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气死人不偿命(2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她杀手身份出道之后,还曾专门拜师学艺,学习演技和化妆术,人的情绪,双眸最难隐藏,看来这个老熟人培养的人似乎不怎么合格,这个挑战书若她不接受,似乎有些知难而退的感觉,向对手示弱不是她的风格,她最喜欢的是迎难而上。

看来对方在试探她。

可惜,前世是她眼神不太好,选择盲目的信任和服从。

今生似乎是他眼神不好好。

她总觉得前世的复仇还不够,让一个人死是最好的解脱,心中那是后悔不已。老天垂怜,给了她再一次复仇的机会,今后的日子似乎会很有趣。

叮当心底闪过一丝异样,她自学习音杀,兰溶月细微的变化掩饰的极好,可她心中还是划过一抹异样。

究竟是什么人,能让灵主心中其波澜。

叮当好奇,同时不忘严阵以待。

“原来是东陵国羽妃娘娘,安某失敬。”兰溶月想起她与晏苍岚第一次见面时,晏苍岚便时候以安字为信,之前还怕晏苍岚找不到她,如今到多亏了这位羽妃娘娘。

羽妃看着眼前公子的模样,心中划过一抹异样,主子明明说只要报出真名,有人会惊讶不已,莫非,她找错人了,主子要找的根本不是眼前的公子。

“原来的安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姓兰或者容,亦或是……”羽妃并未说完,意味深长的语气惹人遐想。

兰溶月不语,静静的看着羽妃,果然是老熟人培养出来的人,交起手来果然有趣,在北齐她可还没玩够,冥七的离开她很不开心,放走冥十,不过是因为每一个组织都有那么几个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却又没脑子的人,现在看来,他的口味果然还是没变,女子跟符合他的胃口。

不过似乎有些可惜了,前世她这个千面妖女可是被誉为最高杰作,武力与智慧并存,武力可以是后天的,智慧吗?似乎这个世界上聪明人有点少。

人灵智的开发,越小越好,兰溶月自生下来就带着前世的记忆,可谓是灵智萌芽最早的人,岂会是一般人可以相其并论的。

“莫非本公子的长相像羽妃娘娘的故人。”轻轻的语气,微微挑眉的苦恼,兰溶月已经控制了所有人的目光。

羽妃留意到兰溶月嘴角那点点上挑,嘲笑,居然在嘲笑她。

回过神来,羽妃脸色难看,好一个安公子,居然在骂她身为东陵陛下的妃子,居然在思情郎,哪来的故人,分明是说她不守妇道。

“公子绝世无双,我的故人中还真没有公子这般俊俏的,家妹刚刚及笄,不知公子可否有家室。”羽妃心中对眼前的公子痛恨不已,明明言语犀利,却顶着一副风轻云淡,淡雅无双的绝世容颜,让人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向他。

“本公子早就听闻,东陵羽妃娘娘才华卓绝,深的东陵陛下宠爱,如今看来,羽妃娘娘更喜欢替人保媒,想必东陵皇宫中羽妃娘娘有不少姐妹吧,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本公子倒是可以送几个敲俏人儿给娘娘,也免得娘娘伺候君王太过于幸苦,少了替自家妹妹做媒的时间。”兰溶月轻描淡写的说道,她不喜言语,那是她养成的习惯,但若要针锋相对,胜者一定是她。

众人闻言,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心中猜测眼前公子的来历,众人得住一个结论。

公子如仙,嘴毒如蛇。

长袖中,羽妃双手握拳,指甲嵌入掌心还未发现。

好毒的一张嘴,一副为你好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

羽妃微微闭上眼睛,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意,她怕在这么下去,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了眼前温雅的公子。

“多谢公子好意,公子既有意中人,我也不便勉强,不知这船公子可否买一艘给我。”羽妃平静道,喉咙中淡淡血血腥味足以见得她气到了什么程度。羽妃心中暗自发誓,此人若不能为己所用,唯有除之。

“十万两。”兰溶月直接给出了一个数字道。

叮当闻言,微微抬头,试图从兰溶月脸色找出一丝异样。

事实证明,她怀疑灵主错了。

难道灵主真的便大方了。

“好。”

十万两买一次与天涯海阁交锋的机会,值得。

“黄金。”兰溶月十分平静的补充道。

想接近天涯海阁,妄想。

冥殿那吸血蝙蝠最擅长的就是培养杀手,然后杀人为乐,赚钱的本事似乎不怎么擅长,不然也不会打天涯海阁的主意。

羽妃闻言,一个仓步,若非功夫好,一定会跌倒。

“你怎么不去抢劫。”

十万两黄金等于百万两银子,东陵国库一年的收入才一千万两,一艘船的要价竟是东陵国库的十分之一,她是兰梵的妃子,她所有的花费都是兰梵买单,即便是兰梵宠爱她,也断然不会花十万两黄金买一艘船,况且这笔钱即便是花了,也不一定有从烟雨阁接近天涯海阁的机会。

“十万两黄金,换来烟雨阁的贵宾资格,且吃食免费,难道不值得吗?”想用烟雨阁的渠道潜入天涯海阁,这人该是多没脑子。

烟雨阁说到底就是一座高雅一些的青楼,说到底还是青楼楚馆,有高雅的享受,也有皮肉生意,这样的地方云龙混杂,纵使能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可身为东家,又岂会没有防备,还留下让人潜入的渠道。

“既然羽妃娘娘看不上,本公子要了。”一身浅黄色长衫,手握折扇,腰间挂着一块漆黑的玉佩,左手上还带着一个硕大的玉扳指,一眼看上去像极了前世的土豪,看清容颜后,兰溶月嘴角抽了一下。

这不是南宫玉吗?品位怎么突然下降到地底下去了。

看不见影。

“原来是南宫公子。”

兰溶月十分清楚,自从见给寡妇的地盘给南宫玉后,这货那是赚的盆满钵满,楼兰国和燕国可没少送他银子,况且两国中那些暗中的势力都借机巴结,弄得兰溶月都有些后悔当初的交易了。

当然,不是真的后悔,在兰溶月心中,即便是再多的财富,也不及生命来得贵重。

“安公子这眼神倒是不错,一眼就认出了本公子,怎么样,卖吗?”南宫玉看着眼前的绝世风华,气质温雅的公子,不记得有什么地方见过,也不记得他认识这么个人,居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看来京城还真是卧虎藏龙,他的小心些,所谓钱财不外漏,免得钱还没赚到,就把自己搭上了。

“好,除了这艘船之外,公子可随意挑选,对了,记得先给钱。”她的这艘船是姬长鸣特意给她设计的,看上去不大,其实里面可不小,装饰用的是上好的黄花梨木,穿舱内散发着淡淡清香,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姬长鸣这个做哥哥的心意,再多的钱她也不会卖,况且她也不缺钱。

南宫玉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还以为对方会拒绝呢?

心中那个苦啊,来一趟京城,一分钱没赚,为了一艘船就赔上了十万两,还是黄金。

他好不容易赚钱点,这是要把他一个月的幸苦给掏空吗?

看着南宫玉苦哈哈的表情,兰溶月心情格外好。

叮当一直留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心想,这是睡啊?不长眼睛居然得罪灵主。

这叫什么来着…。对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你…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居然怕本公子欠账,本公子真想找你主子聊聊。”南宫玉心中苦啊,当初在王都,兰溶月让他出手救琴无忧,可是付出了不少,这是要让他吐出来的节奏。

南宫玉此刻最痛恨的就是涨了一张比脑子还快的嘴。

后悔死了。

“原来公子和门主是旧相识,不过我许久不见门主,倒从未听门主提起过公子。”告状,当着她这个正主居然要高她的状,若非人多,她一定卸妆让南宫玉看看,同时观赏一番南宫玉的表情。

南宫玉恶寒,兰溶月能说吗?在王都的时候,可是他坑了兰溶月,哪有人谁拿着自己丑事张扬的。

不得不说南宫玉脑子的回路和兰溶月相差甚远,完全不在一条道上。

为救自己属下,付出再多兰溶月也是心甘情愿,何来被坑一说,只有是否愿意付出而已。

“本公子的信物,拿着这个去钱庄就可以提取。”南宫玉拿出一块令牌递给船家,随后直接去挑船,他可不想在说下去,明明是为了看戏才来的,免得戏没看就被气死了,况且一百万两对他来说这笔交易未必不划算。

南宫玉的爽快兰溶月看得一清二楚。

看来南宫玉来京城是别有目的,而且这个目的和她有关,否则花十万两黄金买一艘船,不是白痴就是脑残。

南宫玉挑了一艘大而且装饰豪华的船,一副视死如归也要找回本的模样,兰溶月心微微抽了一下,这人还真是目光长远能屈能伸。

“既然是吃食免费,给本公子上一桌酒菜。”南宫玉摇了摇折扇对船家吩咐道。

一副土财主的模样让兰溶月轻轻扶了扶额头,后悔心中夸奖南宫玉,即可收回。

“今日一共对外销售两艘船,一艘已经落入南宫公子手中了,另一艘羽妃娘娘还要吗?”兰溶月决定不理会南宫玉,免得自己下线被刷没了。

“不用了,安公子还是寻找其他买家好了。”

花十万两黄金每一艘船,她可不做这冤大头。

“听闻东陵陛下登基时,国库空虚,如今看来,传言倒也有几分可信。”

两国议和,她身份皇后,当然的争取一点利益。

羽妃蹙眉,她不买船,只是不想做这冤大头,与东陵国库何干,“公子好伶俐的一张嘴,不愧是生意人,本宫虽不懂做生意,不过也断然不会花十万两黄金买一艘船只乘一次。”

羽妃第一次与本宫自称,其实是在警告眼前的安公子,她是兰梵的宠妃,别太放肆。

可惜,她选错了对象。

她是兰梵宠妃,兰溶月还是晏苍岚皇后呢?而且是唯一的皇后,论宠爱、身份、地位她都不足兰溶月万一。

“如此到时本公子的不是了,没想到娘娘还是一个爱惜百姓的人,本公子失礼了。”兰溶月真诚道歉道。

突如其来真诚的道歉,羽妃有些摸不着头脑。

豪华的船只上,南宫玉享受着美酒美食,闻言刚喝下的就突然一口喷了出来,引来无数目光。

“咳…咳…。”南宫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道,“安公子,说东陵穷就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呢?不过你这船也太贵了,我若我安公子倒是多留点口德,据我所知,这位羽妃娘娘来京城后第一个光顾的地方就是倾颜阁,听闻你们门主与倾颜阁阁主交情不错……”

南宫玉刚刚好的位置停止,足以勾起所有人的好奇心。挑挑眉看向兰溶月,似乎在说:我帮了你们主子,记得知恩图报,最好这艘船就送我了。

只可惜,他多想了,身为一个商人,到收钱的有怎么会放回去,而且要血本无归的放回去。

南宫玉刚刚还说她最毒,南宫玉也比她好不了多少,她刚刚说完羽妃善良,这会儿被南宫玉一说,活脱脱的伪善。

不少人看向羽妃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屑。

“本宫听陛下说倾颜阁和天涯海阁都是苍月国皇后娘娘的产业,不知是真是假。”羽妃气急,直接脱口道。说完,她心中就后悔了,鬼门世人都知道了,可知道鬼门七阁的人却很少,其中最为神秘的是春风阁,其次就是倾颜阁了,她去倾颜阁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倾颜阁。

羽妃看向南宫玉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冷意。

“关于这事,娘娘应该去找百晓生,只有傻子才会问安公子这么白痴的问题。”南宫玉想来的睚眦必报,羽妃的一份冷意,他理当回应一番才是。

南宫玉一口一个傻子、白痴,羽妃身为杀手,亲自冷清,极能控制情绪,此刻脸颊也被兰溶月气的通红,最重要的是无法反驳,若反驳了,不就承认她是傻子、白痴了吗?

“船家,时间查不到了,可以开船了。”看着太阳西斜,兰溶月对船家吩咐道。

她可不想将羽妃气走,好戏才开始,没了戏子这戏可唱不下去。

“是,公子。”船家恭敬的向兰溶月行礼道。

兰溶月微微点头,带着叮当走进船舱,敢走进去,船夫立即开船。

“快,跟上去。”南宫玉见兰溶月离开,立即对船夫吩咐道。

他倒要看看这人究竟是什么人,不仅知道他的身份,还不怕破坏议和。

以目前几国百姓来说,暂且休战才是上策,他虽不是慈悲的菩萨,却也不忍看着无辜的百姓血流成河。

船家盯着兰溶月传离开的方向片刻,见没有放出信号,心中便松了一口气。

“今夜花灯会,湖面上将会有奇景,每艘船的低价一千两,价高者得。”

船家一开口,下面议论上一片。

“平日不才一百两银子吗?怎么突然翻了一番。”

“这烟雨阁也太会赚钱了,多少人一辈子都花不了一千两银子。”

……。

虽然有人议论,但依旧有人先开口叫价了,越是往后,价格越高。

“两千两。”叫价的人正是祝承业的管家,祝家不缺钱,即便是万两也会毫不犹豫。

“还有人加价吗?”

……

众人一片沉默。

“第一艘船归老爷了,请。”船家恭敬道,有的人为了行踪保密,可以选择在其他地方上船,隐藏身份。

祝家管家行礼后上船。

“第二艘船,叫价开始。”

……

明明是租船,却办成了拍卖会,且如火如潮。

“公子,赚钱好难。”一边稳着兰溶月泡茶的茶香,一边听着船家的叫卖,叮当觉得困难极了。

“想学。”

“算了,这个我学不会。”她也想过,试着跟零露学过,发现她却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而且金钱对于她来说,够用就好。

“喝茶。”

零露端起茶杯,看着橙红色的液体,一口饮尽,口中淡淡花香蔓延开来。

“公子,这是什么茶,好香。”

“烟雨阁独有的花茶。”

烟雨阁虽是天涯海阁的产业,可有些东西却是只此一家,俗话说,物以稀为贵。

食为天的美食也是,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特色菜。

------题外话------

两章,叶子今天万更了,一章五千字。

明天还有继续万更吗?求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