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甘愿为棋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的大度让楼星落心中发苦,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这般风景,如今想想,往事如烟,一切皆如微风拂过,片刻也不成为她停留。

“苍帝,难得相聚,不如你我对弈一局如何?”楼陵城主动开口道,他自认为,论心意,他不输晏苍岚;论实力,他照样不输晏苍岚;论关系,他和兰溶月之间的渊源远胜于晏苍岚,他倒要看看,若晏苍岚输了,兰溶月的心意是否还如从前这般。

“难得陵帝有想输的心,孤自当成全。”楼陵城的心思他岂会不知道,既然楼陵城挑衅了,他自当欣然接受。

晏苍岚心中期待,等楼陵城输了之后,兰溶月补刀时,楼陵城气得吐血的模样,想想就心情愉悦。

说话间,管事已经备上棋盘,一缕莲香,缓缓燃起。

“月皇后,我难得来一趟烟雨阁,不如陪我四处看看如何?”楼星落微微低头,回避燕太子的眼神。

楼星落眼底的抗拒,兰溶月尽收眼底,微微一笑,随即点头。

曼城的败笔,看来对这位燕太子心性影响不小,原本一个阴冷狠毒的人,如今乍一看上去倒是少了一份阴冷,就像是用什么压制了一般,想着刚刚从楼星落身上传来淡淡的药味,微微上扬的眉角,眼底深处,多了几分冷意。

她平生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即便眼前的这个女人昔日曾与她针锋相对。

“好,太子妃请。”

漫步在夹板上,春日夜间冷风拂过,湖面上波光粼粼,无数荷花灯随之飞舞。

“好美,若人一生真的能与世无争该多好。”

欣赏着眼前的美酒,楼星落那平静的目光中没有丝毫波澜。

一个女人的觉悟吗?昔日那份骄傲消失殆尽,如今学会了敛尽锋芒,隐忍而蓄势待发,楼星落成长了,但对她而言,这或许并非喜讯,却也不一定是噩耗。

根据风无邪传回来的情报,楼星落手中的细作半数落入燕太子手中,如今在燕国想必手受到制约,以至于让燕太子为所欲为。

“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

与世无争吗?她前世想过,放下一切,找一个宁静的地方,享受生活。

可最终的结果呢?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死了一次,她明白了,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站得越高,手段就越是要狠。

“是啊,我们都做不到。”楼星落将手放在眉心处,那是与兰溶月交锋时留下的伤痕,拂去额头的吊坠,伤口呈现在眼前,“每每对镜梳妆,看到这个伤口,我就会想到你。”

兰溶月微微一笑,“太子妃是来兴师问罪吗?”

“我斗不过你,从前是,现在依旧是。”

她是一个女人,别人或许觉得晏苍岚迎娶兰溶月,抛出那么大的筹码,除了一份宠爱之外,还有容家的势力,可她却清清楚楚,她受伤时,晏苍岚眼底的那一份纵容和宠溺让他至今难忘。

以前,她是楼兰国的长公主,即便是看到这一幕,心中还残存着幻想,跌入谷底,只身逃往之后,她将一切看得明明白白,那个男人无情,不,应该说出了兰溶月之外,他可以对任何人无情。

“你想要什么?”

从前,现在?

楼星落并未说将来,看来楼星落真的成长了。

若楼星落不是燕国太子妃,或许她会选择扼杀楼星落,如今她到觉得将楼星落留住燕国会更有趣。

利用、憎恨到底会让楼星落成长到什么地步。

“帮我。”

“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兰溶月看向楼星落,如今楼星落手中可没有什么让她感兴趣的筹码。

走下楼没有说话,慢慢迈步,想船尾走去,看着朦胧中的山色,两人沉默了许久,楼星落挽起衣袖。

手臂上,鞭伤、烫伤、刀伤,紧密交错,有新有旧,比起这些伤口,兰溶月更惊讶的是楼星落眼底的那一份平静。

同样,楼星落也惊讶兰溶月看到伤口后的反应,她清楚,以兰溶月的医术,她身上的药味瞒不过兰溶月,她在赌,赌同为女人,兰溶月会不会给予她一份怜惜,如今看来,她彻底失望了。

“伤口不错,很有创意。”对于这类变态的虐(虐)待,前世看多了,她并不觉得陌生。

楼星落轻轻一笑,面不改色,兰溶月这是对伤口的夸奖吗?还是对燕晖手段的夸奖,看到这些伤口,还能如此冷静对待的只怕除了兰溶月之外,别无二人。

“我看着也觉得不错,除了第一次之外,我竟一点都不觉得疼…哈…哈哈…”楼星落的笑声不大,眼角却含着泪。

即便是昔日她逃往的时候,也未曾受到这般对待。

“你母皇安插在燕国的细作太多,燕太子这般对待你,又何尝不是你自找的呢?”以手中的势力换取太子妃之位,让燕晖与燕旭能够抗衡,从这个方面来说,楼星落成功了,可同样的,她的存在也换来了燕晖的忌惮。

“你说的不错。”楼星落放下长袖,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与湖面闪烁的朵朵莲花灯相比,漆黑的天空让她更觉安心,“我手中的势力在燕国尽失,燕晖的承诺做到了,我虽活下来,却也成了燕晖手中的棋子,兰溶月,你以我为棋子如何?”

她没有了交易的筹码,如今唯一能与兰溶月交易的筹码就是她自己。

她心甘情愿,成为兰溶月手中的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