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赏花,赏花(美人如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袭红色凤袍,凤冠束起长发披在脑后,与盘发相比,多了一丝柔美,漆黑如丝绸般的长发泛起波纹般的光泽,刚刚好的一字眉彰显出超脱于年龄的霸气,长长的睫毛犹如地狱黑蝶的翅膀飞舞,一双漆黑而深邃的冰瞳中涌现出淡淡的笑意,却又不会让人不寒而栗,反而透着几分淡淡的柔和的光芒,乍一看上去,宛若春风般柔和,高挺的鼻梁,宛若白洁无暇的暖玉,玫瑰花般的红唇,嘴角微微上扬。

美,世间绝色。

缓缓走来,众人行礼拜见。

“臣妇/妾身,拜见皇后娘娘/月皇后。”

“诸位免礼。”

轻轻的声音入滴水般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人禁不住怀疑,眼前之人,真是传闻中的那个妖后吗?衣着大方,一身尊贵之气难以掩盖,随风飘起的长发,多了几分柔和,怎么看都与传闻不符。

“凤可君拜见月皇后,久闻月皇后贤名,今日得见是可君之幸。”凤可君起身拜见,一举一动见,宫廷礼仪无可挑剔,一张陌生的面孔,若非如此,当真会让人怀疑眼前之人久居深宫。

贤名二字一出,兰溶月都觉得有些心虚。

杀伐果断,她自认为做的不少,仁慈贤惠之事她自己似乎都不知道。

凤可君,来者不善。尤其是那双微微闪动的眼神,总有几分莫名的熟悉。

“本宫久闻凤家之女一个个都是真凤凰,尤其是凤家长女,还未及笄,便已经是出了名的美人,今日一见,倒真是名不虚传,凤小姐免礼。”兰溶月上前一步,扶起了凤可君。

凤可君闻言,神情毫无变化,只是那双清澈的双眸中常人难以看见的闪过一丝颤抖。

“月皇后过奖了,可君和宜君是双生姐妹,月皇后所知的应该是我妹妹宜君。”凤可君抑制住心中的狂跳,神情间却毫无变化,十分平静的回答道。

凤可君一言,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世人皆知凤家长女,却不知其名讳,未曾想到,凤家长女并非一人,而是一对双生姐妹,众人平静的脸上此刻引起了轩然大波。

“宜君,好名字,古人有言,娶妻当宜家宜室。”兰溶月微微一笑,出言夸奖道。

众人心中清楚,今日赏花宴,说明白了就是杀杀几国的威风,没想到兰溶月会如此直接却夸奖一个未在场的凤家长女。

与众人的想法不同,凤可君心中七上八下,看着兰溶月平静的容颜,她竟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妾身倒是觉得可君小姐才是难得一见的可儿人。”羽妃千霓缓缓走过来道。她一直都知道兰溶月的威望很高,今日赏花宴贵妇、世家千金、郡主多不胜数,竟没有一人来反驳兰溶月,甚至就让空气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羽妃所言在理,倒是本宫的不是,怠慢了凤小姐。”兰溶月浅浅一笑,取下手腕上的碧玉镯子,玉质通透,一看就是珍品,有市无价,“本宫只是有些好奇另一位凤小姐,可君小姐,这个玉镯就当是本宫的赔罪。”

“娘娘严重了,可君可不敢夺娘娘的心头好。”凤可君连忙拒绝道,心中愈发猜不透兰溶月的心思。

自古赏花宴都是一场变形的选妃宴,大婚当日,晏苍岚对天下人宣布,此生只娶兰溶月一人,在场的人大多不敢肖想后宫的位置,可也有看不清立场的人,可是她很清楚,兰溶月绝非是一个有容人之量的人,此举定有后招。

若收下玉镯,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君小姐这是不愿意原谅本宫吗?”

轻轻的声音传入凤可君的耳中,不知为何,她明明觉得兰溶月未曾动怒,却感觉十分危险。再看看四周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两人身上,凤可君顿时明白,若不收下,岂非是她不识抬举,若是收下…或许是机会,想到此处,凤可君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多谢月皇后。”

兰溶月送礼凤可君,很多女子心底泛起了一丝希望。

不远处,关君候长女关雨涵因京城诡异大火之后不敢贸然行动,此刻看到凤可君手中的玉镯,眼底染上了一丝妒色。

“雨涵,别冲动。”关亦晖察觉到关雨涵眼底的妒色,轻声劝解道。

“哥,今日厉雪也来了,难道哥哥安心吗?”关雨涵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看向不远处的厉雪道。

厉雪的到来,关亦晖和关雨涵都没料到,自厉将军返回镇守边关之后,两家议亲再无消息,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厉将军放弃了联姻,关亦晖不甘心,一直寻找厉雪的下落,一个月下来,竟毫无进展,没想到今日能在此见到厉雪,关亦晖眼底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厉雪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兰溶月身上,心中泛起一丝隐忧。

皇后之位难坐,废黜后宫三千,独宠一人的皇后更难做。

“可君小姐无须多礼,今日天气甚好,御花园中的桃花昨日还是含苞待放,今日已是百花齐放,真是一个赏花的好天气。”一语双关,伺候兰溶月最久的九儿都摸不清兰溶月的心思了。

送凤可君玉镯,怎么看都像是兰溶月故意找的借口。还有,御花园中春日绽放的花朵众多,为何偏偏说桃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