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坐等好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师府内,未缪刚从书房出来,司清已经亲手备好了一桌酒菜,看着桌上都是他喜欢的菜色,未缪有几分受宠若惊。付出的真心难以收回,司清对晏苍岚将近十年的付出,再看看如今,未缪顿觉守得云开见明月。

未缪走到司清身后,轻轻将司清拥入怀中,在司清耳边,轻声道,“清儿,有你的地方就有家的感觉,真好。”

明媚的双眸闪烁着光芒,尝尝的睫毛宛若蝴蝶的翅膀微微煽动,眼底尽是温柔,“国师府我很熟悉,以前这里是我家,可我却从未有过家的感觉,总觉得终将飘零,直到遇到你,我的心似乎安定下来了,我与你一眼,有你真好。”

轻柔的声音宛若春风吹进未缪的心房,美妙的让未缪觉得有些不真实。

“清儿,我们吃饭,吃饭后我带你进宫。”未缪想起宫中赏花宴的谜题,若是能得到兰溶月的承诺,他便可以请旨让兰溶月为他和司清赐婚。

未缪与兰溶月交集不算少,他很清楚那双平静如水的冰瞳中,有着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本事,他和司清的婚事,不宜让晏苍岚赐婚,怕兰溶月生出心结。

其实,未缪完全是多虑了,前国师亡故,他和司清的关系说到底是义兄妹,虽说是名正言顺,他却想多为司清讨一份殊荣,毕竟他虽是老国师之子,知道真相的人很少,但司清不同,她是老国师的义女,世家中不少人见过司清,他虽继任国师,可愿主却没落了。

一抄江山一朝臣,终究是不同了。

“进宫?我进宫似乎不太合适吧。”司清微微低头,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高兴与否,只有她自己知道。

未缪听到司清的话,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两人历经患难见真情,他始终怕事情放下晏苍岚,如今司清的拒绝,悬着的心瞬间落下了。

“没什么不合适的,清儿善猜谜,不妨去猜猜看,陛下和皇后娘娘的承诺,总不能便宜了外人。”未缪握住司清的手道,不似以往,神情中多了一丝宠溺和释怀。

“我还是不去了。”司清知道未缪的顾虑,看着未缪,微微笑道。

“一起去。”

见未缪坚持,司清微微低头,轻轻一笑,“好,听你的,若是便宜外人,的确是可惜了。”

用膳间,未缪高高兴兴,丝毫不知司清心中的忐忑,对于兰溶月亲手所写的谜题她也听说了一二,总觉得这谜题不简单,与其说赏花宴,不如说是在撒网,而谜题就是鱼饵。

她本想若未缪顺着她的话,不让她进宫或许是一件好事,可一旦进宫总让人有一种跌入陷阱的感觉,不是很舒服。细细想来,若真能得到兰溶月和晏苍岚的承诺,或许是一件美事。

午时,林公公按照兰溶月的安排,直接在御花园内摆上了自助餐,大多数人的心思都在猜谜上,甚少有人坐下享受美食,当然,也有几个人例外。

云宁本想一直呆在自己宫内,不给兰溶月惹麻烦,得知御花园摆自助餐,也忍不住拉着自己的陪读来凑热闹。

“宁儿给姐姐请安。”兰溶月身边只有九儿伺候在侧,又坐在御花园中最显眼的位置,云宁一来就立即找到了兰溶月。

“臣女祝静雨给皇后娘娘请安。”扎着两个包子头的祝静雨被云宁一路拉到兰溶月身边,在宫中听说了很多关于兰溶月的传闻,她听父亲说,皇后娘娘是她的救命恩人,好几次想要抬头看看,却一直没有勇气。

“免礼,今日赏花宴,无须这么多礼,宁儿,带静雨去那些吃的,今日客人多,宁儿,小心些。”兰溶月轻声叮嘱道,看着祝静雨的模样,觉得颇有几分祝承业的风范,就是胆子有些小了。

“姐姐要吃什么,宁儿去给姐姐拿。”云宁看着御花园内摆着的吃食点心,心思早就飘过去了,尽管如此,还不忘兰溶月。

“宁儿拿的,都好。”

云宁浅浅一笑,拉着祝静雨一头扎进美食中。

“娘娘,刚刚传来消息,未缪带司清进宫了。”九儿听到小丫鬟汇报后,立即走到兰溶月身边禀报道。

对于司清,九儿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而心中总是免不了几分防备,一来司清是老国师的养女,二来司清的心中一直埋藏着一个人。九儿可不认为爱一个那么容易忘怀,从初次见面,司清就能极好的控制自己的心,正因如此,她才觉得司清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能轻易甘愿放手。

“九儿,这些谜题很难吗?”兰溶月翻着林公公刚刚呈上来的清单,一个时辰,猜出谜题的人竟不足十分之一。

“奴婢不善猜谜,一个都猜不到,回答不了娘娘的问题。”兰溶月的心思她猜不透,也不打算猜,至于司清,她会多一分心思。

兰溶月莞尔一笑,笑容中略带一丝神秘,云宁和祝静雨两人一人端着一大盘食物,身后四个丫鬟双手也没闲过,兰溶月对九儿道,“吃饱了,不少人脑子就会清醒了,坐下吧。”

九儿犹豫了一下,随即坐了下来,坐下后,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兰溶月的意思很清楚,坐等好戏上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