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愿她选择一份情/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御花园中熟悉的身影,兰溶月心微微一沉,若是可以,她真希望眼前的这一幕不要发生。

云宁见兰溶月看向远方,顺着兰溶月的目光看去,似乎与所有的一切没有任何交集,见有人走过来,递上一杯果汁道,“姐姐,尝尝这个果汁。”

兰溶月回神,微微一笑,她什么时候也便的这般心慈手软了,敌人终归是敌人,即便粉饰的再美好,其情终不过是手中的一件筹码而已,想明白后轻声道,“嗯,不错,宁儿,带静雨去猜谜吧。”

“可宁儿不想要姐姐的承诺。”云宁稍作思虑后道。

云宁自小在备受欺凌中长大,下意识觉得承诺虽好,总觉得有些冷。

“那就挑些其他的。”兰溶月只是微笑,并未多言。

年关之前,她千万北齐,虽已经安排好了云宁周围的一切,却依旧免不了有人将主意打到云宁身上,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对云宁的与众不同,这份不同或许将云宁置于险地。她也没办法让云宁完全避免这些危险,谁让云宁摊上一个眼中只容得下她母亲一人的父亲呢?

“好,我听姐姐的。”云宁一把拿起静雨,口中还不忘道,“静雨,我们去猜谜。”

离开亭子,祝静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虽觉得兰溶月毫无架子,可总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终归还小,祝承业家风很正,没有太多的心思,单纯的觉得有些不知所措而选择沉默。

“娘娘,要不要派人保护宁公主。”九儿小声道,同桌而食,足以证明兰溶月对云宁的在乎,同样云宁的处境也就多了一份危险。

“白天不用,若被人发现,反而会让有些人在云宁身上动心思,我终归不能庇佑她一辈子,虽然还小,可皇家子女总得早些长大才是,你晚些告诉天绝,让他去保护云宁。”这段时间她也没少派人教导云宁,若是可以,她真希望这一个承诺可以给云宁,现在的云宁还不了解,这是一张通往自由的通行证。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她都不希望苍月国靠联姻来稳定朝局,可人心难测,难保不会有人在这上面动心思,两情相悦可因情,也可因设计,她虽有能力,却也无法做到密不透风,面面俱到。

“是。”

“有他们的消息吗?”想到云颢和晏紫曦,兰溶月就心安无奈,照理说晏紫曦体内的余毒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加上云颢每日用内力驱散药力和舒缓神经,记忆早就恢复了才是,不曾想却反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还没有。”

兰溶月微微摇头,九儿却看到了兰溶月眼中淡淡的无奈。

不远处,未缪协司清缓缓走进御花园,两人并未先去给晏苍岚请安,而是直接来电兰溶月做的亭子。另一个亭子内,晏苍岚与燕晖对弈,棋盒中,棋子渐少,如行军布阵,围而不杀,燕晖心中愤恨,却无可奈何。

“司清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司清上前,眉目浅笑,微微行礼道,一举一动,颇有大家风范。

未缪心中紧张不已,因司清是先国师的义女,兰溶月对司清一直都有所防备,加上司清曾心意晏苍岚,虽司清从未有过奢望,未缪心中依旧担心兰溶月无法释怀。

见未缪神情不定,兰溶月佯装微怒。

“臣拜见皇后娘娘。”未缪心中忐忑,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护住司清。

“免礼。”

见兰溶月怒了,未缪心中更加忐忑了,她所知的兰溶月,强大而神秘,聪慧而不失手段,狠毒而不乱杀无辜,但若遇危险,绝对会是那种扼杀于摇篮之中的人。

“谢娘娘。”

看着两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反应,兰溶月扬眉浅笑,“才几日不见,国师似乎很怕简单本宫,还是怕本宫将你的美娇娘留在宫中陪我些日子,顺便帮我处理些杂务。”

听到兰溶月的玩笑话,未缪瞬间松一口气。

“娘娘身边能人甚多,国师府事务也不少,还请娘娘高抬贵手。”眼前的兰溶月似乎让未缪见到了初遇时,毫不留情拆穿他的人。

司清微微低头,脸颊微红,难掩羞涩,还不忘轻轻拉了一下未缪衣袖。一个小动作让未缪心花怒放,她总算是完全放心了,他准备多年的聘礼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行了,本宫就不抢你的美娇娘了,今日本宫亲手写了不少谜题,国师带司清去看看。”

“谢娘娘成全。”未缪此刻才完全放心下来,他不了解兰溶月,在他印象中,兰溶月一直是冷冷的,宛若寒冰,即便是有几分温度,可依旧能凝结成寒冰,刺骨寒冷。

未缪拉着司清向桃花树下走去,看着两人背影,郎才女貌。兰溶月抬头,看向天上的朵朵白云,白云深处,似乎隐藏这让人难以看清的乌云。

“希望上天不要辜负这份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