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厉雪痛下杀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雨涵顶着难看的脸色吩咐丫鬟带路,心中恨透了兰溶月,再看看那个宛若神魔的男子,关雨涵有觉一切都是值得的,心中暗自埋怨晏苍岚不出言相帮,看着那双白皙十指修长,骨节如玉的大手,关雨涵恨不得将兰溶月的手拿开,将自己的手放进去,仿佛这一切是她才该得的。

兰溶月轻轻捏了捏某人的手心,小声道,“妖孽,你看你,把人家的魂都勾走了。”

手心传来微微的瘙痒,这一举动莫名的挑起了某人的欲望,用带着微微沙哑的嗓音道,“我对娘子忠诚不二,若要勾魂,我倒是想勾走娘子的魂魄,将其与我交融,永生永世不分开。”

听着甜言蜜语,兰溶月从中感觉到了一丝疯狂,“妖孽,不得不说,你深得我心。”

两人的打情骂俏,尽数落入关雨涵的眼神,一边想着算计兰溶月的同时,对兰溶月的痛恨有深了几分。

关雨涵不知,她的动作,她的神情,她的野心落入不少人的心中。

很快一行人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宫殿前,走进宫殿,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花园,四周打扫的很干净,偌大的后宫,除了待嫁的两位公主以及云宁之外,再无其他主子,看着干净的宫殿,不少人心中觉得诧异。

众人不知,兰溶月喜欢古色古香的宫殿,即便是无人居住,却也早已让林公公安排人定期打扫,宫中宫女太监虽然少了许多,可要侍奉的主子也少了,只要将人力安排好,几百人足以让偌大的宫殿一尘不染。

走到房门外,一阵欢爱的声音让不少贵重少女低下头,脸颊羞涩通红。

“嗯…嗯…啊…啊…”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时而还带着娇喘,晏苍岚下意识上前一步,挡住兰溶月的视线。

从兰溶月的角度看去,房门打开,他的身体刚好挡住屋内肮脏不堪的那一幕。

“来人,给本宫把门砸开,宫宴之上,祸乱宫闱,好大的胆子。”兰溶月冷声呵斥道,看着某人的背影,她似乎可以想象得到此刻他心中的后悔,这个男人对她纵容到极致,宠爱到极致,却也防备到极致,生怕她眼中容下别人的身影,尤其是从北齐回来之后,他的纵容和霸道愈发厉害了。

夜魅听到吩咐,一脚踢开了房门。

屋内,意乱情迷的两人立即清醒过来,还伴随着一声惨叫。

“林公公,带人将屋内祸乱宫闱之人拿下。”兰溶月立即吩咐身侧的林公公道,屋内终究也女子,也不好让侍卫前往,以免落人话柄,只得让林公公安排宫中嬷嬷先行入内。

与众人的好奇相比,关雨涵的神情显得格格不入,眼底深处,扬起一丝得逞的笑容。

在关雨涵看来,兰溶月故意吩咐林公公,心中泛起一丝窃喜,她倒要看看,后宫中除了此等丑闻,兰溶月要如何应付。心中幻想着厉雪与关亦晖大婚,她借厉雪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进宫,俘虏晏苍岚的芳心,将兰溶月打入冷宫。

院子角落,厉雪松一口气,下意识往身侧看,身侧的灵宓不知几时已经离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熟悉的身影——小蕊。正确来说应该是素心。

“小蕊,你何时进宫了。”厉雪小声问道,心中却多了一份警惕,她的警觉还是太低了,否则灵宓的离开,小蕊靠近,她岂会没有半点戒备。

“老爷离京前吩咐奴婢照顾好小姐,奴婢派人找了许久,一直不见小姐,恰巧接到今日赏花宴的请帖,奴婢就拿着帖子进宫了,小姐,外面人多眼杂,奴婢担心小姐一人在外会吃亏的,还是虽奴婢一同回府吧,免得将军担心。”小蕊立即表现出一副忠诚和担忧的模样,心中却庆幸,还好兰溶月一个疏漏,将军府收到了请帖,否则以宫中戒备森严的程度,她还真找不到一点机会进宫。

想到兰溶月盗用她姐姐的声誉,素心心中划过一抹狠意,恨不得将兰溶月除之而后快。

“小蕊,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厉雪看着房间的方向,心中想着,今日的算计,小蕊究竟掺和了多少,看来她还是太小看小蕊了,当初觉得小蕊可怜,才买下她,后来离开将军府,她未曾处置小蕊,不过是不想手上沾满了一名或许还情有可原女子的鲜血,如今看来,小蕊只怕是大有来头,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闭眼的过程中,藏住了眼底的杀意,再次睁开,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姐救了奴婢一命,奴婢这一辈子都会好好时候小姐。”小蕊心中思量着,如何利用厉雪报复兰溶月,若非当初兰溶月不放过兰慎渂,将兰慎渂置于死地,即便是兰溶月夺帝失败,成为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也好过她一个人颠沛流离。

她不是柳言梦,没有那么的势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搅乱她人生罪魁祸首报仇。

厉雪没有说话,迈步走到假山后面。

“小姐,怎么了?”小蕊不明,厉雪为何突然藏起来了,心中猜测,莫非她小看了厉雪。

厉雪停下脚步回头微微笑道,“小蕊,谢谢你。”

小蕊惊讶厉雪突然的变化,还未反应归来,心口依旧刺入了一把匕首,她能感觉到空气慢慢消失,抬头惊讶的看着厉雪,“为什么?”

“素心,我还是该叫你睿王妃呢?”厉雪拔出匕首,匕首上位粘上一点鲜血。

素心倒下,手捂住心口鲜血流出,煞白的脸色,眼神中更多的是惊恐,“你…你早知道。”

“我知道你的身份,方才觉得你是个可怜人,本想给你一次机会,若你能甘愿平凡,可惜最后的机会让你硬生生给毁了。”厉雪神情平静,若是此刻兰溶月看到厉雪的神情,一定会大为赞赏。

厉雪从小在边关长大,也曾偷偷上过战场,杀人,她并不陌生,即便是不远剥夺人的性命,却也并不表示不会杀人。

“兰溶月告诉你的。”

“她不会,我会让人好好安葬你的。”

厉雪语毕,素心永远的闭上眼睛,厉雪将匕首收入长袖中,慢慢的走出来,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掩盖了血腥味,厉雪清楚,她进宫,姬长鸣一定在暗中安排人,并不担心因为尸体引发任何事端。她心中感激认识了兰悦,写信让兰悦查明了小蕊的身份,没想到小蕊竟是兰慎渂的王妃,在知道小蕊身份的那一刻起,厉雪就清楚,小蕊不能留,否则后患无情。她更清楚,她不是兰溶月,没办法一心多用,以无数棋子不下一局棋,颠覆一切,而她能做的就是不留隐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屋内,杀一人似乎未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厉将军倒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厉雪杀人,虽做的极其隐秘,却瞒不过晏苍岚,空气中极淡的血腥味,加上的天绝的传讯,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长鸣哥哥很幸运。”她可是堂堂千面杀手,虽然后脑壳没长眼睛,却不表示她看不到厉雪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在她布局之下发生的事情。

“我更幸运,能遇上两娘子。”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骄傲难掩。

兰溶月心中暗自补充了一句,她与他的相遇、相知、相爱、相守是彼此的幸运,跨越时空而来,这才是她的归宿。

屋内,四个嬷嬷将两个衣着略微凌乱,长发虽整理过,却难掩真相的人带出来。

关亦晖看着身侧的凤可君,他虽尚无正妻,去而很清楚,凤可君绝非女儿身,他本想算计厉雪,没想到床上的人换成了凤可君。关亦晖心中盘算着如何应付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是凤小姐,本宫还以为是奸夫淫妇,没想到…。”

兰溶月没有继续说下去,意味深长的语气引人遐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