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一句情话,两种心思/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御花园,叮当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娘娘,您…没事吧。”叮当细细打量兰溶月,说完后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她擅音攻,能逃脱她攻击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不仅如此,兰溶月似乎还趁机说了什么,想到此处,叮当背后冒出一层冷汗。

暗自庆幸,眼前的人不是敌人,而是他们灵岛的灵主。

“无碍,倒是你能力有待加强,心性不够稳,萧声悠扬,却有所忌惮,你是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一双冰瞳静静的看着叮当,叮当只觉头皮发麻,她留在兰溶月身边的时间本就不多,从未见兰溶月动怒,淡淡语气中虽没有怒气,隐约间她感受到了兰溶月的不悦。

“奴婢知错,请娘娘降罪。”叮当立即跪下认错,她也意识到自己心性不够坚韧,犯了音攻的大忌,她担心兰溶月,而兰溶月却有可能因为她心性不稳而受到攻击,事实证明,兰溶月的确受到攻击,只是未曾表现出来而已。

“零露,将宫中去年一年的账册交给叮当,给你五天的时间,将宫中账册全部核对一遍。”

叮当低着头,表情比吃了黄连还苦,她最怕的就是这些整理账册的活,兰溶月却偏偏抓住了她的弱点。

“怎么,不愿意。”见叮当迟迟不语,兰溶月轻声轻语道。

叮当咽了咽口水,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不敢看向兰溶月,“是,奴婢遵旨。”

“去吧,从现在开始。”

“啊…”叮当猛一抬头,对上兰溶月那双冰瞳,冰瞳中透着不可反驳的意味,叮当避开兰溶月的眼神,心中泛苦道,“是,奴婢这就去。”

看着叮当的背影,每一步都无比沉重,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浅浅一笑。

“娘娘,这惩罚对叮当来说,会不会重了些。”红袖小声道,叮当还未满十五岁,还是个孩子,这天下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和兰溶月相其并论的,尤其是叮当对金钱全无概念。

“咳…”兰溶月轻咳一声,心微微一慌,看来她的心也还不够坚韧,受得了写影响,那些曾经的经历被放大的感觉真不好受,“那些繁琐的账目会让她沉下心来。”

“娘娘,没事吧。”灵宓饶开红袖,握住兰溶月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道。

“没事,可能是起早了,没休息好,回宫吧。”

大长老说叮当的在音攻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他了,如今看来,到不是谦虚,音攻配上龙吟玉萧,的确有些难对付,难怪灵岛上的人对大长老如此忌惮,想到楼兰国的摄魂曲,冰瞳泛起一抹漆黑的光芒。

脉搏较平时快了些,灵宓闪过一丝不解,心想,莫非真的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回到揽月殿,九儿已经吩咐人备好午膳,晏苍岚正在小书房中批阅奏折,见兰溶月走进来,立即放下手中的朱砂笔,示意夜魑离开。

“都下去吧。”

众人退下后,晏苍岚立即上前扶住了兰溶月。

“月儿,脸色不好,生病了吗?”晏苍岚眼底尽是担忧,一边扶兰溶月坐下,还不忘将温度刚刚的热水递给兰溶月,握住兰溶月的手腕替兰溶月把脉,他不是大夫,但久病多年,虽不擅长医治,但把脉难不倒他。

“放心,我没事,只是有些小瞧叮当了,岚,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个男人太了解她了,两个人本质上又十分相似,她很清楚,瞒不过他,与其让他胡乱去猜,还不如主动告诉他。

“真的没事?”晏苍岚在兰溶月身侧坐下,将满脸疲惫的兰溶月揽入怀中。他知道,她能将自己的情绪、疲倦掩藏的极好,能在他面前不去隐藏,他很高兴,可是看着她疲惫的模样,他忍不住心疼。

“休息一下就好了,叮当的音攻和楼兰国的摄魂曲不知道有没有关系。”被他温暖的怀抱相拥,原本的疲倦似乎消算了不少。

“这事不急,饿坏了吧,先用膳,然后我陪你好好休息一下。”两国交战,楼兰国的摄魂曲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劲敌,但眼下她最重要,两国并未开战,关于摄魂曲也不必急在一时。

“好,听你的。”看着他眼底的心疼,她无法反驳。

与此同时,东陵国驿馆内。

庭院中,微微寒冷的空气似乎被一壶热酒化解,满园内,尽是酒香。

“陛下,臣妾回来了。”羽妃看着独自饮酒的兰梵,她忽然发现,她对兰梵的了解真的不多,甚至还不如兰溶月。

兰梵放下酒杯,起身扶起羽妃,拥入怀中,轻声道,“爱妃,免礼,昨夜是朕不好,冷落爱妃了。”

一举一动看上去极其温柔,可这份温柔却未达眼底。

“陛下还在责怪臣妾吗?”羽妃微微低头,盯着自己小腹,她入宫三个多月,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找上兰溶月也是不得已,宫中御医信不过,与主子有牵扯的人她更是不能动这个心思,她易容后曾去过鬼阁却被拒之门外,如今她能接触的人中,似乎只有兰溶月可以帮她达成目的。

“朕何时责怪过爱妃,爱妃,朕是得月皇后相助才登上帝位的,朕有些……”兰梵眼底闪过一丝苦恼,抱着羽妃的手紧了几分。

羽妃微微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满是神情的男人,她忽然觉得有些看不透了。

他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正在矛盾之际,脑海中的一个声音让她回过神来,恢复以往的冷静。

“陛下放心,臣妾一定会帮陛下的。”

“爱妃,还好有你。”

一句情话,两人却各怀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