,赚钱的场所,虽是天涯海阁的产业,但终究人多眼杂;另一方面烟雨阁也并非是游乐之地,若想要上去,除了自己人之外,就只能是有钱人了,前者需要的是身份,后者去要的是金钱,前者叮当不是鬼门的人,后者叮当手中也的确没有多少银钱,从岛上带出来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总不能去打劫。

“太好了…不对,陛…他哪里。”叮当本想说陛下,看到兰溶月的眼神,立即纠正过来。

皇后逛烟雨阁,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无妨。”叮当似乎忘了,她还是烟雨阁的月神,对于这些,她从未在意过。

三人不快不慢,一路向烟雨湖方向走去,一路上,行人越来越多。

“倾颜阁和食为天准备的如何了?”今夜花灯会,荷花灯会照亮整个湖面,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买卖,琴无忧不在京城,有些事情她的多操心一番了,倾颜阁的饰品,食为天的点心,可是能赚不少银子。

“已经准备好了,看阵势似乎有些少了。”零露一副可惜的模样,似乎后悔没有早几天做准备。

来来往往的人落在零露眼中就成了白花花的银子,兰溶月看在眼中,嘴角微微一笑,看来零露贪吃的毛病也不全是坏处,最起码咋琴无忧的调教下,对财富的认知倒是和琴无忧一般无二,看来她可以轻松许多了。

“价格翻倍。”

零露闻言,双眼瞬间亮了,就差点没变成银元宝了。

“公子,这样有人买吗?”食为天的东西可不便宜,倾颜阁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价格这么高,真的有人买吗?叮当表示怀疑,同样表示自己腰间的钱袋空荡荡的,吃不起,一双眼睛紧紧盯住零露。

没办法,零露去食为天是免费的,而她必须的掏银子。

“物以稀为贵,公子,我能否先走一步。”看着人来人往,零露生怕错过了赚钱的机会,得去安排一下才行,免得琴无忧老说养着她就是一笔亏本买卖,赔到家了。

兰溶月的安全暗中有人保护,这点零露并不担心。

“去吧,小心些。”

零露离开后,兰溶月和零露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出城。

出城后大约再走一刻钟就来到了烟雨湖,湖岸四周,围绕着围绕成长龙,岸边的商贩已经布置好了,湖面上,几十艘小船停在岸边,兰溶月和叮当走过去,直接上了一艘不大不小的小船,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其实内有乾坤。

“船家,你不是说时间未到,为什么他能上去。”一个身着华贵的女子看着兰溶月迈上船,气愤道。

兰溶月上传后,慢慢回头,淡雅绝世的容颜上,淡淡一笑,如沐春风。

“这位夫人,这位公子是这艘船的船主,自然是随时可以上去的。”

船家心中苦啊,这艘船看上去起眼,可整个湖都是烟雨阁的产业,而他是烟雨阁的人,岂会认不出这艘船是姬长鸣亲手打造的,天涯海阁中除了琴无忧敢坐之外,似乎没人敢坐,加上兰溶月腰间的玉佩,他虽从未见过门主,玉佩足以证明其身份非凡,在鬼门中的地位很高,绝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管事能知道的,可眼前的女子胡搅蛮缠,船家无可奈何。

“不就一艘船吗?我买了。”妇人移开目光,微微咽了咽口水,心想,好俊俏的公子,不知和烟雨阁是何关系,微微一笑,她竟失神了。

兰溶月淡雅一笑,看来这就是兰梵的宠妃了,一身华服,一举一动间,步履轻易,功夫不错,看上去性子急躁,实则内敛,一双丹凤眼很美,只是再好的伪装依旧掩饰不了眼底深处的阴寒。

那阴寒的目光她再熟悉不过,犹如看到了某一个时刻的自己。

眉角微微上扬,气质清雅无双,屹立于山水之间,暖暖的,让人觉得很舒服,夫人心中狐疑,京城之中,何时出现一个如此绝世风华的男子,看上去身份不低,莫非是鬼门中人。搜索脑海中的情报,结果一无所获。

“你确定吗?”轻轻的声音,如沐春风,叮当盯着兰溶月,眼神中尽是敬佩,她听灵宓说过,兰溶月的化妆术远胜于她的易容术,若她易容成另一个人是惟妙惟肖,那么兰溶月就是真假难辨,以前她还有些不信,先占全权被折服了。

“船家说,时间未到,不开船,公子能上船,想必公子就是东家,怎么,公子不舍得。”如此一个绝世风华的公子,之前竟没有半点情报,莫非是易容了,妇人细细留意兰溶月,看了一番后,并未发现一主一仆有任何易容的痕迹,心中迟疑,是否要继续试探。

她来烟雨湖,本来就是为了试探烟雨阁的势力,早就听闻烟雨阁是一个销金窟,如今一看,当今皇后当真会做生意,但一个天涯海阁一年累计的财富就能与东陵国库匹敌,如今看来,只怕远不止如此。

“怎会,不知夫人贵姓。”

“千家,千霓,霓裳羽衣的霓。”千霓微微一笑,细细留意兰溶月的一举一动,希望能看出一点破绽。

兰溶月神情毫无变化,心中却又不小的波澜,千霓,只差没说自己是千面狐狸了,想想前世,她还是千面妖女呢?果然是熟人吗?彼此间的试探似乎很有趣,可惜演技差了些。

------题外话------

最近都没好好码字,月底最后一天,万更一下,从明天开始,努力码字。

二更十点半前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