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交易/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的一抹夕阳染红了天空,夕阳将湖水染红,从远处看去,湖水一片通红。

床头忽然有人靠近,叮当正想出手,兰溶月为叮当舔了一杯茶,微微摇头。

南宫玉站在船头,问着淡雅的清香,许久见船舱内的人未曾走出来,看着被染红的湖水,片刻后,走进船舱内,只见一主一仆正在饮茶,摇摇头道,“不吉…不吉…”

“我竟不知南宫公子什么时候变成神棍了。”放下茶杯,看向南宫玉,她以为南宫玉会按奈得住性子,最少也得再等上两日前来拜访,没想到南宫玉来的如此之快。

“草民有礼了。”南宫玉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久闻晏苍岚宠妻入骨,看来还真是,自古以来,一国之后光明正大出现在青楼楚馆的还真是头一遭。其实,南宫玉心中也不敢肯定,此举试探居多。

“老熟人了,南宫公子称呼我一声安公子即可。”亲手沏上一杯茶,放在左侧。

南宫玉神情凝结了一下,他还以为兰溶月会否认,没想到居然承认了,不知为何,他背后竟觉得有些发凉。

“我很意外,没想到能在此处遇到安公子。”女子征战沙场,本朝先有容太夫人而后有兰溶月,看着兰溶月的模样,一举一动间,散发出淡雅的气息,与那个妖异、嗜血、霸气的女子完全不同,细看,容颜还有两分相似,眼神、气质则完全不同,若非确然,他还真不敢将两个人当做是一个人。

易容术能将一个人的气质改变吗?

当然不能。

看着兰溶月的举动,没有丝毫的破绽,就像是她原本如此一般。

“请。”

南宫玉端起茶杯,小抿一口,“好茶,不过我更喜欢雪莲茶。”

“若南宫公子喜欢,改日我让人送你几朵。”

看着兰溶月十分大方的模样,南宫玉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先是有人大价收购雪莲花,后又楼兰国皇家秘境的雪莲花被盗,看来还真完全落入兰溶月手中了,大大方方送人,一点都不心疼。

“如此就多谢安公子了。”

“客气,就当是南宫公子买船的赠品吧,看来南宫公子最近过的不错。”

南宫玉心中堵了一下,十万两黄金买一艘船,赠品就是几朵雪莲花,他还不得不感恩戴德的道谢。

他能说,要退货吗?

“还要多谢安公子当日的成全。”

很显然,退货是不可能的。

“哪里,南宫公子此来是为了寻找合作对象吗?”快到晚膳时间了,她可不想留下南宫玉用晚膳。

“不愧是安公子,果然有先见之明。”

南宫玉没想到兰溶月突然会这么直接,完全不符合兰溶月的性子,心中惊讶不已。

“所以呢?”

“地下待久了,想到地面上来,我不是什么优雅的人,就喜欢点黄白之物,安公子可有兴趣。”黑寡妇的地盘是不错,处于三国的交界处,可黑寡妇是土匪,用那个地方敲诈一下楼兰和燕国还行,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愿闻其详。”

“地方很好,三面环山,可谓是天险,易守难攻,我虽没多少追求,总不能一直住在土匪窝吧,安公子觉得呢?”南宫玉试探道,兰溶月滴水不漏让他苦恼不已。

“土匪窝挺好的,吃饱喝足,没事打打劫。”兰溶月十分诚恳的说道。

一盘的叮当也赞同的点了点头,似乎土匪窝真的挺好的,一本万利,成本为零,收入颇丰。

看着一主一仆的模样,南宫玉心中困苦不已。

那个地方的确是天险,可是偏偏遇上了白羽,他和白羽是好友,岂会不知白羽手上有一批危险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似乎与眼前这位脱不了关系。

易守难攻的地形,可若有那一批危险的东西,拿下他的地盘轻而易举。

他虽得了黑蜘蛛的地盘,看上去是个土皇帝,可却偏偏受到兰溶月的制约。

“安公子说的极是,我还有一大批弟兄要养活,不如那十万两黄金免了如何,船本公子原物奉还。”南宫玉对于装傻的主仆二人,一颗心比吃了黄连还苦。

“安公子也是生意人,无故退货的道理安公子应该懂。”

简单点说,船你可以不要,想要退钱,不可能。

“好吧,说正经的,我们合作,如何?”南宫玉咬了咬牙,开口道。

“条件。”

“我给你提供一切你想要的方便,你将黑寡妇的地盘划给我,如何?”苍月国迟早会一统天下,这一次来京城,他就是想看看晏苍岚会不会为美人舍弃江山,如今看来,两者晏苍岚似乎都不会舍弃,那块地盘属于三国交界,说到底,三国都有份。

可一旦天下一统,哪里就属于苍月国了,他要的不多,只是想找个地方安营扎寨。

兰溶月浅浅一笑,重新为南宫玉沏了一杯茶。

“请。”

南宫玉不明,端起茶杯,一口饮尽,苦涩的味道瞬间袭击他的味蕾,若非他自制力良好,一定会吐出来。兰溶月同样给自己倒了一杯,饮尽后,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安公子,你考虑一下,对你我来说,这也算是双赢。”

他已经给出了他想给出的最大筹码?最重要的是那个地盘真不错,黑寡妇虽然狠毒,可山寨中他居然还看到了人性。

“你错了。”

“哪里错了。”南宫玉不明,这与他的对错有何关系。

“我给你三日,若三日后你想法不便,我们再谈。”

南宫玉的目光绝不仅仅局限于此,他有更深层次的目的,若她真想地盘给南宫玉,只怕会成为第二个曼城,最重要的是她对那个地方完全不了解,若非亲眼所见,割地这种事她绝对不会错。

南宫玉错了,错的太小看她了。

也错估了一旦她答应南宫玉的条件,对苍月国会造成多不良的影响。

天下还未一统,若就划分了领土,后果难以预计。

当初她与南宫玉交易,只是代表她个人,而非代表苍月国,南宫玉如今要的是让她代表苍月国。

“好。”

南宫玉已经明白,兰溶月是断然不会同意的,口中苦涩的味道还在蔓延,透过窗户,看着湖面上的莲花灯,起身行礼后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