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猜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意味深长的话让御花园内充满了古怪的气息。

看着无数满怀期待的眼神,兰溶月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暖纯粹,似乎格外开心,不远处,灵宓微微低头,掩饰心中的畏惧。

“月皇后说的极是,今日真是一个赏花的好天气。”凤可君浅浅一笑,一举一动见透着贵气和优雅。

“诸位难得相聚,桃花树上的锦囊中本宫给诸位来宾准备了一些谜题,凡是答对谜题,本宫都会奉上一件小礼品,其中一个锦囊中的谜题是本宫的一个条件,若是答对了,无论提出什么要求,本宫都会应允。”

议和为的是边境太平,来的都是智武双全的人,若没有些雅趣,岂不是她这个东道主不够厚道。

兰梵手握折扇,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女子,一身凤袍给外刺眼,脸上洋溢着温婉纯粹的笑容,有一刻他恨不得上前撕碎这一抹温暖的笑容。

“月皇后所言当真。”

浅浅一笑,一双冰瞳似乎都被渲染了一层暖色,“当然,本宫主动许诺,自然不会违背。”

“如此,朕倒是有几分兴趣了,不知苍帝何时前来。”来御花园许久都不曾见到晏苍岚,刚刚根据来报,早已下了早朝,晏苍岚留了几位重臣在御书房,兰梵心中担心被算计。在兰梵的心中,一个晏苍岚不可怕,若一个晏苍岚再加上一个兰溶月就变得可怕了。

他永远忘不了兰溶月在决定扶持他登基后,他一时贪婪时,兰溶月那孤高冷傲,遗世而独立,似乎能毁灭一切的神情。

时至今日,兰梵最想不到的或许就是当初兰溶月为何不夺了东陵作她的嫁妆,无数次午夜梦回,兰梵都会被梦吓醒,因为他的对手,他永远都看不透。

“那日烟雨湖赏灯,梵帝未曾与陛下对弈一局,莫非是想对弈一番。”想要从她口中试探消息,兰梵还真是高估了自己,她还以为兰梵成长了,现在看来,似乎是她多想了。

“朕久闻苍帝棋艺高超,若是能对上一局,倒也不失为幸事。”兰梵冷静的回答道。

兰梵的回答兰溶月略感意外,随即轻笑道,“本宫已命人在亭中备好棋盘,待陛下来了,本宫便差人去请梵帝。”

“如此甚好。”

兰梵说完后想桃花树走去,顺着兰梵的背影看去,桃花树下,羽妃已经将锦囊握在手中了。兰梵刚你去,兰溶月脸上那温暖如水的笑容散去,徒留一抹桀骜的身影,让人望而怯步。

但唯独一人例外。

“臣女拜见皇后娘娘。”厉雪看着兰溶月的背影走过来,多少人妒忌兰溶月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拥有世界上最尊贵的位置,独享帝王的宠爱,今日御花园的一幕,厉雪心疼兰溶月费心勾心斗角,却又佩服兰溶月的才智。

“免礼,几日不见,你倒是愈发规矩了。”她可不会忘记,那日在将军府她还未曾离去,厉雪就逃走的事情,虽然是她默许的,如今看看,似乎有些不够义气。

“多谢皇后娘娘夸奖,臣女不敢不规矩。”厉雪微微低头,娇羞浅笑道。

这幅娇羞的模样落入关亦晖的眼中十分刺眼,厉雪下落不明的这段时间究竟在哪里,他知道和兰溶月有关,却找不到厉雪的下落,再看看厉雪一副女儿家娇羞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厉雪这段时间藏着哪里。

必然是她心爱之人的府上,而此人与兰溶月关系甚秘。

兰溶月微微一笑,握住厉雪的手,看着厉雪手上几处已经好了的伤痕,姬长鸣为此可没少被灵宓为难,想到这里,兰溶月心中微微一暖,鬼门众人中,她最担心的就是姬长鸣,如今看来,倒是她多想了,缘分这种事情,当真是妙不可言。

“看来倒是对得起这双玉手。”

“尽取笑我。”厉雪微微低头,她当然清楚兰溶月所言何意。她这辈子不指望姬长鸣下厨了,毕竟她很清楚,姬长鸣在木工和机关术上无人能及,可对于这种下厨的事情估计会烧掉整个厨房,典型的生活白痴。

兰溶月取下腰间的香囊,系在厉雪的腰间,感叹道,“看到现在的你,真好。”

“谢谢你,溶月。”厉雪抬头,心中感慨万千,曾经她差点背叛了兰溶月,若真是如此,当真对不起兰溶月愿对她付出的这份情谊。

“去吧,今日的承诺属实,若是你找到了那个锦囊,我便请陛下为你赐婚。”她太了解姬长鸣了,虽然打开了心房,但若要大婚,姬长鸣的双腿依旧是他心中永久的痛,在这一方面即便是铮铮男儿,他也会有些不适和自卑心。

厉雪眼底闪过一丝欣喜,脸颊泛起一抹红晕,点点了头后直接行礼离开,倒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

“娘娘,这位厉小姐很有意思。”叮当看着厉雪的背影,努力隐藏自己笑意道。

“去暗中保护她,若她今日安然无恙,玉萧便算是我给你的奖赏。”关亦晖的神情厉雪或许没在意,她却看得一清二楚,厉雪出生将门,若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或许不输关亦晖,但若算上暗中的不择手段,厉雪还真不够看的。

“是,奴婢遵旨。”叮当领命后立即离去。

“娘娘,叮当年纪小又贪玩,要不让红袖暗中保护厉小姐。”九儿不是不信任叮当的能力,终究年纪小,小孩子心性,还真让人有些放心不下。况且厉雪可是姬长鸣未来的夫人,冲着这点,就不能贸然行事。

“放心,他不会不管的。”

厉雪或许单纯了些,姬长鸣可不会。

九儿轻轻一笑,未曾多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