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不疯不成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近午时,楼星落的贴身丫鬟才去了医馆。

“主子,你也去?”灵宓易容后走出来,之间外间站着一个小厮,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后道。

“不行吗?”

灵宓念念摇头,这情况她怎么觉得那么诡异呢?

“走吧。”

两人悄悄替换了大夫和药童,兰溶月走在灵宓身后,灵宓受宠若惊,额头直冒冷汗,目光偶尔还不忘四处张望一下,心想,红袖和天绝应该藏在暗中吧,万一燕太子突然动手,她可没有把握保护兰溶月周全。

“大夫,到了。”丫鬟见大夫东张西望,小声提点道。

“走…走到,到了还愣着。”灵宓出声道,语气中明显有些不语。

丫鬟并未在意,低着头领着令人走进后院。

刚走进院子,兰溶月就问道了淡淡的血腥味,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欢爱后的气息,兰溶月微微低头,隐藏自己的不喜,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一个小药童的谦卑。

“大夫,请进。”丫鬟领着令人走进屋内,问着屋内的气味以及躺在床榻之上,血水清透衣衫,脸色苍白如纸的楼星落,眼角微微发色,泛起一丝微红。

“太子妃,大夫来了。”

闻其声,楼星落疲惫的睁开眼睛,向大夫看去,神情平静,柔柔弱弱的模样惹人怜爱。

可兰溶月却看得更清楚,楼星落眼底深处,闪过的那一丝恨意和疯狂。

“你想出去,在外面看着。”

丫鬟犹豫了一下,想想楼星落的处境,点了点头后走了出去。随后,楼星落强忍着疼痛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大夫和药童,随后将目光落在药童身上,眼底闪过一抹讽刺。

“兰溶月,你说若我现在大叫一声,你的下场会如何?”楼星落没想到兰溶月将她害的这么惨,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一身小厮的装扮,故意将皮肤涂黑了几分,竟如此小瞧她,连易容一下都嫌麻烦吗?

“你不会,毕竟勾结本宫的罪名会让你死的很快,况且燕晖也不敢动我分毫。”兰溶月看了看四周,微微蹙眉,灵宓见状,立即将房间的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动不了你,今天,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她听了兰溶月的建议,可却落到这般下场,强忍着晕眩感,双手紧握成拳头,她怕下一刻自己会晕过去,任由兰溶月宰割。

“错,我是来帮你的。”兰溶月神定气闲的说道。

平静的模样,楼星落看不到丝毫破绽,她从小在皇宫长大,看尽的算计和伪装,可面对兰溶月,她那些眼力劲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完全猜不透兰溶月的心思。

“帮我?那我是不是该感激你,让我九死一生。”若非燕晖对她还有所忌惮,今晨她只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错,我的确帮你了,看来你作为够主动。”

一句话让楼星落原本苍白的脸颊气得泛起一丝红润,昨夜她如同着魔了一般,燕晖越是折磨她,她就越是会想起兰溶月的话,变被动为主动,可到最后,换来的是燕晖一夜的折磨。

她应该后悔相信兰溶月吗?不,她早就知道,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她可信之人。

“笑话看够了,你是不是该走了。”一股血腥味袭上楼星落的咽喉,楼星落强忍着咽下去,口中带着腥味对兰溶月道。她看尽了她悲惨的模样,如今她这副模样,兰溶月应该满意了吧。

“你会明白我是在帮你的,给燕太子妃上药。”兰溶月对灵宓吩咐道。

其实,兰溶月并未说明,楼星落不信任她,即便是她说再多也于事无补。

对于燕晖这种人来说,越是反抗他便越有兴致,若是楼星落主动,燕晖便会丧失兴趣,对于楼星落来说,一次彻底的伤害之后换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解脱,何乐而不为,而且这一段时间足以楼星落将一切想明白。

灵宓的医治,楼星落并未拒绝,放眼天下,论医术高明,鬼医当之无愧位于前列,鬼阁虽名为鬼阁,其实是几国最大的医馆,即便是几国有心打击鬼门的势力,却也无人敢动鬼阁。上药后,原本火辣辣的伤口传来阵阵凉意,她终于明白为何鬼阁在几国地位卓绝了,是人就会生病,是人就会怕死,而鬼阁的存在对于某些重病的人来说是唯一的希望,即便是为了自己活着,也会保全鬼阁。

楼星落指了指桌上的锦盒,灵宓起身将锦盒递给楼星落,楼星落拿起一只寻常的发簪,将发簪递给兰溶月。

“这是你要的名单。”

灵宓接过发簪,细细看过后发现并无毒,随后才递给了兰溶月。接过发簪,兰溶月将吊住取下来碾碎,一张小纸条出现在兰溶月手中。

“倾颜阁的东西真不错。”楼星落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楼兰国一向排外,以前她母皇为帝,女子爱美,倾颜阁在楼兰国的势力也算是根深蒂固,渗透的或许比她想象中的要深很多。

“多谢夸奖。”

兰溶月打开纸条,迅速看完,随即纸条在兰溶月掌心中凝结成一块薄冰,随着冰块的碎裂,纸条消失的一干二净。

看着兰溶月的动作,楼星落头皮发麻,这种手段,要杀一个人估计只会留下一摊血水吧,似乎想的了什么,楼星落的手紧紧的抓住被褥,掩饰自己的心慌。

“回燕国之后,会有人给你提供凤家人的信息。”

“好。”这笔交易亏吗?楼星落不知道,但她唯一要的就是她必须活下去。

“告辞。”兰溶月起身道。

灵宓打开药箱,留了几瓶药膏给楼星落,随即道,“这些药膏能让你的伤口尽快愈结,若不想留下疤痕,可以去鬼阁卖雪肌膏。”灵宓说完后,即刻更上了兰溶月的脚步。

两人刚刚走出去,一道黑影出现在楼星落的房中,楼星落即刻吩咐道,“跟上去。”

“主子,楼星落为何会同意交易。”她给楼星落上药的时候觉得头皮发麻,那么重的伤势,楼星落居然挺过来了,而且还强装淡定,这样的人很可怕。

“不疯不成魔,这样不是很有趣吗?”兰溶月意味深长的说道。

很快,红袖和天绝靠近兰溶月,那一道隐藏在暗中的气息迅速消失了。

“回去吧。”

“马车已经备好了,主子请上车。”天绝刚刚说完,一辆马车就停止兰溶月跟前,问着熟悉的檀木香味,兰溶月心中一暖。

上车后,灵宓褪去了面具,露出原本的容颜。

“娘娘,你刚刚说的不疯不成魔是什么意思,难道娘娘不打算将楼星落当做棋子吗?”在灵宓看来,楼星落的用处很大,若成为手中的棋子,或许对打击燕国和楼兰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她不适合成为棋子,我与她之间除了交易便是敌人。”兰溶月结果红袖泡的茶,淡淡茶香洗去了她口中残留的那些血腥味。

燕晖的阴狠,让他十分在意,在凤家一事上,她必须更加谨慎才行。以燕晖的性子,很有可能会除掉楼星落再取凤家长女,若真是如此,楼星落成魔的机会就没有了,她费了心思还搭上几瓶药,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娘娘,属下斗胆,敢问娘娘一句,是不是打算将楼星落逼成魔。”那种因环境所逼陷入疯狂的人是何等可怕,红袖见识过,但却不想再见识一次,更何况那人极有可能会是敌人,这样的敌人很棘手。

“放心,这把火暂且还烧不到我身上,只是……”兰溶月目光微沉,神情中闪过一丝严肃。

“只是什么?”

“刚刚那股习气你们想必察觉到了,没想到楼星落身边还有高人。”那人的功夫不弱,她前世做了一辈子的杀手,对于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了解不过,红袖和天绝的功夫很高,自然也察觉到了,灵宓完全没有察觉,说明对方的等级高出灵宓许多。

“的确让人在意,稍后属下回去查明。”赶车的天绝突然插嘴道。

“暂且不用,免得打草惊蛇,刚刚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你们,灵宓,你去一趟倾颜阁,让颜卿搜集楼兰国的情报,必要时可以和楼陵城交易。”楼星落手中的势力一定与楼陵城无关,很有可能是楼兰女帝留下来的。

对她来说,是威胁。

对楼陵城来说,更是威胁。

她和楼陵城是敌人,但也不是不可以合作。

与此同时,驿馆内。

“她说了什么?”

“她说了一句,不疯不成魔,随后出现两个高手,属下难以以一敌二便没有在跟随了。”

楼星落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不疯不成魔吗?倒真像是兰溶月说出来的话,我倒是真要多谢她替我指点迷津。”

黑衣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侧。

“你离开京城,不,立刻离开苍月国,兰溶月发现了你的存,以她的脾气,一定会对你出手,赶快走。”楼星落忽然明白过来,兰溶月身边的人察觉到就等于兰溶月察觉到了,兰溶月很危险,尤其是现在苍月国是她的地盘。

“公主…我…”

“我不想看到你也出事,你可走,只要我一天还是燕太子妃,我的安全就无碍,你要做的是活着,只有活着,回到燕国后你才能帮我。”楼星落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微微闭上眼睛道。

她在害怕,害怕让眼前的人看到她那双充满利用的眼神。

“是。”黑衣男子咬咬牙,看着楼星落痛苦的表情,最终妥协了。

黑衣人离开后,楼星落看着桌上的药瓶,原本的柔弱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疯狂。

此刻,兰溶月马车刚抵达宫门口,心底突然泛起一阵凉意,想着,她亲手培养出来的恶魔成功了吗?事情似乎会很有趣。燕国想要养精蓄锐,她却不想给燕国这个机会。

楼星落的疯狂对于厉将军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厉将军镇守边关的心可以安稳了。

“娘娘,羽妃求见,此刻正在御花园呢?娘娘要见吗?”叮当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她对东陵国没有好感,对于这个披着面具的羽妃更是好感全无,一边摆弄这手中的龙吟玉萧,一边禀报道。

“昨日将玉萧放在你这里,还没有听你吹奏过,听说你家中犹豫去梦魂,我想听听看。”

梦魂,顾名思义,让人陷入梦中,灵魂被自己的梦困扰,若是吹奏之人尽得真传,完全可以将一个人困死在梦中,让其再也想不来。

“娘娘,要不要换一个。”叮当心中苦,她的境界还不够,万一针对羽妃的时候伤及其他人就不好了,尤其是其中还有兰溶月,其余的人她可以不在乎,但灵岛的灵主可是她主人,伤到主人,一个她发誓要效力的人。

兰溶月浅浅一笑,叮当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