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捅刀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吟玉萧曾被誉为秘宝,谁也不会想到兰溶月竟会轻易送人。

可唯独晏苍岚不同,一个死物换一颗忠诚的心,怎么看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船缓缓靠近,兰溶月、晏苍岚两人几乎与兰梵同时抵达羽妃的船,一上船,羽妃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衫,擦拭过的长发还带着丝丝水汽,看到兰溶月走过来,双眸中杀意转瞬即逝。

“千霓见过苍帝、月皇后。”羽妃起身,不卑不亢,原本的雍容华贵中多了一丝傲气。

他果然还是擅长培养杀手,千面狐狸吗?也难怪兰梵会动真心,不过正因为这样,才有趣。

“免礼。”晏苍岚从头到尾,瞥了一眼四周后,双眸中便不曾容下任何人。

兰梵微微蹙眉,羽妃并未行礼,而晏苍岚却说免礼,这不是摆明了让他都低了一截吗?再看向晏苍岚身侧的兰溶月,长发用发冠盘起,一袭白色长裙,裙角处几朵染上去的墨莲隐约浮现,绝美的容颜,气质不温雅,反而带着一丝与晏苍岚相辅相成的霸气。

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兰梵双眸深处,一朵漆黑的蔓藤慢慢成长。

或许有朝一日,他会被这欲望的蔓藤所吞噬。

“听闻羽妃落水,想必是冻坏了,本宫命人熬制了一杯姜茶,温度正好。”

听到熬制二字,羽妃气不打一处来,这话摆明了就是看她在水中扑腾的半天,没有命人相救,反而命人去熬姜茶。

人家受伤,还不忘再捅一刀,踩一脚。

羽妃看着手中刚刚九儿递过去的姜茶,杯子上的温度可以忽略不计,若非碍于场合,她恨不得直接将杯子扣在兰溶月脸上。

“多谢月皇后。”羽妃咬了咬牙根,嘴角泛起淡淡笑容,心中暗自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让兰溶月生不如死。

“羽妃客气了,本宫身边的人不善游水,若不是如此,也不会让羽妃在水中……”羽妃笑容中那一抹狠毒她可看得一清二楚,论演戏,羽妃和她相比还不够格。

“你……”羽妃狠狠的瞪了一眼兰溶月,她从兰梵口中得知,兰溶月性子冷淡,不喜言语,没想到兰溶月竟如此伶牙利嘴,停顿的地方刚刚好,惹人遐想,“多谢月皇后挂怀,我下次游湖一定记住,身边带一个会游水之人。”

羽妃眼底闪过一丝算计的笑容,一口饮尽了杯中的姜茶,她倒要看看,万一她出事了,兰溶月如何交差。

一口饮尽的结果是口中一股苦涩的味道瞬间散开,羽妃脸色铁青。

“这话倒也对,万一下次落水,有备无患。”兰溶月一副赞同的模样点了点头。

原本在门外的楼陵城听到兰溶月的话,下意识的走了进来,他似乎从未见过兰溶月说这么多话。

她居然连和他说话也不愿意吗?

楼陵城眼底闪过一丝征服的欲望。

晏苍岚紧紧的揽住兰溶月的腰间,后退两步,一副满是疑问的模样,缓缓道,“孤倒是没有想到,原来陵帝也如此关爱羽妃。”

楼陵城抬头看去,正巧与羽妃四目相对,而这一幕刚好被兰梵看到。

兰溶月轻轻掐了掐某人的腰间,这男人太狡猾了,兰梵从小被人算计,养成了多疑的性子,即便是需要羽妃身手的势力,只怕也绝不会在信任羽妃了,从内部分散,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久久不语,一句话刚刚好。

在敌人的心脏上埋上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楼陵城没有辩解,他很清楚,此时辩解,实属下策。心中更加坚定,对兰溶月,他势在必得,这样的女人,决不能留在晏苍岚身边,即便是他得不到,也要毁掉。

楼陵城心中第一次对兰溶月动了杀意。

执念和杀意之间,最终不知道是谁战胜了谁。

“陛下,别把真相说出来。”兰溶月见众人不语,随即添上一把火。

至于门外的燕太子和楼星落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看来楼兰国经历的叛乱,楼星落倒是成熟不少,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如今竟能依附在燕太子身边,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女人,很可怕。

不过,还不够疯狂。

想到燕国,兰溶月眼底闪过丝丝期待。

“皇后说的是。”晏苍岚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道。

“苍帝,月皇后,霓儿落水身体不适,朕先带霓儿会驿馆了。”兰梵下逐客令道。

羽妃微微低头,眼底闪过不喜。

她一直都知道兰梵忌惮兰溶月,没想到兰梵见到兰溶月就像老鼠见了猫,不战而逃。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羽妃眼底,闪过一抹厌弃。

“哦,本宫倒是忽略了,羽妃落水,身体不是,本宫刚好是大夫,不如本宫替羽妃把把脉如何?”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话,连九儿都觉得意外。兰梵、楼陵城等人惊讶不已,要知道兰溶月从不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她所求,珍宝、财富等等,还是第一次见到兰溶月如此主动,既然猜想,莫非兰溶月要对羽妃下手,同时他们心里也明白,兰溶月还没有蠢到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在场的人中,唯独晏苍岚从头到尾,神定气闲,似乎一切在意料之中。

“那就有劳月皇后了。”兰梵见羽妃表情微微扭曲,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些什么,即便是心中更有疑虑,他却也不能舍下羽妃。

看到兰溶月主动救人,犹如天降红雨般稀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