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容钰伤/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落下,湖面上漂浮着无数莲花灯,宛若满天繁星,照亮整个夜空。

“月儿……”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神色中闪过一丝犹豫。

看着晏苍岚神色凝重,兰溶月伸手握住晏苍岚的手,轻声道,“怎么了。”

深深吸一口气,将兰溶月揽入怀中,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兰溶月。

看过信,兰溶月脸色大变,原本温雅入花骨朵的气质瞬间入百花盛开,妖艳绝伦,嘴角上扬起的笑容,似乎可以闻到鲜血的味道。

“月儿,容钰性命无碍,不过伤到了右手,我已经命人过去了。”没有出言安慰,而是直接说出了事实。

人有逆鳞,容家的存在就是兰溶月的逆鳞,伤了容钰,彻底惹怒了兰溶月。

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底那妖异的气息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平静,犹如新月的夜空,黑暗笼罩住星星点点的光芒。

“谁动的手。”

“我已经命人查了,不过还未有结果,月儿可要去西北。”他不舍分开,却知晓容钰对兰溶月的重要性。

晏苍岚在兰溶月面前从来都是以兰溶月为先,从未将她与朝政混为一团。容钰是容家孙字辈唯一的男丁,若是容钰有个万一,势必会影响到容家,这些晏苍岚从未考虑过。

看着怀中的人儿,他很清楚,平静的容颜下,内心犹如烈火在燃烧。

“不。”兰溶月声音透着淡淡凉意,停顿片刻后继续道,“或许有人想借助容钰的名头让我死,根据信中的情况来看,对方是想杀了容钰,或许对于对方来说,无论是杀了容钰,还是伤了容钰,只要能让我伤心,足以。若是能顺便将我引出京城,或许就更好了。”

想让她死的人不少,而她恰巧都知道。

容钰受伤,伤他的人不是楼兰国就是燕国。

晏苍岚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兰溶月若真的决定去西北是何等危险,可是他却无法出言阻止。

“月儿打算怎么做。”

“三国看上去似乎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团结,岚,你说如今三国的局势是不是很有趣。”南曜国从头到尾沉默,夏侯长胜此次来京,一改往日的招摇过市,今日放花灯都未曾离开过驿馆。

很显然南曜国是来求和,同时也是在观望。

苍月国若是要攻打南曜国,只要两条路,一条是取道东陵,另一条是绕道燕国,显然两国都不会让苍月国的军队经过,即便是苍月国威胁到南曜国,但以目前的局势分析,南曜国是最安全的。

南曜国能征善战之人不多,但以从山峻岭为主,即便是能取道进攻,却也不能贸然发动攻击。

对于夏侯长胜的突然转性,兰溶月和晏苍岚心中存在疑问。

“的确,燕国太子妃是楼星落,柳嫣然造就了兰梵少年如履薄冰,却偏偏是楼陵城的母亲,不过,也不能完全放心。”晏苍岚接过兰溶月手中的信件,在火中化为灰烬。

“你是说燕国三皇子。”

燕国三皇子是兰梵同母异父的弟弟,此人心计极深,且得到了凤家的帮助,燕国太子议和,只怕心中还不忘忧心,他回到燕国的时候,他这个太子之位是否坐得稳。

违背圣意娶楼星落依旧惹来燕国陛下不悦,燕国太子的处境只怕也不太好过。

“知我者,月儿也。”宠溺的笑容,谁能想到昔日嗜血帝君还会有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的时候。

“依燕国目前的局势来看,燕太子还是不变尾号,只是我没想到这位燕国皇后还真是能屈能伸。”楼陵城登基为帝,燕国皇后没有丝毫的表示,兰梵将柳嫣然送过去,对方也只是关押了柳嫣然,还留柳嫣然一命,目前的局势似乎很有趣。

“月儿打算怎么做?”风无邪与凤家的事情晏苍岚也知晓一二,所以此时才询问兰溶月意见。

“燕国有风无邪盯着,暂且出不了乱子,岚,你对燕国陛下了解多少。”她还真没有却琢磨过几国帝王的性子,不过应该差不多了多少。

看着兰溶月嘴角的笑容,为何他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若不喜女色,算得上是一个精明的人,月儿心中可有计较。”

“议和后,我们去体察民情如何?”她虽暂且不去西北,可显然容钰暂且无法回来京城,晏苍岚派去的大夫一定是一等一的,可若真伤及筋骨,她即便是现在启程,没日没夜的感到西北,只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议和之后,西北之行不可避免,不过顺道去燕国走一走也是可以的。

“好。”晏苍岚心中依旧在计较,他离开后,留下未缪处理朝中事务,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晏苍岚深邃的双目中似乎卷起了一道黑浪,转瞬即逝,一直靠在晏苍岚怀中的兰溶月并未注意到。

九儿端着热腾腾的饭菜上来,刚布好菜,只听见扑通一声,湖水迭起大浪。

兰溶月和晏苍岚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期待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