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计中计(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出好戏自然不能结束太快,让戏越来越精彩才能迎合人心,只是这迎合二字在兰溶月这里变成了诛心。凤可君低着头,她收到传讯,前来汇合,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落入陷阱了,没想到兰溶月倒比从前狠了很多。

“请皇后降罪,臣与凤小姐一见钟情,情难自禁……”关亦晖清楚,眼下要迎娶厉雪是不可能了,他明明让人将厉雪带进来了,为何床上的人却变成了凤可君,后宫之中能一手遮天的人,除了兰溶月,还有何人。

事到如今,他除了迎娶凤可君为世子妃之外,别无选择,否则一个祸乱后宫的罪名,足以让关君候府满门受到牵连。凤可君虽不是苍月国的人,好歹也是燕国四大世家之一的嫡女,五国议和,两年之内,凤可君可以成为他手中正大光明的棋子,尤其是尖叫一声后立即恢复冷静,可见这个女人并不蠢。

他不仅可以利用凤可君,相信凤可君也会给他带来不少好处。

不得不说关亦晖的思维够快,顷刻间就衡量出自己有利的局面。

只是兰溶月会如此轻易让关亦晖得偿所愿吗?

凤可君低着头,模样惹人怜爱却有带着一丝让人心疼的坚韧。

“关世子,你当真心仪眼前的女子吗?”那双深邃的冰瞳,让人难以看透,静静的看着关亦晖。

关亦晖感觉到冰瞳中的冷意,不敢抬头,将军府一事,关亦晖记忆犹新。

“是。”简单的一个字,关亦晖似乎感觉到了狂风暴雨。

“凤小姐,你可愿嫁关世子为世子妃。”

凤可君抬头,对上那双平静的冰瞳,心中五味杂陈,嫁给关亦晖是她最好的选择,或者说,放眼苍月国,关亦晖是她最好的选择,若选择其他人,反而不好行事,因为关君候的野心够大。

只是迎着兰溶月的目光,她却犹豫了,明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却总觉得有些心惊胆战,是她多想了吗?兰溶月毕竟是人,又岂能做到面面俱到。

“可君愿意。”

“燕太子,凤小姐与关世子大婚,你可以意见。”兰溶月向燕晖询问道。

关亦晖,燕晖还好两人不是在一个国家,否则臣子与太子重名,关亦晖只有改名的份了。

燕晖心中不悦,两人已经有夫妻之事,凤家送凤可君前来,本就有联姻之意,一切水到渠成,此时此刻,他被兰溶月将了一军,还不能有反对的理由,“凤小姐与关世子两情相悦,可喜可贺,本宫自然没有理由反对。”

“陛下呢?”兰溶月对身侧的男人询问道,从刚刚开始,他就一副宠溺的表情,他明明是局中人,怎么看上去他倒像是局外人似的。

“孤听皇后的。”晏苍岚心中对这个凤可君挺感兴趣的。

燕国四大世家,唯凤家历代家主都是女子,凤家嫡长女的身份更是神秘,从小就被作为一代家主而培养,凤家男儿保家卫国,可凤家主家十分神秘,只怕连燕国陛下对凤家的了解都不多。

凤家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便是,收养男儿,冠以凤姓,优胜略汰,近些年来凤家削弱了很多,但其底蕴依旧不容小觑。

凤可君的突然出现他也觉得有些意外,毕竟凤家女儿,甚少外嫁,难道这些年凤家衰弱了吗?可从情报来看,凤家还没有衰弱到要靠联姻的地步,尤其是和亲,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凤家女儿一旦嫁了,便不再是凤家人。

这点他清楚,他身边的小女人似乎更加清楚,不仅如此,她似乎对凤家十分了解,晏苍岚心中充满好奇,不过他不急,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解开她这个谜题。

“在场的诸位可还有意见。”

一言出,众人不语。片刻后,关亦晖主动请旨道,“请娘娘赐婚。”对一旁一直冷静不语的凤可君,关亦晖甚是满意,凤家神秘,他也听说过一些,暗自感叹,不愧是世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娶妻娶贤,或许不错。

“关世子如此心急,看来是一桩良缘,今关君候世子人品贵重,行孝有嘉,文武并重,今已至弱冠。议和之际,得凤家庶女凤可君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半月后恰逢吉日,在京城大婚。”几国议和,虽提上日程,却谁也没有开口,如今令人大婚,燕太子即便不会亲自留下,也定然会让心腹留下,与其如此,这处热闹还不如大家一起看。

凤家庶女四字一出,惊呆了不少人,其中最为惊讶的是燕太子,凤可君以及关亦晖。

“月皇后,据本宫所知,凤可君可是凤家嫡女,月皇后此言,恐有不妥。”燕晖心生不悦,立即出言反驳道。

“看来燕太子对凤家并不了解,据本宫所知,凤家家主只有一女,生下之日便入族谱,凤家上下,皆对其称呼一声大小姐,且闺名从未对外公布,本宫说的可对。”凤家嫡女为凤家下一代家主,燕晖想去凤家嫡女是不可能了,不过真正的凤宜君倒是可以,虽是庶女,却也是作为凤家家主第二候选人长大的。

“月皇后所言本宫也无从查证,不知月皇后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本宫这里有凤家家主修书一封,为两国修好,凤家家主派可君小姐前来和亲,并写明可君小姐的出生,可君小姐,本宫说的可对。”兰溶月从袖中拿出一封书信,静静的看向凤可君道。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关亦晖措手不及,本想迎娶凤家嫡女,没想到却变成了庶女。像凤家那样的世家,区区一个庶女,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关亦晖不悦,只是这婚是他求的,再想想兰溶月一再询问,此时此刻,即便知道是陷阱,他也没有后退的余地,唯有娶凤可君。

“是,可君却是凤家庶女。”凤可君心中意外,明明早就商议好的,没想到凤家家主会违背盟约,修书一封给兰溶月,就那么怕她会牵连凤家吗?她倒是小瞧了那只母狐狸。

“可君小姐无须介怀,你与关世子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关世子定不会在乎可君小姐是嫡还是庶,夫妻之间,恩爱为重。”抓到痛楚,总得多踩几下,看着关亦晖和凤可君努力维持自己即将扭曲的表情,当真十分有趣。

“皇后说的是,可君定当谨记在心。”两人的欢爱是受人设计,如今她的身份又遭关亦晖嫌弃,凤家小姐之名,对她来说,反而是牵扯。

她太小看兰溶月,或许兰溶月早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只怕兰溶月手中的那封信都值得怀疑,只是事已成定居,真假已经不再重要,其智近乎妖,当真可怕。昔日唯友,她不觉得,如今方才觉得,兰溶月竟如此难以对付。

凤可君服软了,兰溶月当然不会放过关亦晖这个当事人,万一凤可君大婚前突发意外死了,这戏可就不精彩了。

“皇后放心,臣定会珍爱可君。”他百般设计,没想到却着了兰溶月的道。

“今日赏花宴虽突发意外,本宫一向以仁慈为本,陛下觉得臣妾处理的可好。”这个男人,想必也已经猜到了凤可君的身份,只是那双冷厉而深邃的双目中竟带着几分连她也看不透的情绪,听说御书房近一个月多了不少古籍孤本,他到底在查些什么?

“皇后难得举办赏花宴,的确不宜见血。”

夜魑微微低头,心知晏苍岚心中存过杀意,他虽不知凤可君的身份,但能让晏苍岚动杀意,可见事情不一般,神情恭维中多了一丝谨慎,这种情绪从不会出现在夜魑身上,这或许便是二人之间的差距。

“来人,送关世子和凤小姐离宫,请各位移驾御花园,奖励依旧。”猜谜凭的不是运气,而是眼光,那份恩宠与赏赐,花落谁家,她很期待。

众人离去,独留不知所措的关雨涵,她不知道厉雪什么时候变成凤可君了,从刚刚开始,她就被人封住了穴道,无法说话,也无法行动,眼下穴道是解开了,偌大的宫殿只剩她一人,突然觉得凄厉可怕。

有关雨涵的存在,当然也有有心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