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以她人之痛为赌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湖水中,原本一个华贵俏丽的身影此刻扑通不停,两人走到船头,看着水中扑通的身影,男女有别,无人上前营救。

“最近天气似乎暖和了许多。”

微风吹过,凉意依旧,何来的暖。

叮当微微一寒,她怎么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快到夏天了,天气有些热。”晏苍岚看了看天空,随即将兰溶月揽入怀中,平静的语气,似乎天真的变冷了。

凉风习习,星星点点,一直站在船头的夜魑忍不住吐糟。

快到夏天了,明明还差两个多月,这天气虽不能说是天寒地冻,绝对暖和不了。

最重要的是落入水中的是兰梵的宠妃,作为东道主的陛下和皇后就这么看着,真的好吗?

“生意也不错。”

急转直下的话题,叮当和夜魑彻底蒙了,唯有知道真相的九儿抹了抹额头,娘娘这是巴不得人知道,羽妃的落水是倾颜阁做的,不得不说祝承业真的舍得下本钱,舍了一大笔钱只是为了让羽妃落水。

叮当和夜魑见九儿神情平静,一双探究的目光盯了过去。

九儿神色不变,似乎一切与她无关,她丝毫不知道。

“可惜了那附近的莲花灯。”晏苍岚看着不少莲花灯被打翻,一脸可惜道。

“夫君觉得她是自己上来,还是被人救上来。”兰溶月微微侧头,看着晏苍岚,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居然这么黑呢?

不知几时,南宫玉的船已经靠近了,看着船头的一对璧人,他忽然觉得原本漆黑的天空又黑了许多。

当然,是被这一对夫妻的心给染黑了。

“我与娘子心中所想一样。”兰梵要赶过来最少还需要一刻钟,看羽妃在水中扑通的模样,并非完全不会水,只是装柔弱而已,否则早就沉下去了,今日在场的明眼人多,都不会插手此事。

“九儿,你们猜猜看,若是才对了,奖励一千两。”兰溶月说这话,目光最后却落在了叮当身上。

“自己爬上去。”九儿平静的说道。

“被救。”夜魑看了看晏苍岚,冷静的回答道。

“我和九儿姐姐一样。”叮当盯着羽妃,扑通了半天,若是有人想救,早就出手了。况且她和羽妃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羽妃看似说话行事不经大脑,不过步履轻盈,功夫应该不错。

“九儿和叮当都选前者,我自当站在她们这边,夫君呢?”刚刚被晏苍岚搪塞过去了,他倒要看看,他对这个羽妃怎么看。

许是因为涉及冥殿,兰溶月心中总有几分芥蒂。

“我随娘子。”说话间还不忘看夜魑一眼。

夜魑微微低头,他似乎没做错事,况且也不能真的让羽妃死了。

“九儿,去备上一碗姜汤,我们等下去看看羽妃。”这么好的戏,错过了岂不可惜。

祝承业花大价钱请倾颜阁动手,他既是鬼门的门主,接下来的就当做是附赠的吧,最重要的是她刚刚往岸边看的时候看到了兰梵的身影。

“是。”

九儿进屋后,晏苍岚也看到了兰梵,“看来楼陵城和兰梵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兰梵对京城不了解,可楼陵城不同,今日花灯会,来往的行人多,除非抄近路,负责不会提前到。

“看来为夫小瞧了楼陵城的手段。”微微一笑,夜色下,俊美的五官上似乎泛起了一抹恶魔的笑容。

兰溶月无奈一笑,这一幕怕是这个男人促成的吧,看来这一下午他到真是没白忙乎,三国的联盟似乎又紧蹙了些,看来兰梵、楼陵城、燕太子三人打心里觉得苍月国强大,晏苍岚十分危险。

对于议和来说,这倒是个不错的开头。

在没有蓄满力之前,谁也不敢贸然出手。

但从长远来说,这样也十分危险,压迫可是会使人成长的。

来自苍月国的压迫,只怕会让三国的武力上升许多。

“我怎么觉得夫君似乎期待看到狗咬狗的局面。”三国的武力越是强大,一旦联盟破裂,狗咬狗的时候就会咬得越疼,论长远计,她家夫君当之无愧的谋略家。

“知我者,世间除娘子之外再无他人。”他今日的举动连未缪都觉得不妥,唯独她,猜透了他的心思。

此生,得她,还有何求。

“油嘴滑舌。”她怎么觉得他越来越会甜言蜜语了。

叮当看着羽妃爬上船,高兴的跳起来道,“娘娘,我赢了。”

“夜魑,你输了赌注,一共四千两,打个折扣,给九儿和叮当每人一千两。”看着羽妃的模样,落水明明应该狼狈才是,可一举一动却那么惹人怜惜,这举动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坚强呢?尤其是在兰梵正要靠近的时候。

妖媚的双眸,划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娘娘,不是您坐庄吗?”夜魑心中苦啊,明明输一千两,却偏偏要掏出两千年,尤其是看到叮当的模样,他怎么觉得这仅仅是个开始呢?

“我有说吗?”兰溶月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船夫靠近羽妃的船,随即继续道,“我可是有帮你的,可惜你家主子不上道。”

夜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冷意,低着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属下认输。”

心中暗自发誓,他再也不赌了。

摸不清晏苍岚在三国议和上的计划,看不透兰溶月的心思,这赌局他必败无疑。可怜他拿点娶媳妇的本钱,又少了两千两。

“那个…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叮当看了看岸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和小贩,看了看自己枯瘪的钱袋,一双透亮的眼睛盯着夜魑。

至于兰溶月的安全,有晏苍岚在,她完全不担心,这个男人明明是一国之君,功夫却深不可测。明明对兰溶月温柔似水,可她总觉得危险,不敢靠近。

“叮当,我的那份也给你。”看着叮当的模样,九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即便是兰溶月身边的人,也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想要,都要依靠自己。

“不用了,那份九儿姐姐收着吧。”叮当果断拒绝道,她需要银子,可没到爱财的地步,况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虽是女子,也不能接受无偿的赠予。

九儿淡淡一笑,“好,若是不够用,我借你。”心中暗自点头,叮当虽活泼了些,但灵岛的教养倒是极好的。九儿看了看兰溶月,顿时明白过来,兰溶月这是变着花样送叮当零花钱呢?当然,同时也是考验叮当的眼力劲。

“嗯。”

夜魑无可奈何的将银票递给九儿和叮当,他是在想不通,究竟是哪里输了。

“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输在哪里了。”夜魑苦着脸对九儿问道。

“叮当,你说呢?”倾颜阁的人出手,除非有兰溶月的命令,否则没有人敢救,即便是救人,也不过是多一个落水的人而已,她了解真相,无法回答夜魑的问题。

“她会武功。”叮当的答案更为直接,最重要的是,白天兰溶月和羽妃交手的时候,兰溶月气息那一丝丝的异常。

“就这样?”他的两千两,怎么输的那么冤。

“不然呢?”

……

夜魑无言以对,会武功,这点的确足以。后宫嫔妃会武功的确不算特殊,不过兰梵的宠妃会武功就不得不惹人注意了。

“娘娘,我能去岸上走走吗?”叮当看着手中的银票,笑嘻嘻道。

“把这个拿着,保护好自己。”兰溶月取下腰间的玉萧递给叮当,她本来想以此做赌注,将龙吟玉萧送给叮当,毕竟龙吟玉萧放在她手中,充其量不过是一件不错的乐器,若是放在叮当手中,则可杀人于无形。

“玉萧,送给我吗?”叮当咽了咽口水,她虽肖想了许久,却一直不敢开口,龙吟玉萧能让她的音杀提高不止一个层次,音响而取人姓名,是她家族的秘法。

若是送,她还真不敢要,太贵重了。

“算是借你的,若是你办出一件让我满意的事情,就当奖励。”叮当年纪小,终归才从灵岛出来,在柳言梦的事情上碰壁了,意志有些消沉,她这个灵主总得激励一下自己的属下。

“娘娘放心,我一定幸不辱命。”眼底闪过的坚定,似乎在说,她不会再失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