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绝望的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兰溶月洒脱而去的背影,楼星落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她不清楚兰溶月与凤家之间有何冤仇,可如今她不仅成了兰溶月手中的棋子,还让兰溶月敲诈了一笔。兰溶月当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走到晏苍岚身边,兰溶月本想在晏苍岚身边坐下,没想到晏苍岚伸手直接将兰溶月揽入怀中,轻声道,“夜寒天凉。”

看着某人顶着一副心疼你,光明正大吃醋的模样,兰溶月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嗯。”兰溶月微微低头,嘴角含笑,这一幕哪一个柔情似水。

楼星落走近,背后发凉,她第一次见到如此善变的兰溶月,温柔吗?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一抹温柔像一把看不到的利刃。她没有时间去探究兰溶月,当下她要做的是拿下燕晖,倒上一杯酒,轻声道,“殿下,喝杯酒,暖暖身。”

燕晖接过酒,神情中闪过一丝诧异,区区半个时辰,倒让楼星落转性了,想到楼星落曾经对晏苍岚的爱慕,燕晖眼底的柔和化成层层冰霜。

“再来一杯。”

楼星落接过酒杯后再倒上一杯。

举动间,兰溶月可以看到楼星落手微微颤抖,隐藏的很好,可是她还是看出来的。

畏惧吗?再看看燕晖眼神中的那一抹狂傲和不甘。

也对,燕晖与她家夫君相比,的确是低了无数个层次,不,应该说,天与地之间,根本没有交集,没有可比性。

“殿下,请。”

楼星落的声音拉回来所有人的心思。

“夫君,我有些困了。”兰溶月柔情的靠在晏苍岚胸口,轻声道。

对于兰溶月的投怀送抱,轻声喜悦,美色当前,晏苍岚岂会不动容,落下最后一颗子,看着怀中微微闭上眼睛的人儿,他的心瞬间被浓情填满,柔声道,“娘子觉得陵帝输多少子。”

听其言,楼陵城看向棋盘,脸色大变。

从一开始他就输了,可眼下不仅输了,还输的彻彻底底,他自己竟未曾察觉。

想到晏苍岚的话,楼陵城一个小动作,打乱了棋盘上的棋子,道,“久闻苍帝与皇后心意相通,皇后不妨猜猜。”

皇后二字,楼陵城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此等妙人,本该是属于他的。

“十子。”兰溶月未曾细想,毫不犹豫直接开口道。

“月皇后为何如此肯定。”楼陵城脸色大变,心中十分惊讶,二人心意相通,竟到了如此地步吗?

“十全十美,夫君这是在……”兰溶月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将头埋在晏苍岚怀中,心想,这个男人吃醋的时候也会有如此恶趣性子的时候。不知不觉见,放在她腰间的手紧了几分,似乎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难得陵帝来一趟京城,孤自当送上祝福。”

输了,还输了十子,对楼陵城来说,即便是输一颗棋子都是耻辱,更何况是十颗,还被兰溶月说了一句十全十美,只怕今后但凡提及十全十美这个词,楼陵城就会想起今日的耻辱,不用想也知道晏苍岚是故意的。

“苍帝客气了。”楼陵城恨不得将晏苍岚千刀万剐,可眼下是在苍月国的地盘,他根本奈何不了晏苍岚。

“我倒是没有想到苍帝棋艺如此高超,不如我来陪苍帝下一局棋如何。”燕晖站出来道。他是个男人,岂会容忍自己的枕边人心中想着另外一个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比他优秀。

“月儿困了。”晏苍岚的意思很明显,兰溶月困了,毫不犹豫的拒绝。

“莫非苍帝是害怕了。”

燕晖挑衅的语气,兰溶月暗自为燕晖默哀。

她的男人从来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尤其是在自己女人面前被小瞧了。想来无论换做是谁,只怕也大方不起来。

“夫君,难得燕太子有此雅兴,我先在船上的房间小憩片刻,等夫君旗开得胜可好。”握住腰间那双勒紧的手,若是能藏,她真怀疑这个男人会将她藏起来,她还是找个借口离开为好,这个男人小气的代价是她明天午饭前别想起床了。

“等着为夫。”

“好。”

晏苍岚意外,这个小女人今天怎么这么乖了,莫非又在算计人。

“月皇后,落儿也有些累了,能否劳烦替落儿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燕晖可无法忍受人在他身边,眼睛却看向晏苍岚,想到这里,燕晖都有些后悔带楼星落一同前来了。

“太子妃请。”

“多谢月皇后。”

两人离开后,晏苍岚的心思也跟着飞远了,比起燕晖的全神贯注,晏苍岚顶多是随便下下,落子之间,燕晖隐约处于下风,可就是输不了。

简单来说就是,耗着燕晖,就是不让他死。

楼星落跟着兰溶月回到房间,靠着门,强忍着颤抖的身体此刻终于忍不住了。

她很清楚,今夜回到驿馆后会付出什么。

“坐下。”兰溶月指着梳妆台前的椅子道。

楼星落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

兰溶月取下楼星落额头的装饰,伤口呈现在眼前,拿起一根小银针,将原本的伤口刺成一朵花的形状。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楼星落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花。”

“鸢尾花,有人说这种话的象征是爱的使者,可我却喜欢它另一曾含义,爱的绝望。”

一朵鸢尾花让楼星落原本俏丽的容颜了多了一丝色彩,紫色的花朵,平添一抹高贵。

“很美,绝望吗?很适合我。”想到今夜与燕晖的相处,正如这朵花,绝望。

“有时候化被动为主动会更好。”

楼星落神情一呆,原本平静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惊讶,“你让我主动勾引燕晖?”

猜不到兰溶月究竟是怎么想的。

“勾引?你可是燕太子妃,用得着说是勾引吗?”

夫妻之间,顶多叫情趣吧,虽然主动这种事情她一直想做来着,不过貌似一直都没有机会。

“你说的对,我是燕太子妃,它会褪色吗?”

“不会褪色,也洗不掉,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死的哪一天。”想抹去楼星落的伤口太过于麻烦,一朵花多了一层美,对于楼星落来说,她需要知道,自己的处境是绝望的,只有在绝望中还不忘求生的人,才会足够狠。

燕国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一致对外,想要从内部破坏燕国,凤家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是于苍月国还是风无邪。

“那就好,告辞。”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楼星落主动道。

楼星落离开后,晏苍岚走了进来,从兰溶月身后将她抱住,看着铜镜中的男女,晏苍岚嘴角泛起一抹淡笑。

“赢了。”

“娘子可是想为夫了。”

“看来你听到不少。”

晏苍岚微微一笑,在兰溶月耳边轻声道,“娘子让楼星落主动,不知娘子打算何时主动。”

“我累了,我们回宫吧。”兰溶月真害怕,再这么下去,晏苍岚会直接在烟雨楼将她给办了,虽然这个房间是她专用的,可今日花灯热闹,来来往往的人可不少。

“好,听娘子的。”

兰溶月回头,只见晏苍岚一副回宫领福利的模样,她就觉得心中发虚。

“娘子不问为夫赢了几子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夫君给我争取了时间。”与楼星落的交易,楼星落具体会做到什么程度,都是取决于她的决心,即便今夜楼星落主动,只怕对楼星落来说,也是一个地狱的开始。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有楼星落真正的生活在地狱中,才会让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残忍冷血。

想到此处,兰溶月心中忍不住期待楼星落的反击了。

“还是夫君了解我。”兰溶月主动勾住晏苍岚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某人享受着兰溶月的主动,听着外面的嘈杂声,心中欲火焚烧。

“娘子,我们回宫。”

床笫之间,娇羞的声音,即便是强忍欲望,他也不愿意让人听到丝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